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绣棠裳

第32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32章

大哥冷冷出口:“你当这芸芸众生都作何?我恨你又怎得,想寻仇又怎得。洛恒,我未想过有此一日,你我二人要变作这般。”

洛恒道:“苍距,你还是心善。”大哥未出声,挥手将缚着洛恒与苏离得藤条解了。对着摔在地上的二人道:“好自为之。”随后拉了司幽出了山洞。

感到他两人的气息越来越远,我化出原身。走到那二人跟前,低身说道:“走罢,不过洛恒,你从此与我幽冥苍龙一族再无干系。今日我大哥放过你二人,今后你二人便永生永世不可踏进幽冥一步。如若他日在见到,我苍白不会向大哥那样念着兄弟之情,也不会顾及甚么上古恶兽毁不得狗屁规矩。”苏离低低应到:“多谢。”

我走出山洞,眼里干干涩涩,这是我欠苏错的,能还便还。

回到我自个儿院子时,都已拂晓时分,深冬的天里这时辰天寒地冻。我想着念个移身术,快些回屋。但这些个术法里唯有这方向将我难住,这一移,移到了苏错曾在我院里住的屋子。

这么些日子过去了,这屋子里还是那日她与我一同到凡间时的模样。桌上摆着她平日里喝茶水时的杯盏,上面蒙了曾厚厚的灰。她梳头时的木梳,盖的被褥,都一一还是那样。我拿衣袖都仔仔细细擦了一遍,在这屋中坐了些时候,回想到与她之间的种种。待到日头跳出来照着屋外树杈上的雪,泛着润润的光泽才离去。

小白在雪里打滚,见着我回来,变回人身凑上来。我十分疲惫地脱去外袍扔给他,道了句:“将苏错那屋的物件都烧了罢。”便倒在床榻上睡了。

不知睡了多少时候,醒来时已是近黄昏。我起身想活动活动筋骨,就叫了苍凌和小白一同走一走。幽冥深山之中有一片雪原,纯净的很,趁着夕阳还有些余光,我们就往那处去了。

小白又在雪里撒欢,还喊道:“殿下,这可比不上我们昆仑山,地方太小了,施展不开。”我便调侃他道;“那你便回你那昆仑山好了,省得整日里念叨当初是你司幽大哥将你逮来。”他变了人形凑到我跟前:“殿下这是哪的话,司幽大哥当初是将还是个小崽子的我从别的猛兽救回来的,若是又给他听到,他又要讲甚子把我皮毛扒下来给司主做夹袄。”苍凌也在一旁笑道:“小白,原来你这巨兽也晓得怕。”

天快黑时,我们一行三人说笑着回了幽冥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