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跟师弟撒个娇

第65章 害怕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65章 害怕

无忧似乎注意到了台卿的情绪,他关切的靠近了些,压低了声音问道:“台卿可是身体不舒服,是太冷了吗?”

台卿抿着唇角,她知道此时所要面对的可能并不是什么能够善了的事,可她也仅仅只能勉强让自己保持镇静。

台卿尽量放平了语气。

她原以为自己经过十数年修炼已经可以做到处变不惊,但面对如此复杂的局势却仍然感到力不从心。她的声音里有着明显的疲惫,却还是尽量和缓了语调,对着身边关切的人,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没什么,你只是有些冷,你挨我近些吧。”

无忧点了点头,果然靠的近了些。年轻男人的身体带着汹汹的火气,几乎能体恤台卿的心。

台卿冷静了下来。

她继续传音给玄松:“你是在何时收到这一消息的?”

玄松眉头不动,稍加回忆,此时他的回忆仍是清晰的。

他道:“大约是在两个月前,我带队在外降魔。一日忽然收到了掌门的来信。”

“他说我们离这云山近,便让我们前来赴宴。”

他的声音带了些回忆的渺远,台卿却听得直皱眉,她问道:“你们没有回门休整吗?”

传过来的是一种令人难耐的沉默。

“你之后还有接到你们的掌门的信吗?”

又是沉默。

许久以后,台卿才听见玄松很是懊恼的声音:“我似乎是忘了……”

台卿嘴上不说话,她似乎还是淡定的,冷漠地走在路上,仿佛时时如此。

台卿的耳畔响起了玄松的声音:“什么都没有,我走了以后,掌门再也没有回给我话。”

台卿不知此时该说什么,她也失语了。有时她真想撬开玄松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些什么。

她眼睛紧缩着玄松,用目光选择开瓢的顺序。

队伍沉默的行进着。

无忧却知道台卿不太正常。

台卿在他面前,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紧绷的姿态。她更多会展现出一种小女儿情态来。

他看着台卿的侧颜,眉头深深隆起。

不知何时,路上已经没有了鸟雀虫鱼的声音,只余下一片肃穆。每个人似乎都被这安静的环境所感染,连神色也染上了些恐惧的味道。

那带队的小童却似乎没有察觉。

“哒哒哒……”在这安静的环境里,他的脚步也显得分外轻快起来。

玄松的眼里闪着严肃的光。但他不能回头。玄远门的青年才俊都跟在他的身后,他作为他们的师叔,决不能有一丝露怯。

而台卿垫在最后,她身边是亦步亦趋的是无忧,这个几乎是被她养大的少年,她想保护他,却本能的害怕。

在这片沉肃里,无忧的手,忽然像是依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