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喜神

第十章:若不得你爱 我怨你恨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眼下他想撇下自己腾云而去,竹影深秋已至腊月,冬,毫无预兆的来了。

她冻得瑟瑟发抖,一袭红装缠身。可女孩啊女孩,目光里总是有那般柔情蜜蜜,她盯着踌躇不已的夫婿,望着他痛苦的抓起纤纤发丝,这一望沉了去了,初次相见,她的心因他浪漫天真而喜欢,再次相见,不知不觉已入深秋。

这,让自己不知是到了冷风习习的秋,还是喜欢他遇到的冬。呵,兀自摇摇头沉默,再想下去也是徒劳。此刻他正失神落魄倚着门沿,身上红白长袍猎猎作响。好冷。婉婉在屋内也感寒风刺骨,无奈她心系的依旧是他。想拥抱不敢拥抱,担心一个突然的拥抱将他吓跑。想了想,婉婉回屋换上大红嫁衣,手往前推了又推,欲靠近却驻足于床榻取下香帏。少女心暖和的暖和的,暖和的批下嫁纱。

嫁纱被放与床头,他身体覆上温度那一刻惊恐的向后撇去,见是她送来的衣衫,就算是床单也做不得恶果。隔着红红的头盖青名有些慌了,没有碰到她的手指。她的指间却有洁白的指盖珠圆玉润:“郝姑娘!青名!青名!青……”

少年急的跺脚看向他方,少女哑然一番道:“屋外冷,进来吧。”他嗯了一声坐到四方圆椅,椅子不高刚够容身。许久没吃过熟食的肚腩平平扁扁。背对他背对她,背对彼此那一刻,婉婉瞅着漫天雪花叹了。

少女心有一颗心,心里有父母,有夫婿,更多的一人便是爱情结晶。她生来不喜家国天下事,他生来薄情多寡意。婉婉合上门扉,烛内星辰点缀的不那么冷了。她立于青名身后,望着他苦恼的声息愁眉不展:“哈……要坐就坐,不坐别站我身后!”他是气了,鼻息厚重的拧眉不展。她慌了,急急忙忙寻到他身旁坐下。可刚一坐下,她身上的红又成了红白嫁纱。

青名眼都直了,这是什么情况!“你方才穿的……额,我……我的眼睛!啊!好痛!啊!”失手打翻佳肴美味,青名痛的泪流不止。他狠狠捂着双眼半跪在地,婉婉东看西看不知怎么办,找不到缘由下意识冲向他身边:“夫君!夫君你怎么了!啊!”

“滚开!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啊!”青名疼的仰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