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跟师弟撒个娇

第16章 青州与堵车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16章 青州与堵车

车马在路上一直还算通畅。比台卿预想的还要快上些许。两人安安稳稳向着永州进发。

台卿的本家在永州,与皇城正好不远不近的距离。她家里是很有些资本,这才使得无忧也早早有了自己的事业。

荡歌山在江南,他们一路行走,是要费上一些时候。

台卿看似是个不染纤尘的修仙者,却着实有颗不可多得的善心。一路走来,大到山匪拦道,小到卖身葬父,她力所能及的事儿,都会管上一管。

无忧从不表态,只是在需要搭把手时也帮上一帮。

就这样一路走一路平患,自然拖累了进度。大半个月了,才刚刚抵达青州。

说起这青州可了不起。城里不知如何形状,城外却已经是堵上了。

小半个时辰过去了,马车一动未动。台卿等到了失语,掀开帘子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儿。

车夫坐在前头抽着旱烟,见台卿探了个脑袋,很是惊奇:“姑娘您怎么出来了?轮到我们还有些时候呢!”

“我就想看看怎么这车半天不动的。”台卿的声音清越,说不出的好听。

虽然也算是载了这客人一个月了,车夫却仍像是没听够似的,稍稍回味了下,才回答台卿的问题:“前面入城的人太多了,我听旁的人说是要开什么云山宴,大家都是来参观的。”

车夫努努嘴:“前天那守城门的人手不够,自然动作就慢了。”

台卿点头表示理解,又退回了车内。

大约是碰上了此地的特色节日了,姑且也可以畅快玩上一玩。

她想着,正打算同无忧说,却不知这孩子啥时竟睡着了。

也是,她们昨天没找到个村镇,宿在了野外。虽然布下了结界,但因着她本就不需要睡眠,自然提议让自己放哨。

无忧却是不许。他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很霸道的就让台卿去睡,自己守了夜。

台卿本还想看顾着他,却不知为何,分外的疲倦,竟不知何时睡了过去。醒来时天都已经大亮,车夫都已是洗漱好了。

台卿睡眼朦胧看着无忧掀了帘子进来,只是他的裤脚竟有些润泽,显然是晚上有些走动的。

台卿还是问了声,担心是有什么危险。

无忧却是一脸不在意,只说是驱赶了几只小虫。

回忆结束。台卿看着靠着马车内壁抱臂睡着的少年,几乎是温柔的笑了笑。

少年眼下有不甚明显的青黑,在睁眼时活灵活现的泪痣也仿佛失去了力气,看着颓唐又可怜。

台卿忍不住摸了摸无忧的头。

最近的无忧表现总是很强硬,不知为何他的头发却是柔软的,如绸缎般的触感从手心传来,台卿竟隐隐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