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喜神

第七章:西行路瑶 六礼未尽

收藏书签 字体:16+-

话不可说得太开,言勿需道的过明。西行之路何其瑶瑶,昙花一现自雪眸离散。女孩看他凭空消失,掩袖遮住惊恐嘴角,一双眉目也清澈的亮丽。可父亲和眷属好似瞎了一般,自顾自与他们交谈,言谈中透露出对他的青睐:“哈哈哈!李公子客气客气!饶是岁月催人老,想日后这长安也要李公子帮衬帮衬啊!”

摇起手中折扇,素金三十六折,折下系有一条装饰用的金色线条,若不是青名眼力过人,恐不会相信那是金丝做成的:“既郝员外看得起愚弟,那愚弟自当尽心尽力为郝家出谋划策。”

郝员外闻听豁达一笑,拍拍他的肩膀所言甚欢:“哈哈哈!有李公子这番话,想我这女婿也非泛泛之辈啊!”折扇与他手握,侧目看了年方二七的青名。腰间没有子母玉,发箍不见羽绒丝,只容颜俊俏更让他相顾无言:“家大业大责任越大,郝家那么大家业,依愚弟拙见,还是要交给靠谱的人才行。”

郝员外大手一挥,身上紫袍响了一阵:“李公子,郝家行善数十载,我的眼光不会错。”呵,李公子秀发披散后背,明亮的脸蛋熠熠生辉:“不一定哦,常言道知人知面不知心。”郝员外赞同,捋捋胡子不住感慨:“是啊,此子年岁虽小,亦懂画蛇画皮之理。”

折摇一扇清风,风太大手太大,李公子不想拨了笑面人的场,冷哼一声奋笑道:“就怕他有眼无珠。”身临十数人,有资格谈论的莫不过三人,只那人不愿招惹李公子,因而嬉笑解围:“他容甚好,可你家中也明娶了十三房夫人。这……”

李公子眼瞳侧过去,冰冷深意击退了那人。郝员外自非凡夫俗子,饶是年轻人心高气傲,也好在目中无人。跟随郝员外侧有一人,扎短小丸子头,衣着华丽却不盖家主之风:“老爷,姑爷有事找你。”

“哦哈哈!李公子你看我有要事!不送!”呵,笑送郝员外,他啐了青名一眼才甩合折扇。尾随两人的门徒各有千秋,一谄媚,一阿谀。

郝员外非常开心,面色红润白目黑珠,稍有身宽体胖之嫌,也不失儒客文雅之风:“我叫郝富安,以后你可以叫我父亲。”父亲?这词在青名心中很新颖:“郝大叔,青名只觉对你女儿很残忍。”

“残忍?”他眼眸喜,嘴角翘,只是弧

度较小,让人感觉他温怒于形:“我不觉残忍,我女儿的亲事,自当由当爹的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