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喜神

第八章:将进酒 杯莫停

收藏书签 字体:16+-

青名心中了无牵挂,一层阶段一道背景。走过无数寒冬腊月,自明白雷神心中的拘礼。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愿天无雨,能留你在此。

郝富安不懂人生来困扰什么,举起手中的杯子,一点一滴品味人生百态:“青名,我不知你是谁,但我由衷希望你成为我郝家女婿,等百年以后,郝家家业都会是你的。”他不作答,畅饮杯中茶,遥望天边那轮明月,不觉月上几何。气氛有那么点冷,郝富安也没有在意。两个男人一大一小,静静驻足于荷塘月色,隐约,可见雷鸣电光。

良久,茶尽。岁月如痕。斑驳中青名得见他心中执固,那执固是他第一次见的,为了女儿,为了一个看不见摸不透的幸福,他竟然愿意认同我,这……莫不是父爱。

“青名并非凡尘子嗣。容我寻到回天的路,吾必然不会留在此处。”浊音鼻息阐明月,醉卧花泉夜下酒:“这是自然,男人自然要有一番事业,若你今日肯与小女了却这庄亲事,我保证,郝家再不会拦你半步!”

“即便我要离开郝府也不会阻拦?”青名眼中泛出神采,郝富安不忍薄了他的红颜,抿住唇齿点头应下。青名思量一会道:“那就劳烦郝叔叔了。”

郝富安大手一挥,蓦然间天地都有失分寸:“哈哈哈!无妨无妨,青名说的在理,既你有要事,那就先随铁山前往大堂好了。”青名嗯了一句,铁山便在他的示意下压着新郎走了。时间有些不理,郝管家不多时领着一位身着绿裳的姑婆疾行而来,姑婆手上捧着一套全新红白衣衫,面上却扎着一道素纱。他们不多说话,只因郝富安直冲冲朝着女儿婚房奔去。

喜庆之日喜神到,福泽漫天天公作美,望着充斥喜色的闺房,郝富安让绿裳姑婆进去道:“女儿,这衣裳是青名给你缝的,你快快穿上吧。”里面声息小小,却也可闻匆忙之音。郝管家似有心事,可看着家主宠溺的面庞,到嘴的话又生生咽了下去!

新婚之

日,喜运当头。迎娶之日,烛红齐鸣!青名斜跨红布一道,立于家门引赞,新娘身披凤冠霞帔不见其目。中有红花一卷,喜人各执一头。步于堂前,新郎新娘就位。跪,叩首,再叩首,三叩首。礼毕傧相喊:“新人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青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