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绣棠裳

第23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23章

百里走上前将两指搭在我手腕处,衔笑道了句:“南极长生大帝的药果然好使,睡了这么几日,已好的利落的很了。”己青阳嘴边也衔了笑在一旁瞧着我。我坐在榻上看着他二人,良久问道:“此处是九重天?”

百里道:“是。”

我又道:“九重天上的神仙同我施的救?”

百里又道:“是。”

我不做声掀开被子,下了榻,己青阳将我拦住。我低头看着他的手,想到与他相识这么些年,他同我做的最多的动作怕就是将手横在我跟前这一个。我抬起头:“白君这是何意?”他回我:“你又是要作甚?”我吸口气说道:“你说我这是要作甚?我父王魂归在天帝与白君的决策里,我表兄落得如今地步难道不是拜天帝所赐么,我苍龙众将又当如何安息?就连苏错都葬身南荒。苍白受不起九重天这等礼待,白君还是放我离去罢。”他却仍挡着我,淡淡道:“苏错的仙元被护送回了九重天,你不去看看么?”我反笑一声:“白君对既如今对我讲出此话,那为何不想想当初?”百里在身后劝他道:“罢了,随她去吧。”我拂开他的手,踏步出殿。百里在身后对着己青阳告了辞,跟上来。

瑶池的花开的很好,香气传的很远。我扶着白玉石栏杆,看向远方轻轻飘问百里:“父王的仙元呢?”他未讲其他,只道:”同我来吧。”

他领我到太虚境,我走了进去,里面悬了两颗仙元。我认得父王的气息,手伸向青色的那颗,将其带进怀里,随后定定地瞧着旁的那颗许久。百里说道:“那颗便是苏错的。”我很想告知他我晓得那是苏错,可话到嘴边怎么也说不出。那颗霜花模样小小的仙元浮着,泛着白光。我伸手过去,它落到手中。我觉着胸口的地方有些锥痛,便悄没声地将苏错的仙元也放进怀里,回了幽冥。

忘川河上,波涛翻涌,忘川门下石钟碎裂,大抵是感应到父王的气息,幽冥众仙齐身跪迎。

连丧七日,娘亲亲自将父王葬在了忘川河下,我同大哥苍凌守在忘川河岸三日。娘亲瘦了好些圈,苍凌将眼哭的红红肿肿,大哥再也不曾笑过。从那之后,娘亲一蹶不振。

是了,南荒一战是胜了。我幽冥苍龙一族却满目疮痍。

七日后,天帝下令苏离洛恒受天雷之刑,生生世世,不得放出。听到百里讲到此话时,我正抱了酒坛子醉醺醺地歪在地上,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