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喜神

第二章:地府小游

收藏书签 字体:16+-

青名卷起翻红的衣袖,抬手遮眉向上看去。老人的话他不愿听不愿想,这里又不是什么坏地方,为什么非要我擦净那姻缘录。想是老人忙着整理书籍,借着无暇顾及他的空档,童子盯着身前这座布满刀剑的高山发呆,这山高的看不见顶,但越高的地方,越被腥臭的黑色习染。即便他站在山脚,也难以阻挡风带来的腥臭:“真像腐烂的鱼味。”青名啐了一口,恍惚间被吱吱呀呀的声音俘获。

这声音似有无尽魔力似得,引得他循着吱呀呀的上空望去。不看还好,一看就只见被黑色习染的地方逐渐空出一片白地。那白地看不清有多大,但青名却死死盯住他们。他们身上都是白色的衣物,跪在地上任由一个很奇怪的人说着。这很奇怪的人有一个很大很大的牛头,头是似棕似褐的颜色,眼睛不是鼓鼓的牛眼,细看竟如爷爷般慈祥。青名在想叫他什么好,牛头人,牛头怪?略加斟酌他有了定义:“就叫牛头好了。”牛头身上穿着一套嵌有白钢的铁衣,为了不绞到皮肉,里面还用白色的布料缝合起来。

缝合起来的布料组成一件衣裳,衣裳下摆是一双绣着金线的白鞋。他从白鞋后跟取出一张鞋底大小的白纸,摇头晃脑片刻才对跪下的人说着什么。青名有意偷听,因此他说话的咬文嚼字美的让人一笑。看起来牛头很看重念文这份工作,他一字一句斟酌吟唱,确保每一个字都工整传递给这里的每一个人。

青名等待的时间很长,因为他说话的时间更长,牛头没有手指,一对牛蹄是人的脚掌,一双手却是牛的蹄髈。想来着实有趣,童子回身看了看擦拭姻缘录的老人,估摸时间还长,青名干脆席地打量起他的舌头来。这牛头或许改叫牛头人更好,他的舌头足有青名巴掌大,舌上红苔也比人的多的多。

看完舌苔青名打量着他的脑袋,不消片刻就将目光落到了那对直来直去的古铜牛角上,这对牛角尖尖的,没有缺口没有螺旋,甚至在黑鸟的映耀下更加圆润。可牛头要跟青名说打磨过的话,那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时间一点一点流失,童子也越来越想近距离摸摸他。可回想起老人泛滥的母爱,青名欲行的脚步总是回归原地。“嗨,鸾泾不在,要是他在,这牛头一定好看。”兀自撇撇嘴,童子百无聊赖的四下张望,如果老人没看错的话,顶上那牛头似乎翻了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