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请君入阁

第四十四章 谁才是黄雀?(3)

收藏书签 字体:16+-

赤九的叛军在江边扎营已有五日,但一直未见有过江的动静,也未同周边城镇作战。楚逢君暗忖:既不过江,又无攻城的打算,莫非他们是要在江边等死?

“那群叛军该不会是舍不得火云骊吧?”文净哂笑。

楚逢君摇头:“就算是舍不得,情势也由不得他们了。火云骊虽有惊人的速度,可耐力与普通战马并无二致。他们夺了骆城的火云骊一路南下,就算有交兵也毫不恋战,能躲就躲,这与本阁的估计倒是有些不同。”

“主子认为他们是怎样打算的呢?”

“火云骊撑不了多久,加诸他们连日行军,士兵必然饥渴难耐。前有大江,后有追兵,他们也不去攻打云池周边的小城镇补给粮草。该说是他们太过自信,还是说……”楚逢君敛下眸光,“他们在等待援兵呢?”

文净一愣:“援兵?难道会是这群蛊民么?”无法想象这些手无寸铁只会玩蛊的襄州人,要如何同兵强马壮的霜州师对抗。

当然事实上,一个龟甲蛊就足够霜州师受的了。

“要真是蛊民,那倒是好事。至少短期之内,他们就会在江边集结,到时候再行动手,还能捞个整的。”楚逢君拈起胸前的一缕长发在手中把玩,“怕就怕,他们等的不是蛊民。”

若援兵当真另有其人,那就麻烦了。赤九充其量不过是把凶器,真正的幕后黑手,该是这个“另有其人”才对。

而他们至今都未摸到相关的消息。

是那个人藏得太好,抑或是……他忽略了什么?

“不如诈他们一诈。”楚逢君笑得森冷,“文净,本阁这就告诉你如何行事,你赶紧下去安排一番。若运气好……说不定两三日后,咱们就能得到答案。”

文净站起身来,向楚逢君抱拳一礼:“是,主子!……啊对了,有件事不知主子可有听说?”

“何事?”楚逢君抬眸。

文净忽然嘿嘿笑了两声:“那个,沁小姐回帝都了。”

***

在驿馆待了近四日,九王的情况仍不见起色。

“什么药都不敢喂,这真是……”暮舟擦擦额际上的细汗,“昭仪,这个人要怎么救啊。”

尉迟采坐在榻边一脸迷茫:“该怎么救就怎么救呗。”

她没有告诉暮舟这人的真实身份,只说是驻马村送来的病人,需要在此静养。

“可他连药也吃不下去,怎么救得了?”暮舟望着桌边摆放的药碗。“莫说这全身的伤口了,就是个正常人,不吃不喝这么些天,哪里还挺得下去?”

“我也不晓得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全身都是血口,简直像给人凌迟过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