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跟师弟撒个娇

第68章 南山花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68章 南山花

二楼的装潢比一楼只好不坏。台卿这孤陋寡闻的,也能看出墙上的烛火燃的是鲛人脂。

身边的玄松也像是发现了,他咋了咋舌,悄悄传音给台卿:“鲛人脂天生异香,长燃可治顽疾,传说服用便可以长生不老,这毫末千金的玩意儿,他们怎么这么奢侈,还拿来当烛火烧!”

说到最后,嗓子都快尖利起来。台卿看过去,只见身边的人挤眉弄眼的,很是没个正型。

台卿无语的递给他个白眼,玄松却只当做没看见:“啧啧啧,这种的是南山花吧……奢侈,真的奢侈……我活了这辈子也未得见的东西,在这儿竟是当做盆栽来栽种,不是说这除了南山这花儿哪也养不活吗?”

台卿隐隐觉得这南山花眼熟,却实在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只觉得堂堂玄远门大弟子玄松惊叹的总该不是个只有个生长环境特殊的灵花,便多嘴问了句:“南山花是什么?”

玄松听见有人可肯搭理自己,瞬间精神百倍,在台卿耳边聒噪的连绵不绝:“南山花你都没听说过?亏你还说自己是荡歌山掌门呢?也没听说你们是修无情道啊,又不是三华门那群没心的。”

台卿:“……”

“说重点。”

玄松瞪大眼睛,侧头去看台卿,却只看到她留给他的一个冷漠侧脸。玄松也不管,索性也不传音入密了,拿腔拿调的拖着长音,说书先生般道:

“话说这南山花可了不起,甚至比”他手上一指,正是墙上燃着的鲛人脂,那烛火晃动了几下,却也没灭,坚强的燃着,玄松不免有些惊奇,正要再去弄弄他,却被身边台卿冰寒的目光冻到了。

他被迫转过了头,讪笑一声,接着之前的话继续说:“南山花啊,甚至比鲛人脂更神奇些。这娇贵的小玩意儿,据说只能盛开在南山,只要出了南山,无论是什么甘泉灵露去浇灌,这花个性的很。啧啧啧,你说这花怎么就开在这儿呢?”

台卿被玄松烦的不行,见他说了半天也没个重点,只得又提醒了他一声:“既然是灵花,这花总该有些功效什么的吧?”

玄松点点头,难的有些严肃神情:“据说将这种花捣碎煎成汁儿,服下可治百病。甚至于生死人肉白骨也不在话下。故而这花又被称作是华翁花。”

台卿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有这么好用的花在,哪里还能有什么死去的人。她于是道:“是这花只能生长在南山,花汁的药性也只能在南山起效吗?”

玄松点点头:“我看的古籍是这么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