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约定在白桦林

约定在白桦林

收藏书签 字体:16+-

75

彼此不在身边的日子,明白了一种情愫——思念。思念是漫长的,又是短暂的,是痛苦的,又是快乐的。

志兴还是习惯性地早来,并不时地向操场上张望,这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迷离;很长一段时间的课上,志兴会左顾右盼,怅然若失;下课的时候,志兴时常会发疯似的跑到操场上,然后茫然四顾,接着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呆……一时之间,志兴只觉得处处是可莹的影子,处处又不见可莹的影子。想哭,哭不出来,想喊,喊不出声,志兴分明感到可莹就在自己的心中,仿佛只要把自己的心脏劈开,就可以把可莹从里面取出来……

在思念不得的时候,开始用不厌其烦的回忆来冲淡这份思念。

可莹时常会矗立在二楼的窗口,注视着操场上的每一个身影,注视操场上的一举一动,偶尔眼神中会惊过几分窃喜,然而更多的却是苍凉之色。志兴送自己苹果,到教室探视自己,抄写《白桦林》,向自己表白……时常像放电影一样,在可莹眼前浮现。不知不觉中,可莹才发现自己的泪水已冰凉……

渐渐地,彼此摸透了对方的生活规律,于是,开始祈求间操能够按时做,吃饭的时候快点到来,渴望在路上不经意的相遇,然后彼此飘去一个眼神,尽管那眼神里或幽怨、或苍凉、或含情、或愤恨、或叮咛……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可莹班级前面的窗口成了两人感情传递的“信使”,可莹通过这个窗口寻觅操场上的志兴,志兴经意或不经意地抬头看去,大都会看到一张迷离而又清晰的面孔,望眼欲穿!

这或许就是青春、懵懂、苦涩的情愫吧!

76

光阴荏苒,在岁月的长河里,一中已走过了三十年,三十年里,一中走出了多少的学生呢?而三十年后,又将有多少的学生从一中走出呢?

为了庆祝建校三十周年,校方决定举行一次文艺汇演。为此,每个班级都精心编排了两三个节目。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讲台下黑压压地坐满了人,前排是校方请的嘉宾,二三排是学校里的老师,后面则是各个班的学生。他们以班为单位,分成若干个小区。

讲台上,巨大的横幅上写着“热烈庆祝一中建校三十周年”。横幅下,谢了顶的校长蒋大明已滔滔不绝地讲了近半个小时,在他的回忆过去,笑看现在,展望未来中,同学们或打着哈欠,或东张西望,或窃窃私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