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绣棠裳

第8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8章

己青阳看着我忙里忙外,淡笑道:“九州六合的仙都传幽冥三殿下是个不学无术,道法阵法一塌糊涂的混小子,不过,酿的一手好酒。如此看来,这不是唬人的。”我忙活着未接话,世人众口,爱怎传便怎传罢。

酒不曾酿好,倒是百里书驾着云头来了。

他降到我跟前同己青阳招呼一声,又同我笑眯眯说道:“我是来与你讲一桩算得美事又算不得美事的......额...一桩事的。“我委实没听懂,便俯了身摆弄我的酒坛子。他将将开口:”天帝下了道旨,将你与苏错赐婚了。“这回听的真切,我震惊地抬头,百里说不出什么个表情,己青阳挑了眉。半晌,我才生生憋出一句:”此话当真?天帝可是老糊涂了?“百里点点头。

我一激动,搬着酒缸的手一松,砸到了脚,疼的呲牙咧嘴。

百里书颇忧郁道:“想必十里八荒现下都晓得了,我就是来知会你一声,苍距苍凌托鸾鸟传话,让你快些跑路吧。”我坐在地上揉着脚丫子结结巴巴道:”这......这究竟......是怎得一回事?“他回想一番,道出了个原委。

这就要从大哥笄礼说起,隔得并不久,也就过了一千年。那日八方仙家都聚在忘川河上,祝贺新任幽冥司主,偏偏大哥前一日与司幽跑去喝酒,醉的一塌糊涂,迟迟醒不来。我与苍凌轮番给他灌醒酒汤,也无甚反应,于是便有了这出本殿下代兄受礼的戏。我这两万年里贪玩图个方便,大多时候都以男儿装示人,若要寻个形容与大哥相近之人,也只能由我顶上了。原本这事只我和苍凌晓得,不偏不倚,让偷溜来的苏错给瞧去了,倒不是如她所说是要逗趣大哥,众仙嘴里的流传版本也都是真假半掺,本殿下也是实属无奈。后来便是笄礼被闹得乌烟瘴气,苍距醒来就着这事遣我不知替了多少这家喜宴,那家婚宴,连土地仙家添了大胖小子都要让我送些贺礼,这才牵扯出后面的麻烦事。据百里书说,那三殿下苏错三番五次回绝了与她说亲的青年才俊,巴巴的跑到自个儿父君跟前,也就是天帝,说是与我相遇第一眼就爱幕上了我,哭着喊着要嫁给幽冥司的三殿下,天帝心疼自己的女儿,就顺了她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