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绣棠裳

第24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24章

直到一日天雷滚滚,黑云压境。

我坐在忘川河岸边,望着河上雾气蒸笼。卯日星君落在河上,身后是数十天兵。

他在半空中开口:“天帝下令,来接三公主的仙元回九重天。你,唉。苍白,你便将仙元交出来吧,惹得天帝动怒无甚好果子。”我未理他,自顾自的喝着酒。他将云头靠的进了些,又道:“你这般样子,苏错如何安息?”我猛的瞪了眼,将手中酒坛摔进河里,红着眼道:“安息?你同我说她可能安息?天帝做出这等事她可能安息?苏离做出这等事她可能安息?如若是你,你会怎的?”我抹了一把脸上雾水:“若我偏不让你等将她带走,你要做何?”他怅惘:“你这是何必?她即是九重天的仙,就该葬在天界。”我拽出嗜骨将他及一众天兵挡了回去。

此后,我不再去苏错的牌碑前,也不再去忘川河岸坐着。而是日日将自己关在酒窖中,不知晨起,不知日落。

娘亲见着我泪流满面,苍凌见着我也抽抽搭搭,就连大哥与才将伤养好的司幽见着我都紧锁眉头,有时眼眶还红上几下。我都报一个笑回之。小白在一旁说:“殿下,我从未见你笑的这般难看。”听到这话我笑的更欢,泪都快要笑掉下来。百里也在一旁叹气:“我问的会收这么一个自甘堕落的徒弟。”然后甩袖离去。我还是笑。

我不晓得是为了父王命丧炎焱刀下而这般,还是为了苏错最后那番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日月,我透着酒窖那唯一的小阁窗看到外面有时候大雨倾斜,有时候寒风落叶。现下,正是鹅毛大雪。

酒窖门口处飘进些许雪花,兜兜转转落到我身上,我微微怔了怔,想到了苏错。也是这样一朵霜花,还埋在屋外的院里。

身后轻轻的脚步声将我回了神,我以为是百里又给我送来醒酒汤,便摆摆手:“今日我清醒的很,用不着喝甚汤水醒酒。”待我讲完,身后半天没声响。我堪堪一回头,己青阳含着笑立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