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绣棠裳

第48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48章

不过一连好几日都未见过己青阳。

既是已想着应了这桩事,我便有些耐不住性子。前思后想,同小白交代照顾好兜子,又唠叨几句,踏着云去了西海之滨。

隔了半年之久,西海也并未有甚大变动。我凭着脑中那点模糊不清的记忆,摸到己青阳府邸。站定后便上前叩门,却无人应门。我在门外站了许久,不知是该离去还推门进去。斟酌一番,总得说是己青阳欠了我一桩,此时我上门来讨,合情合理。于是吸口气,推开门。一次两次,都是我自个进来的。

仍是入眼火红的穷桑林,飞升一事不算太急,我便在林子里转悠起来。时不时飞上树枝跳着,就这般晃悠着穿了大半林子。透着枝叶看到了林中的亭子,便想进去坐坐。走得近了时,听到从亭中传来细细喘息与女子的笑声。我便定在原地,此时若是再动动,那亭中人便能瞧得见我。若我转身走,八成也会被瞧见。于是我猫了腰,贴着地挪到身旁一颗长的甚粗的树后,带了些畏心远观着亭中动静。

唔,一个白衣女子坐在了一个白衣男子的腿上,却只是背影,看不清面容。这便唤起我隐着的一颗好事的心,凡间花戏看的多了,八九不离十也能猜到此情此景,是上演了一出郎情妾意的戏。

我又往前挪挪,大抵是能听得清两人的讲话声。只见那女子一只嫩手抚着男子的发丝,轻轻地摩着,吐气如兰对男子耳边细细呢喃:“白君,清来爱慕您许久,今日,您便成全了我罢。”我一个哆嗦,那,那男子竟是己青阳。

现下那如妖精似的清来公主抬手,将自个儿身上的衣衫一件一件褪了下来,身子紧紧贴着己青阳的胸膛。

我吸口气,如今我这是继续瞧下去还是盾个地跑了。眼看着清来的手攀上己青阳的衣领子,向下扒去。我倒是有些迷惑,己青阳今日怎得了?平日里连衣袖都不让清来碰得,难不成是改了心意,觉着清来甚好,甚合心意?

我也未走,猫在那处继续瞧着。那清来真是胆子越来越大,将己青阳的外袍都脱了去。我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瞧得不亦乐乎。

清来亲上了己青阳的唇,我滞了滞。

己青阳仍是未动,清来更加大胆地要脱去他身上余下的衣裳。手刚伸到己青阳衣襟,便听得道带着怒意地低沉声音:“要本天神将你摔下去?”那清来瞪大了眼,摔在地上,指尖颤着:“白君......”啧啧,我从未见己青阳这样动过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