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请君入阁

第二十二章 血色缭乱(2)

收藏书签 字体:16+-

天骄悻悻地睨着眼前的小姑娘,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芙姬满眼期期艾艾,颇为局促地打量着四周。

尉迟采若无其事地拉着芙姬坐下,又亲自沏了茶水端去芙姬面前:“芙姬乖乖坐在这里便是,有什么需要的就告诉我,切不可到处乱跑。记住了么?”

芙姬点点头:“记住了。”而后便将茶盅拢在手中,不言不语地睨着天骄。

是个人都能感觉到——此刻天骄浑身散发出的闷火。

尉迟骁慢腾腾闭了眼,几欲抚额叹息。他在天骄耳畔轻道:“陛下,请别这样,您会吓到舒小姐的。”

嗷,阿骁居然替她说话!天骄双眼瞪得溜圆:“什么吓到不吓到的,她本来就不该在这里!这是丹篁殿,是朕处理朝务的地方!她一个女人跑来这里作甚?”

尉迟采耳朵根动了动,讪讪回过头来盯着天骄:“陛下所言甚是,臣妾这就离开。”

“昭仪你给朕坐下!”天骄架势十足地吼道。

哟,怎么的?当本昭仪不是女人?尉迟采好气又好笑。

芙姬扁了扁小嘴,黑瞳里已蓄满了泪水,只差一毫就要夺眶而出。

“陛下请息怒。”尉迟骁深吸一口气,只觉一个脑袋两个大。他转向尉迟采:“姐姐,您为何要带芙姬来丹篁殿?”

果然还是弟弟最通人性(?)。尉迟采随即笑着答道:“太祖妃有恙在身,不便照顾芙姬,我不放心留她一人在馥宫,就只好带来丹篁殿了。”她顿了顿,起身向天骄一福,“是臣妾事先未同陛下言明,还请陛下恕罪。”

这下好了,所有错都归去自己身上了。天骄气堵,挑眼往芙姬面上狠瞪一记,勉强开口道:“……罢了,既是如此,朕也就不予追究了。可要是这个女人胡乱造次,朕决不轻饶!”

拜托,造次的人好像一直都是陛下您吧?尉迟采忍住嘴角的抽搐,瞟眼往尉迟骁的方向看去。只见那孩子脑袋低垂,沉默地看着自己脚尖。

想不到啊,阿骁对天骄竟然有此等杀伤力……

尉迟采摸摸下巴:看样子小陛下果真是吃醋了,而且还是吃阿骁的醋来着……啊啊啊我不CJ了。她微微涨红了脸,憋笑憋得难受。

“今天裴少师来不了。”天骄气鼓鼓地开口,“女人,这是裴少师给你的东西。”

手上递来一叠书册,尉迟采接过一看,登时歪了嘴角:“……这是啥?”

“《君道十三章》啊,裴少师说让你给朕讲讲第一部分。”

完全没有听说过的东西诶……是裴少师太过抬举她,还是她太得意忘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