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跟师弟撒个娇

第44章 碎玉与西郊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44章 碎玉与西郊

玄松一时不知要去哪边,但他终究还是去了那弟子那里。

“繁”字玉佩中间裂开一条缝,缝隙又生出更窄的缝隙,整个玉佩呈现摇摇欲坠之感。

玄松咬咬牙,快步走到台卿身边,问道:“他们怎么样?”

台卿头也不抬,正吩咐无忧去买药。她手上的解毒丹对这几人身上的毒只是杯水车薪。无忧似乎是通一些医理,听着台卿报出的名单,面色也是严重。

好容易才吩咐好,台卿才得空回答玄松:“不太乐观。他们似乎是中了什么利器,身上伤口密而多。”

见玄松面色凝重,台卿还是坚持继续说下去:“而且他们中了毒……应该是兵器上的毒,现在他们的情况不太乐观。我已经喂了解毒丹,但也只能解最基础的毒,剩下的虫毒以及失血症状,都需要现场抓药。”

玄松眉间沟壑深刻。他几乎是当机立断的掏出了师门予以他的保命丹药,喂给了他们几个。吩咐弟子将几人扶至**,然后又将要出门的无忧拦住。

“让这个弟子去吧,他跑得快些。”玄松道。

无忧也明白人命关天,妥善告诉了他需要的药材。

见那边几人吃了药后情况稍有缓和,他对台卿道:“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先帮我照顾一下这些人。”

台卿面色严重的点头,她也知道这大约是玄远门建成后的大危机。

对面来势汹汹,而他们却对对手几乎毫无所知。

玄松见她答应下来,很明显松了一口气,执着剑直接出了门。

台卿目送玄松出门。转过头就见无忧站在自己身后,手里已经拿着她急需的几味药材了。

师徒配合默契,开始医治这几位病患。

却说另一头,玄松几乎是全力赶路,来到了西城郊。

他没有带旁的人,一是怕他们跟不上自己的速度,二是,他已经强到可以独当一面。

台卿记忆里的那个被追打的登徒子已经消失在历史中了,他早已在前些年封印魔尊的战役里一战成名。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幽闭的森林阴森恐怖。他紧皱着眉头,再也失去了一开始活泼的样子。

他从袖子里摸出了夜明珠,照亮一番土地,缓步进入。

树林阴翳,只有虫鸣。可修仙者到底无感灵敏个,他嗅到了血的味道。

加速靠近,却越发小心。玄松另一只手紧紧握着他的配剑“惠心”。

一直没说的是,玄松是个剑修,就是那种江湖传说冷漠孤傲,不出剑则已,一出剑惊鬼神的剑修。

玄松在同辈甚至整个修仙界都算是修为高深,距成仙仅两步之遥。故而他虽是剑修却不常佩剑,只怕出手杀孽太高,影响了他的仙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