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绣棠裳

第28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28章

随后,他抬手将身上衣衫一件一件脱去,露了精壮的上身。我捂了捂脸,怎得又撞见这等事。我仍猫在屏风后,想着待他不注意,便悄声离去。

于是我便等在那儿,由站变成了蹲。他将衣服搭到屏风上,突然开口,吓得我一哆嗦:“你要隔着这屏风看多久?”看来我将他的本事想的太低了。我收起那副惊吓的神态,站起身来,扫扫衣袖,撩起纱帐,从屏风后出来,咳道:“原来这是白君你的寝殿啊,我只是进来转一转,没甚别的事。你既已要宽衣解带,我就先回自个儿的院子了。”说完就急着要推门出去,他在身后笑:“我知你记恨于我,不愿同我多讲话。不过,这般情形你也如此强撑着理直气壮,模样看起来有几分滑稽。”我同之前一样,未理他,推门走了。

清来却是没再来闹过,我这院子又恢复到起初的清静。

再有三日,我便要瞧着苏错葬到玄冥境。

百里又上天来一次,我托他下次再来时带一身女儿家的衣裳。他甚不解:“怎的?你想通了?从此做个女娇娥?”我懒得同这条老龙多说,只让他带来就是。百里一向办事效率很高,晨起托付的事,傍晚就做的妥妥当当了。

烟霞才红,他踏进我这院子,将一套素色衣裙递到倚在亭柱旁正看波波云霞的我手中。道:“这是我向苍凌的鸾鸟借的,你且记得穿完后还回去。”我颇嫌弃地翻一翻:“这颜色怎的这样素气,既都去了幽冥,为何不向苍凌借,偏要向鸾鸟借。”他滔滔不绝讲起来:“你去送苏错下葬,穿的那样艳气作甚,这件正好。你是不知,苍凌那鸾鸟今日总得送我绢帕,还有一日送了我一块紧红的,你说她可是存了些别的心思?”我默默抱着衣裳回了屋子,他跟了进来:“罢了,我瞧你还是没甚兴致,衣裳我也送到了,待你回幽冥时,我再来接你。”又嗑了两句,他踏着云回去了。

我在屋中坐了些时候,觉着有些无趣,趁着夜还未很深,又起身出门转转。

夜半时分,才又回到屋中。未点光亮,摸索到塌上,正裕躺下。黑漆漆地屋中传来一道声:“我在游奕那处要来套衣裙,你白日里试一试罢。”讲完化作一道白光走了。我还未回神地想着他何时来的,一直在屋中等着么。

稍后我又将手摸到榻上,触手一片顺滑冰凉的质地,是上乘的衣料。我更嫌弃百里给我的那套衣裙了。

夜已是很深了,我将衣衫扒了钻进被里,心中想着明日沐浴一番,想着想着,然后便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