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喜神

第九章:斑驳雨夜 凄凄历历

收藏书签 字体:16+-

今晚,想来是个不眠之夜。李公子喜庆于身,怒从眉起,他没有径直回家,随手招来一众闲谈阔少吃喝玩乐。销楽坊,位于长安最繁华的长安街,东临吃喝住,西靠赏玩覆,只借两个浑然天成,这不成宝地都难。楽坊掌柜偶见李公子前来,急忙招呼随从打点好常用雅间。她是不敢说话的,最礼貌的寒暄都不敢出口,一个女人能走到今天这个位子,除了弯腰迎接李公子,连她在内所有人不敢多说一个字。

金满楼,专属李公子雅间,没有他的意思,任何人不敢进入半步!“掌柜的,这杂种谁啊?他妈的拽给谁看!”掌柜没敢回字,这里随处都有他的耳目,想来今晚,他的烂嘴是必须要留下一条腿了。掌柜一心求自保,赔笑迎送客人。转眼间,夜色又深了几分。

饭局少不了吃喝玩乐,李公子这吃得也有讲究,让一妙龄男子洗净身体,丝毫不挂的躺在长方白布桌上,身上放满各类山珍海味。男子额头置有一叠白贝点缀的红烧猪齿,李公子畅饮一番举起筷子喂他一颗猪齿,猪齿硬的生疼,男子不想吃也只能生生咽下。“哈哈哈!李公子真是会玩,这猪齿虽洗的白净,可入怀也难以消食啊。”他回首望向动了恻隐之心的少公子,嘴角深觉缠绵不已:“冷寒风,收起你的假惺惺,这是什么地你不可能不清楚。”

“哦,啧。这倒是,不过这玩意你吃的下去?”冷寒风颇有儒雅气质,淡蓝长袍淡蓝锦绣,腰系一条蓝绸带,面容清秀的如若削骨,李公子喜财更爱美人,顺着他所指望去,但见桌上人的某个部位直挺挺立起。他残虐冷笑一番,执掌扶于他胸膛绕着圈圈,每绕一圈,心里都有很多醋坛子打翻,把玩许久,李公子深情缠绵着吻他,每一次舌苔的纠缠,必定让他挺起腰间玉柱。

嗯,啊,该说什么说不出口,李公子畅玩一番香汗淋漓,柔情默默抚着他空

散的眼,不知不觉间,男子眼角的泪竟如雨般滴落不止。可他流泪不许哭,方才那说坏话的仆人,眼下已被李公子生生折断一条腿。他的宿命从现在起,不过是长安城阴暗一禺的痰盂而已。只是不知出这道门之前,这里的禽兽会如何待他。

悲伤袭上嘴角,男子感受到**一热,想看是谁含着它,不想下一秒,剧烈的疼痛让他彻底昏死过去。隐约间,他见到冷寒风嘴里嚼着他的它。好似没有发生过血色一样,从横梁上越下三人众,他们披着黑色外套,衣裤紧身看不见面容。他们从腰间取出三个袋子,装上两具人,清扫周围污渍,不过三刻这里干净的犹如刚刚进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