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跟师弟撒个娇

第1章 梦与再会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1章 梦与再会

“噗嗤……”

是利器入体的声音。

仿佛是放慢了动作,纯黑的匕首一寸寸没入体内,平整的伤口丝丝渗出的血水顺着刀身汇流而下,赤红了素白的手。

那中了刀的男人用黑沉的眸子看他,眼睛里是因为失血过多的失焦的光。

他苍白的嘴角开开合合,很费力似的,甚至渗出了一丝乌血。

他在说什么呢?

台卿浮沉在空芒里,又仿佛还正跪在那里,她的手死死攥着匕首,感受着血液蛇一般蜿蜒在她的手上。

她的眼睛正对着那双失焦的眼睛,她开始隐约回忆起那眼里曾经是欢愉是痛苦是沉郁是酸楚却从不是如这般,像混浊的泥水,渐渐竟然看不清自己的倒影。

她的手是在颤抖吗?

她试着去控制那颤抖的手,却不小心把匕首带出了一寸。

红的肉泛出了苍白的皮,更多的血汹涌而出。

台卿反射性的去看那男人,他的嘴角竟然噙着一抹笑,嘴巴像濒死的鱼般开合……

呐,你知道吗……我这辈子死过两次,这两次,都是你的手笔......

我挚爱的,师姐......

明明没有声音,台卿却能清晰地读懂他的言语。

他“呵呵”的笑着,台卿却只能听见自那早已喑哑的喉咙里摩擦出的声音。

在纯黑的空间里,她感到什么滚烫的东西从脸颊滑落,在那诡异笑声的背景音里,她隐约感觉到,那原来是眼泪。

她无法动弹的手忽然又能轻而易举的松开了。匕首还深深的先在男人的胸口,她抹了一把脸,却有更多粘腻的东西顺着脸的弧度滑落。

她尝到了,是腥咸的,带着铁锈的味道。

是血的味道。

她亲爱的师弟的,

血的味道……

台卿睁开了眼。

她微微移开了遮在眼睛上的手,感觉到了一片粘腻。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明朗了她皓白的纤手。那上面比不如她所想满布血污,仍是细腻雪白的,手腕上的白玉镯子也泛着柔和的光。

自嘲一笑,却是笑自己将梦境当了真。

坐起身,台卿环顾了下房间,仍然是肃静的起居室,并没有任何声音,理所当然的,也没有她已经死去多年的师弟。

“扣扣——师父,您醒了吗?我听见屋里有些动静。”

听见门外的声音,台卿抿了抿唇。她轻轻答应了声,迅速洗漱后便换了身素白衣裳,出了门。

荡歌山上仍是一派葱郁,天光照着远处的山峦与近处的楼阁,朦胧的似乎罩上了一层光圈,两者辉映着,竟显出一副无比和谐的景象来。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