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跟师弟撒个娇

第30章 紧张与恐惧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30章 紧张与恐惧

“什么!”景深紧蹙起眉头,大为震动,一时几乎站立不住。他向来是以大师兄自居,将这些师弟妹当做自己的责任。一时听说这样的事,竟比剜了自己的肉还要痛苦。

虽然是犯了事的师妹,但让她回驿馆何尝不是一种保护。为了避免台卿仙人发怒,使小师妹受到更大的伤害,景深几乎是当机立断的让玄松下了命令。

只是未曾想,这样的命令带来的却是死路……

这样突然的死讯让景深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几乎就要怀疑台卿。他不受控制的看了台卿一眼,随即意识到这是一种冒犯,转回了视线。

只是心中还是意难平,景深几步上前,就要去细究那个回来报信的弟子。

台卿也是吓着了,本以为这就是个平和安逸的城镇,却未曾想会发生这样的恶性事件。她看了眼身边的无忧,有些担心身为凡人的他会害怕。

无忧像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也转过头来。似乎是害怕台卿受不了一般,对她示以安抚一笑。

台卿顿时有些角色颠倒之感。她抿了抿唇,又看回了那位小弟子。

一直把玩着拂尘的玄松不玩了,一个清心咒拦下了情绪明显有些失控的景深,吩咐剩下的弟子先将景深带到旁边休息。

即使是中了清心咒,景深的状态仍然看着不是很好,他苍白着脸,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颤抖的小弟子,似乎要在他身上盯出一个洞来。

玄松有些不放心地看了眼景深,随即郑重了神色,面向那位小弟子,沉稳开口:“到底怎么回事?”

“师……师叔……”那小弟子像是才发现玄松,慌忙起身就要行礼,被玄松的拂尘一卷站直了。

玄松蹙了蹙眉,莫名的不安感开始作祟。他扭头看了身边的台卿,却见她皱皱眉,也说不出什么,只是向他点头示意。

玄松不知为何心下松了一些。他的面色是难得的沉肃,望着那小弟子,希望能给他一些鼓励。

那小弟子的声音还是颤抖,但好歹有了玄松的支持,终于没一开始那么慌张了。他开口道:“方才我和景繁师兄一同带小师妹回驿馆,路上小师妹不停挣扎,闹着要回来,我们没办法只好用了定身咒,强行带了小师妹回了驿馆。”

那小弟子咬了咬唇,哽咽道:“我们将师妹带入她自己的房间,怕她呼吸不过来,让她仰躺在**。景繁师兄说有事情先行离去了。”

“我一个人守着大门,大约过了一柱香,我想着小师妹的定身咒时效应当是过了,害怕她还要闹,便打算进去同她谈谈,开导开导她。只是我一打开门,就见到小师妹一个人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