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跟师弟撒个娇

第7章 死亡与爱情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7章 死亡与爱情

无忧声音里是倔强或是悲愤吧,台卿无从辨认。她甚至没有办法很好的控制自己。在听见了舅舅这个词从无忧口中吐出时,她竟是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甚至有点想去问问那个人,被无忧喊了舅舅的感受。

如果他真的能听得到的话。

此时的台卿只能沉默无言。

桂花顺着风的弧度略过她的面前,终于像是打破了这般沉默的景象。

台卿嘴角弯起一个稍显惆怅的笑,她也不去看无忧了,那远去的落花带走了她的视线。

“你舅舅啊,是我的师弟呢……”

她背后的无忧闻言,紧抿的嘴角得了一丝松懈。纠缠的眉头却还未解开,他两步走到台卿面前,站定,拿自己那肖似舅舅却明显柔和许多的眼睛盯着台卿:“既然是师父的师弟,那么他怎么不在这山上呢?”

台卿:“……”

被盯出了些压力。台卿笑了笑,终于打算对这孩子和盘托出。

“他死了。”

时间仿佛停止在这一刻。连一路上热闹的鸟鸣也失去了。只有桂花不懂得气氛,一阵风吹来也就跟着跑了。

使这本该缠着难过的故事也变得有了几分舒朗。

无忧并不是那么意外。他所求其实不过是个切实的答案罢了。

他自有记忆起就是被台卿收养,所谓的亲人是从未见过的。他唯一认可的亲人也只有台卿一个罢了。

台卿在他的心中,处在甚至比母亲还要高的位置。他憧憬她,敬畏她,直到被台卿送走,见到许多台卿本家的人。虽然因着他是台卿弟子的身份对他可谓相当不错,但这都无法取代台卿在他心中的地位。

至高无上的位置上,只端坐着台卿一人。

只是经历了这些年的磨砺,再回到荡歌山,看到了仍如同告别他时一般无二,甚至因为修行得当,显得更为美艳的台卿,无忧也不知他心上生出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台卿是真正的美貌。眼尾天生带了点翘,一挑眉,烟视媚行一般。只是她的瞳孔却极其纯净,当她认真看人时,那种不自觉的风情边带来了天然的勾引。天赐的相貌,使台卿看着不像是个修仙的,倒更像个妖修似的。

连她的声音,也是清透温柔的。只是无论说什么,无忧总觉得台卿的声音里透着股距离感,唯独除了,他那未曾谋面的舅舅。

唯独念到他的舅舅时,台卿的声音,是带着缱绻的回忆,温柔的可以拧出水来。

让他如何能不嫉妒。

索性现在他得到了一个结果。他的舅舅死了。那个唯一得到了台卿特殊待遇的男人,死了……

而死人,是竞争不过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