首页 至尊剑皇

第五章 祖孙情深

字体:16+-

深夜时分,焚镇的夜空,繁星漫天,整个镇上暖洋洋的,与万仞山的寒冷有着天壤之别。

焚镇的四季,向来没有寒冷一说,哪怕是寒冬腊月,镇上亦是温暖如春。

传说,千年之前,有两位精通火系武学的绝世高手,在此地论武七天七夜,从此这里一年四季,再无寒冷,焚镇之名,也由此而来。

……

焚镇西边的一片院落,便是秦家的所在。

秦家族长的住所,则是在宅院中央。

站在屋子门前,望着熟悉而陌生的房门,秦墨脑海中浮现一段段记忆,爷爷秦正兴的修为是武师七段,秦家独门绝学破军拳修至第七重,乃是焚镇有数高手之一。

强大的实力,以及在秦家享有相当高的威望,使得秦正兴的族长之位极为稳固,近二十年来,族长一系和长老一系取得微妙的平衡。

前世他重伤被废之后,爷爷想尽各种办法,想要帮他恢复身体。甚至多次给他灌注真气,致使修为在短短一年内,大幅度减退,降至武师三段。

之后,以大长老、副族长为的长老一系难,夺取了爷爷的族长之位,致使族长一系彻底式微。正因为生的一连串打击,爷爷秦正兴重病不起,一年之后便撒手人寰。

那一年,秦墨16岁,在爷爷坟前枯坐一个月,也无法使这位刚强、可敬的老人复生。

18岁那年,赵永醉酒后暴露的玉坠下落,才使得秦墨明白,他在万仞山遇袭的事件,正是长老一系,针对爷爷的一场阴谋开端。

“少爷,老爷正在等你呢。”乐叔的提醒,让秦墨从回忆中惊醒。

秦墨深吸口气,点了点头,推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有些空旷,只有石桌、石椅、石床,皆是由万仞山的灰岩雕刻而成,唯一名贵的则是石**的毛毯,纵横交错着一道道金丝,散着光辉,令屋子里一片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