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请君入阁

第十四章 初次交锋(3)

收藏书签 字体:16+-

天骄睨着殿外的这人步步走来,极恭敬地在阶前跪礼。动作,神情,连头发丝也挑不出一处错,果真是无懈可击的……敌人么?

楚逢君直起身子,却是冲着昭仪的方向微微一笑,而后才入列。

与这位危险人物只隔着一个尉迟尚漳……尉迟采眉心一蹙,顿觉脖子后头冷飕飕的。

“啊,你!”

王座上的天骄忽然激动地扬起胳膊,向尉迟采直直指来,大声乐道:“哈哈哈哈,你皱眉了!你皱眉了!是朕赢了!”

满朝文武面面相觑,大殿上下一片鸦雀无声。

半晌,不知是谁惨叫了一声:“完了,我押了五十两银子赌昭仪胜!”

几人不约而同地垂下脑袋,拼死忍笑。

为什么大家都是一副输了银子的表情?!天骄小脸煞黑,只觉面子瞬间丢尽:“……你们,难道就没一个人押朕赢嘛?”

秦鉴长叹一息,尉迟尚漳抬手抚额。

尉迟采哭笑不得地低头:……真是不好意思,害你们输得这么惨。

那位被丢在殿中的官员大约是不甘被遗忘,扯着嗓子道:“陛下,臣手中有昱州刺史的奏折一份,请陛下过目!”

“卢彦,工部的折子不是该送到尚书省汇总么,给朕看作甚?是嫌朕还不够烦嘛?”

天骄想来是窝火得久了,脸色阴沉难看,却又不由自主地扬着眉毛:“传朕口谕,着工部主事即刻前往昱州查看工事状况,若卢彦所述属实,就地查察。若是不实……”他的视线落在左侧的楚逢君处,又迅速收回:“就给朕老实点!”

哦哦,这表情不错!尉迟采唇角轻勾,在心里给小陛下鼓掌。

卢彦碰了满鼻子灰,只得领命诺诺地退到一旁。

又见楚逢君一脸舒畅,天骄不禁莫名地火大,遂冷道:“楚逢君,你笑什么?”

“咦?臣有笑么?”楚逢君状似无辜地摸摸脸,“陛下定是看错了,臣可没笑喔。”

“方才卢彦所奏,你有何话说?”

楚逢君这才弯了唇,眸底漾开迷离光晕:“陛下已传了旨,哪还轮得到臣说话?”

言下之意,你并未过问我的意见便擅自传旨,现在提来又有何用?

楚逢君话音方落,殿中就起了三两道附和之声,群臣皆是交头接耳,不时有细碎的埋怨飘进天骄耳里:

“本就该由中书省拟旨……”

“陛下也未曾征询工部的意思呀……”

“户部拨下去的银子,陛下也不曾过问呢……”

“哎呀呀,这漏子可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