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喜神

第十二章:告诉我 你不是神

收藏书签 字体:16+-

咔咔~敲门之音传来,她放下手上的针线前去开门。“啊!你要死啊!这是什么!”婉婉在家绣着香囊,欲入眼帘的却是一团黑漆漆的荆棘,这荆棘有黑黑的刺,或倒挂或垂直,不论你怎么看,都不能把她当人看。

青名没多解释,将她放于屋内地上,四下摸索一番打腰间取出喜金印置于她身上。郝婉婉看的一愣一愣的,想说什么又只能放在心里。好奇心总归惹来他的非议,他瞅瞅手上的喜金印递上前道:“喜欢就看看,不过看完要还给我。”婉婉一双眉目惊奇的似会说话,愣了好半会才羞答答捧过这个金色的大印。

这印比她手掌还大,要两个巴掌才能堪堪捧在手心。她的眼睛看到了很多纹路,纹路烙在它的四周,细一看可发现四面纹路都不一样,一面是直直的波浪,一面是弯曲的波浪,一面是尖锐的鱼鳞,一面又是平平的直线,她不懂这样画有何寓意,好在喜金印的上部分是一棵树……

这树也是一棵叫人看不懂的,他虽然是死物,可婉婉的心里又感觉他是有生命的,青名百无聊赖坐在一边喝茶,见她对这玩意感到好奇,左思右想下把目光移到了地上的荆棘,荆棘还是那般黑漆漆,他生性喜黑因而越看越沉迷。倒是那棵印上的树盘根错乱,扭扭曲曲的底座粗大异常,而树顶的尖端却又没有一点点实果,要说是没有实果还不怎样。然妙就妙在这棵树在翻看过程中竟然缓之又缓的生出一叶新芽!新芽是金色的,因而婉婉没有注意到它的变化。

只是当她将喜金印翻过来的时候,上面印有的字符她却不懂了。女孩的脑瓜可聪明着呢,她自幼熟读琴棋书画,不管是以前的老师还是杨妈,对她的学习成绩和态度可都竖起大拇指了呢!然今天她却遇到了一生中最难应付的学识:“唔!老师没教过啊!相公相公!你快帮我看看这是什么……”

烛火暖了此间小屋,她轻轻扣下喜金印,想去扶他又扶不动,奈何只能取下**的被套置于他身。

冬,一个需要火光暖和尘世的心结,她趴在对面看着他白白又微微泛红的脸蛋,只听闻他的呼吸便寻思着凑了

过去。少女搬了条小凳子,与他肩并着肩熟睡着。睡姿或许不雅,但相爱的夫妻靠在一起,仅仅体温就足够驱赶冬夜恶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