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喜神

第十一章:秋寒苦楚 邀你明月

收藏书签 字体:16+-

说者有意,听者有心。青名在门口听到这席话面色登时就变了,他握紧双拳,不争气的泪珠如滚落的红豆落下,他想大骂在座所有人,想冲上去与他争强斗狠,无奈他还是太孩子气了:“我还不想留在这呢!”

树欲静而风不止,青名甩开郝婉婉飞奔出去,不料大公子脚下生风,拎着他就跟拎着条小鸡似得放到座位上。“青名不要留在这里!大丈夫说话一言九鼎!你们!你们!你们怎的出尔反尔!”大公子没理,他知道这话是对父亲说的,可父亲啊父亲有的是人生阅历。他不急不忙喝茶,脚下悠哉悠哉晃着:“我说的是你随时都可以走,但我没说随时是几时。”

“你!你们好不要脸!我!”真个打心里找不到出气口,他直直指着郝富安欲上前掀翻桌椅,怎料青名突然呆了,不为别的,就为她眼中的凄楚嫣然:“相公若是不愿留在这里,我愿与你行至天涯海角。如是怨我恨我,那相公要走往何方也要给家里报个平安。那样我也不那么担心你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青名……不是凡人。”声嘶力竭哭喊时,喉结仿佛断了声带:“我知道你是你说的,我知道我是爱你的。所以,不管你是凡人好,不是凡人也好,婉婉爱你的心是苦情树,即便叶落我也扎根在土里等你。不管是一年两年,还是三年四年,生生世世我只爱你。”

眼角湿哒哒落下泪珠,青名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仰面观着天上江河湖海,大公子心里也惊疑不定。可是他还在等,等一个他对她的回答,这个回答哪怕是假的,只要能让婉婉开心我什么都依你。可青名啊青名,有的是洁白无暇,他仰面泪珠低下,似笑在笑正视她道:“你这又是何苦”

“不苦的,婉婉不苦的,娘说女孩一辈子认定了心爱的人,不管过的再苦也要在一起。”郝婉婉心都要化了,她从未想过只一眼爱上的人会不爱自己。可就算心里再喜欢再喜欢,他终究还是不爱我。莫非书中常说的故事,只能是男人爱女人,而不能是女人爱男人吗?我想我是对的:

“我钟情与你,正如你深爱与我。要走……便走吧,只是你累了饿了别忘了这个家,家里有我有你才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