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绣棠裳

第30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30章

我走道他跟前:”本殿下并不是来寻仇的,过两日苏错下葬玄冥境,我只是来代她看看她口中的大哥。”他面色灰白,布满血丝的眼中滚下两行清泪:”是我这个大哥对不住她,连累了她。我也未曾想到,你二人之间的情意这样深。”我闭了闭眼,心抖得厉害,听得自己气竭声颤出声:“不止你对不住她,洛恒,己青阳,天帝,乃至我都对不住她。你可知晓她最后都在说让我莫要怪你,恨你?苏离,你可曾后悔过?”

他眼神黯淡无光,望着一处:“我同洛恒今日所受都是我二人应得,不曾后悔过。”我道:“甚好,甚好。苏离,你可知我有多想将你二人挫骨扬灰。”

他凄凄笑着:“何尝不知。”

我背过身不想再与他口齿上纠缠,他又叫住我:“你可否代我去那头看看洛恒,他身子弱,撑不住,况且他还是你的表兄。”我未回头,但临走前还是去那头向洛恒渡了些气,可如今我早已不想再认这个表兄。

此行不过是为了瞧一瞧苏离洛恒心中可有悔意。可今日一见,他二人这副潦倒模样,我便也不想再提起。

己青阳见我从雷鼎中出来,同我道:“走罢。”

后两日我不再出过院子,无事便倚着院中亭柱看天边云霞。不过有时却有些心神不宁,总觉着有甚么事,直到苏错葬时。

这日正好雪都化完了,我着了那套月白的衣裙,未施粉黛,将平日束着的头发半散在肩上,上面绾了冠髻。

我在院里立了立,己青阳同百里进来时,我看到他二人脸上微微呆滞的神情。随后百里笑得隐晦:“我做你师父这近两万年都不曾见过你这样装扮,欸,你怎得未穿我送来的那件。”

我实话道:“那件委实太丑了。”

众仙都来的齐全,天帝着卯日星君办了副冰玉棺,将苏错的仙元置了进去。这比我给她置那副棺椁睡得舒服多了。四头棺兽抬着那副冰玉棺入了玄冥境深处,我仍一步步跟着,直到那棺椁置好,还是未走。

我拎出来昨日托卯日下凡带回来的糯米糕,又从百里那儿拿过他从幽冥捎上来的两壶西风烈,搁在了苏错棺前。众仙都已散去,只剩下己青阳,百里同我三个。我撂了衣裙靠在苏错棺旁,拔开酒塞,一边喝还一边低语。百里己,青阳二人见状也悄然出了玄冥境,只剩下我一人。

只两坛酒,酒量一向很好的我却喝的迷迷醉醉,混糊不清地自言自语着。

后来百里同我醒酒再讲起来,还感叹道我是一个痴情的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