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位面官商

第四十章 案发现场

收藏书签 字体:16+-

“书记,乡长,这事怎么处理啊?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可能真的对人代会有影响。”鲁兵有些急,他刚靠向这边,如果这边马上就倒了的话,到时候又改换门庭,这成怎么么一回事啊!

赖明河深吸了一口烟,道:“不用太担心,曾保田的死虽有点意外,可能会造成一些不好的风议,但不会改变大局。”

但是许凡不这样想,如果这真的是曾保田搞事的方法,那就绝对有后招,不然他的死只是让人们茶余饭后议论两星期,之后就烟消云散了,这不是死得太不值得了吗?

“书记,我们应该有点心理准备,事情可能不会这么简单!”许凡对赖明河道。

赖明河看了许凡一眼,点点头,又低头抽起烟来,烟灰形成的速度很快,赖明河吸得很急。

这次聚会就在沉重的气氛下结束了,各人怀着不同的心思散去。

许凡在宿舍里放开心思,开始练习锻力术,忘我的训练让时间过得飞快,凌晨两点钟,许凡闪身出了宿舍。在神行通的作用下,不一会儿功夫就到了县城。这次来,就是为了查看一下曾保田“自杀”的那个八宝塔。

许凡并未来过八宝塔,不过在没多少名胜古迹的金远县城,它还是挺有名气的。座落在中山公园中心的小山丘上,站在它上面,可以把金远县城尽收眼底,是人们夏天晚上纳凉闲谈的好地方。不过此时天气还比较冷,晚上游玩的人就少很多了。

来到八宝塔下,历经几十年风雨的八宝塔,在周边林木的衬托下,很是苍老,可能因为这里刚发生了命案,似乎增添了一股阴深的气氛。

地上还有一小滩血迹,看来是曾保田留下的。许凡人八宝塔的底楼开始,逐层查看,最后到了三楼,也就是曾保田跳下去的位置。三楼外围一圈栏杆,贴着栏杆有一圈木板凳,如果曾保田真的是自杀,那他应该是先站在木凳上,再踩上围栏。但看围栏与木凳的高度差,失足掉下去也是有可能的。至于警方作出自杀的的判断,可能是因为现场并不没有明显的打斗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