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请君入阁

第二十三章 血色缭乱(3)

收藏书签 字体:16+-

楚逢君长发高束,一袭暗紫底鹤衔灵芝纹的缎子长衫,窄袖窄领,与他从前惯穿的阔襟广袖颇为不同,一见之下倒生出些简约利落的味道来。手中标志性的象牙扇缓缓抖开两摺,点上轮廓柔和的唇。那唇角微微扬起,勾着三分魅人笑影,对她轻声说道:“怎么,只许你来这天枢阁,就不许本阁来了?”

“您当然能来。”尉迟采语间冷淡,又转过去折腾手上的书册。

楚逢君俯身凑得更近,她一惊,立时侧身拉开些距离,瞪眼轻道:“相爷,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情形下。

“哦呀,在研究霜州?”楚逢君并未理会她,两眼只盯着面前的书册,又道:“为何忽然对霜州来了兴致?”

……哼哼,还想从我这儿套出话来?门都没有。

尉迟采莞尔:“今儿个听裴少师偶然提起,觉着蛮有意思的,就随便找来看看咯。”

“哦?那昭仪可真是用功呢……”楚逢君的扇面继续展开,月白扇骨掩了带笑的刀唇,只露出端挺的鼻梁和一双琉璃眸子。“不过本阁也好心提醒昭仪一句,你想找的东西,这儿是不会有的。”

他知晓她要找什么?尉迟采的杏眸下亮了一亮,又迅速黯下来。

“那何处有?”既然彼此心知肚明,也就不必再打哑谜了。

象牙扇后,某人的笑容满是嘲讽:“在赤国,相信无人敢保留你想知道的那东西。”

“为何?”尉迟采的视线与他相触,“是太上皇不允一丁点关于他的记录存在么?”

“这个嘛,你不如去问太上皇来得比较快。”

“……我去问他作甚。”找死么?

扇头慢悠悠摇晃:“若是你去,或许他会很乐意告诉你呢。”

尉迟采难掩杏眸中的惊色:“你这话是何意?”

“……这个嘛。”楚逢君凤眸之下掠过半明半寐的夜色,映在尉迟采眼中,却仿佛游走在刀锋刃口上森冷的杀伐气息,连半点旖旎也无。相爷的象牙扇缓缓落下,点在她的唇瓣上,再寸寸下滑,改为挑起她的下颔:“……你以后就能明白了。”

“那以后是何时?”尉迟采望着他,不闪不避。

扇坠轻摆:“别太心急啊,采儿。这朝中总有那么些事得静观其变,耐得住性子的呢,就能把握住反击之时,一举揭开所有谜团……若是耐不住性子的,便只能沦为踏脚石。”

尉迟采忽然来气了:“所以,你今晚又是来说教的?”

“非也,只是听说霜州来了些麻烦事,让昭仪很头大……本阁很有兴趣瞧瞧昭仪焦头烂额的模样,这才不请自来。”

尉迟采觉着有些透不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