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喜神

第一章:月老

收藏书签 字体:16+-

爱情,妙不可言。浓情,似水流年。不知,相恋的你。可知,手中红线。

白雾蒙蒙的一片天下,一老二小三人逐步走往人间,为首的老者儒雅,身着红白相间的长袍,风一吹,旦见岁月的痕迹一点也不小心的印在脸上。他左手枕着半卷发黄的简书,右手捋着白花花的胡子。斜肩**一个淡棕色背包,包里隐隐可见一束红线。

左右各有一名青雉童子,衣着都是素白的长袍,左边那位童子扎着个钻天辫嬉笑玩闹,面对不知前路的风景流露出欣欣向往,他面容俊俏非凡,一双桃花眼蒜蓉鼻,端其容貌不难看出这是一个美男胚子。退着蹦跳,退着奔跑,银铃般的笑音衬托出的古灵精怪让老人很是怜爱:“你不怕吗?前路未知,前途未卜。”童子回身仰望老者,明亮的眼睛倒带着一轮明月:“不怕!鸾泾不怕!”

老人笑了,抚手落他脸上走道:“是吗?就怕你到时怕的走不动哩!”老人慈善,童子闻言羞答答红脸。想是说不过老人,他侧身直奔右边童子而去,他伸出白白净净的手掌,微笑袭上嘴角,见他不搭不理瞬时恼道:“喂?青名?青名?喂!”

似是被打断忧虑,青名话也不说的盯着他,那眼神不似孩童般稚嫩,也不似成熟般风味,硬要说的话,没有生气的生命总归让人不安。鸾泾被吓了一跳,起身抱着老人哭闹,说一句跺一下脚,眼泪汪汪的甚是惹人垂怜。“爷爷爷爷!你看青名凶我!”老人见他蹦的欢乐,竟也孩子气附和起来:“是咯是咯,小青青吓到小泾泾咯,待会咱们下去吃好吃的气气他怎么样。”青名没有回话,周遭的一切于他是那么陌生,就连鸾泾所言的好呀好呀都没被他放进心里。

若要明说心这点,还得看他那容颜,青名个子小小,肤色微黄,左手掌心掌背有一道小小的伤口,很像刀伤,很像扎伤,可不管鸾泾如何问

,青名总是一个人蹲在苦情树下拾掇落叶。每捡起一片掉落的红叶,见到被虫咬过的,他的眉目便像那漆黑的明月,承认有光却不愿行在光下。见到好看又喜欢的,一个用力就碎成了渣滓。

回忆着回忆着,直到那么一瞬他突然有了疑问,能解决疑问的人不多,但即便解决不了,他也想问一下爷爷:“爷爷,为什么我喜欢的叶子总是存不下来呢?”听到这个问题老人倒也惊奇,青名和鸾泾不同,前者安静的犹如玄冰,后者活泼的好似仙界离火。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