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星罗大陆

19、雷刀八极

收藏书签 字体:16+-

端起一杯桂香果酒,轻轻浅尝几口,程青瓷眯了眯眼,娇声道:“确实,这个白发乞丐还是蛮可怜。”

关于那白发乞丐,有着这样一个传闻。

他名武飞虎,年轻时家中富有,为人颇有豪杰之风,广交武者朋友,慷慨相助。

因为喜爱星罗武学,广拜云州武者名师,以求得星罗武技,且发大誓愿,要将所学武技编成一部惊天地泣鬼神的绝世秘笈,也就是这本《雷刀八极》。

不过后来,家道中落。他的心爱之人患染难治奇病,花费了大量的钱财,最后还是挽救不了心爱之人的性命。

武飞虎他也在武者修炼道路上陷入迷途,一生所求的星罗武技,只不过是普通星罗武学,自然也不能编出个什么名堂来。

传闻他受了多重打击,已是半疯半颠的一个人。

还能活着,是以前受了他恩惠的武者们,不忍见他生生饿死。常常派人给些钱财与他,最低保障他生命的维持。

近一年来,这白发乞丐总是出没这噬浪号。偏偏出现在噬浪号时,他神志清醒,常常手持一卷《雷刀八极》,专找武者新手,施展‘大卖萌术’,卖出手中那本无价之宝级的绝世秘笈。

这其间,也有武者新手,欣喜花了十星银,最后买到一句话的空白绝世秘笈。当然大部分是看白发乞丐的可怜耍宝卖萌,于是花了一锭十星银,买得一本空白书。

“哎,可怜、可悲、可叹之人。”程青瓷轻言细语,一段白发乞丐的过往传闻,着实令闻者感慨。

听到程青瓷的细细道来,张航才觉得那位白胡子乞丐有着如此曲折坎坷的故事。

但是,让张航觉得心中疑惑的是,白胡子乞丐这一年如此执着在噬浪号,卖萌兜售他手中的《雷刀八极》一书。这其中又有着什么缘故?

“那么,白发乞丐应该还有家人,都不管他的。”张航不解问道。

“这详细的缘由旁人也就不清楚了,毕竟时间已经过去三四十年之久,能够参与的当事人也都不为人知吧,时间能够遗忘一切。

”摇摇手,程青瓷娇声脆脆道,“而且传闻是传闻,这背后的真实答案如何也是无人证实。”

看着喝完了一小杯桂香果酒,张航又为程青瓷添满了一杯果酒。

倒好果酒,张航对着坐在木桌一侧的程青瓷微笑道:“程师姐,关于东青盟这几大盟,具体如何看待以及选择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