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喜神

第五章:苦情树 唁和屋

收藏书签 字体:16+-

紫阳可不会将他放下,喜神代表什么他清楚得很,倘若和他走得近些,那么日后的生活也好过点。加上玉帝又给他红线,如此一来只要多多美言几句,那我紫阳仙君也是可以嘿嘿嘿的。天庭的人不好客,小辈间也仅限同族切磋,基本在天庭的人,每天生活都相当枯燥。小孩除了修炼修炼再修炼,就是修心修心再修心,一直修到让宗族家亲绝望,或是成龙成凤。

紫阳扛着他东跑一圈西游一遭,过了半天才将他放到一座略显古旧的小屋前。这小屋全木结构,泥褐色窗帷紧闭不开。一圈又一圈蛛网在房檐结了又接,好像没有人的生息。三角屋顶全是白漆,白漆就算不细看,也能发觉不少地方掉色了。与掉色区域不同的,三十米开外有一颗十米高的红树,树很粗,树皮很粗糙,或许因为存在的时间很长,原本漆黑的树皮,眼下也如蛰伏煤炭的火源一样炙热。这棵树如深山的蘑菇没有绿叶,厚厚的叶子有黄有红,明明不是深秋,却见它一片又一片落下。紫阳来过这里,和上一代月下老人酗酒那会,他听闻这就是情爱始末苦情树。

这屋说不上多好,但屋外有好多空地。空地里面杂草丛生,有花有落叶。不经意间,还有一只螳螂急忙忙逃亡。青名对这里很熟,向后挥挥手先一步回屋,推开尘封已久的木门,杂烬也如云般脱离此处,青名想寻找,探索曾经的故居。

他倚着一人高的枢门,静看远方潮起潮落。屋外有篱笆围着,可也只起到观赏作用罢了。紫阳有什么心事,一脚进一脚出,不到膝盖的篱笆近乎被他玩坏了。“出来吧,跟一路我很烦。”紫阳吹吹小手指上的头屑朝后吼道。青名闻言瞟了瞟,若不是一帘枯叶静躺半空,恐也无人在意是不是时间忘记了转动。

“身后空无一物”,紫阳这话值得玩味,白蛇也没接着隐藏,她由脚转而可视透明,立于紫阳八步之遥两相映耀。他打量这厮两眼,金光闪闪的眼珠子转道:“你这人运气真好,天庭不养闲人,刚巧你来了,那你就跟着他咯。”

白蛇不信他,这个人实力远在她之上,不仅拍拍肚皮鄙视她,还一副吊儿郎当的样。虽说三途河的厉鬼见过不少,但没有多少是不怕她的。兴许还未适应丢失的荣耀,蛇女对他着实没有太大好感:“谢仙君。”“不谢不谢,快进去吧。”紫阳甩手走人,临走还对青名大声咆哮:“老哥!红线给我留两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