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美国之大牧场主

第56章 1993年第一场雪

收藏书签 字体:16+-

站在十一月的尾巴,寒流突如其来。

蒙大拿州下了今年第一场雪,比往年来的都要早。

本就不宽阔的森河,终于断了流。

雪山牧场漫山遍野都是白色,低于半人高的灌木,全被积雪所掩埋。

雪花堆在白桦树枝上,有十多公分高。

有些树叶还没来得及落下,就被冻成了浅黄色标本,七零八落挂在枝头。

松树生长茂密,上面积雪也更多,只能看到些发白的绿色。

小浣熊躲在树洞里,探出脑袋感受温度,被风吹到浑身抖动,又连忙缩了回去,转个身将尾巴堵在洞口。

罗塔湖整个都结了冰,漫天飞舞的雪花还没停止,不断落在冰层上,已经开始发白,看来很快就要将它掩盖。

西边弗拉特黑德的连绵雪山,从上往下都是白色,在冬天全力储藏积雪,为来开春河流解冻时候,提供充足水源。

从远处看成了冰雪世界。

牧场里,就连皮毛最厚的罗姆尼羊,都待在栏里不出去,美利奴羊蹲在地上,连一大片白色,和周围雪景完美融合。

草泥马们挤在一起互相取暖,站在外面那一圈,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吃亏,拼命往中间挤。

里面的使劲挡着,不让它们进来,不一会儿推搡起来。

最中央那几只,舌头挂在嘴边,都要翻白眼了,不知道谁先吐了口水,很快又发展成口水大战。

时间没持续很长,除了口干舌燥口水不足,最主要是它们发现,身上沾了水,原来会更加冷。

和拥有露天别墅的羊群相比,牛儿们是快活的,风雪被阻挡在外面,一丝风都吹不进来。

马丁内兹他们,工作量少了很多,大片栏杆里都是空着,帮牛犊们食用槽里添加完草料,倒上一点清水,赶忙缩到木屋里,和老约翰他们玩21点。

输了脱外套,出去站十秒,琼斯全身肌肉都不管用,一边哆嗦一边暗想,老巴顿出的主意也太狠了。时间一到立马跑进去,开门时间太长,居然用了三秒钟,惹来整个屋子里牛仔们的笑骂,因为风吹进来了。

再往北边,别墅看不见鲜红屋顶,嫩绿草地也没了,连整日整夜开着的喷泉,都罕见停歇下来。

水池中央雕塑,韩宣只露个脑袋在外面,假如你仔细看他身边,会有两个白色萝卜,那是麦兜的驴耳朵。

有各种各样方法度过冬天,富人有暖炉,穷人靠发抖,一扇门隔出两个世界。

屋子里暖气正开着,这是韩宣有先见之明,让父亲在前两年置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