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剑道

第二十四章 扶英剑客(上)

收藏书签 字体:16+-

轩辕望轻轻呼了声,今天的学业可不是一般的累。

很显然,负责教他们的扶英老师对于他们的基础是极不满的,这些赵王花了两个月时间才聚齐的据说是各地“神童”的少年们,吟诗作画或者还可以,但谈到法律制度,谈到天文地理,谈到格物炼化,大多是七窍通了六个——一窍不通。

唯一的办法,就是加重学业,于是眼见午饭时间将至,轩辕望却还不得不坐在这里听课。

好在无须背诵些圣人言语,无须制些格式文章,轩辕望对此还是很新鲜的。

他弃学得早,因此比起其余少年来说更吃力些,但同大字不识几个的石铁山比,他又轻松得多了。

还是柳孤寒那小子好,整日里都不来,每天逛街倒也惬意得紧。

“好,今日便到此为止,请诸位回会馆后将这些题做好。”

老师的话让这些余国来的学子们都如释重负,自然也有专心于此的将老师围住问些问题。

轩辕望将剑系回腰带,抱着书本慢慢走到屋外。

“天气不错啊。”

绯雨的声音让轩辕望吓一大跳,见这非妖非鬼的美女微微笑着看自己,轩辕望心中一热:“绯雨,你出来了。”

“剑里好闷。”

眼见四周没有什么人注意,绯雨总算可以出来透口气,因此她精神不错。

轩辕望心中却略有些歉疚,这些日子来自己专心学业与剑技,倒是没有多少时间陪着绯雨的。

“老师方才说了,近来我们学业进步得快,今日下午就放假让我们休息,绯雨,今天我可以陪你一下午啦。”

“是吗?”绯雨淡然一笑,但一双大眼中却闪着慧黠的光芒,轩辕望立刻头大如斗,知道这个女孩又在想法子捉弄自己了。

“当然是的。”

但话已出口,是无法收回的了,轩辕望半是甜蜜半是胆战心惊地祈求,这次绯雨不会给他出个难题。

“那好吧,今日你就陪我一起去逛街吧,这扶英待道上是如此繁华,定然有许多好东西卖!”绯雨几乎跳起来,轻巧地绕着轩辕望的身体转了圈,“我要逛街!”“啊?”轩辕望很少见绯雨如此兴奋,他也不理解,为何女子无论年龄都会喜欢逛街。

但自己只是答应陪她逛街便让她如此高兴,轩辕望心中隐隐觉得,这逛待便是再苦再累的事也是值得的。

最难消受美人恩。

不知为何,这样一句话浮在轩辕望脑中,他定了定神,呵呵一笑:“这样说就这样定了,我也懒得回会馆,我们现在就去吧。”

扶英的街市,确实要比东都开定更为热闹,开定卖的东西天南地北,但大多是余国本土物产,而这扶英贵立城卖的则更包括泰西诸国的奇珍异宝与小玩意儿,象那种报时用的自鸣钟,给孩子玩耍的布娃娃,绯雨每见一样新奇玩意,一件漂亮的衣衫,一块绚丽的布缎,她总会喜出望外流连忘返,每当见到绯雨在那些衣服前驻足时,轩辕望心中除了喜悦,还有一种隐隐的痛。

要是能为绯雨买上一样她喜爱的物件,要是绯雨能穿上这漂亮的衣衫,那……那该有多好。

绯雨为自己每一个小发现而惊喜,到处都是她洒下的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即便是在追逐利润的泥沼中浸泡了多年的扶英商人,也不禁对这个只看不买甚至不碰这些东西的女孩喜爱起来。

轩辕望则是随和地笑着,追随着绯雨的脚步,什么王朝霸业功名利禄,在他看来,或许都比不上陪绯雨逛街更有意义。

这一刻,他甚至忘了剑,忘了剑道。

“饿了不?”经过一片店铺之后,绯雨象在这待上看到的扶英情侣一样,贴在轩辕望的身边,这一切都是极自然地发生,别人这样,所以他们也这样,二人也没有觉得尴尬与不适。

“你这一说,还真有点了。”

轩辕望抚着肚子,绯雨脸上飞起一团红晕,轻轻抖了抖衣袖:“你一定又在想鱼头豆腐!”丝丝寒意传入轩辕望脖子,轩辕望忙缩头道:“没有,没有,我想起那两碗水饺……”“呵呵……”两人相互对视,都笑了起来,绯雨微微偏头,慧黠地道:“要不, 我们再来一次?”轩辕望摸了摸怀里,赵王发给这些少年们的零用还在,他一笑道:“上次是没钱所以才吃白食,这一次不要啦。”

“嗯!”绯雨赞同了轩辕望的意见,随意挑了路边的一个小摊位,轩辕望叫了两碗水饺,依旧是一个吃,一个看。

时间不同,地点不同,人却依旧,二人间的情愫比起过年时节却更深厚了几分。

这水饺还未吃完,一群人慌慌张张地跑着,轩辕望与绯雨二人根本不曾注意别人,因此对这变化也没有发觉,过了会儿,有个人从他们身前奔过,见着轩辕望才“咦”了声,停下脚步。

“阿望,你快去看看,同你们一起的那个柳孤寒在街上同人打架了!”轩辕望抬起头来,认出是一起的一个大余国少年,听到柳孤寒与人打架,轩辕望先是一怔,紧接着便站了起来,他倒不担心柳孤寒,凭柳孤寒的剑技,即便不能取胜脱身也不难,他担心的是同柳孤寒打架者。

柳孤寒出剑向来不留余地,这架只要一打起来少不得杀伤人命,上回救阳春雪那次因为是在夜里无人发觉,这次在光天化日之下只怕会给这些余国来求学的少年惹来麻烦。

轩辕望向绯雨看了一眼,绯雨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微微点了点头。

轩辕望从怀里摸出钱放在桌上,撒腿便向那个报信少年指的方向跑去。

那儿已经聚上了不少人,但扶英的军警却迟迟未到。

轩辕望排开人挤进去,只见到柳孤寒浑身浴血,而阳春雪身上也被血染得殷红一片。

“不好了……”感觉到头有些发晕,柳孤寒心中暗暗想,“这人剑技……这人剑技为何如此高强,为何我的剑被他看破了?”“孤寒哥哥,孤寒哥哥!”阳春雪揪着柳孤寒的后襟,有些无力地喊着,方才柳孤寒与那谷长川同时起动身形,两人剑芒相遇有如天上雷霆怒吼一般,但紧接着柳孤寒身上便不断地流血,这血将她的身上也染红了。

“不成……得让春雪逃走……”柳孤寒支撑着身体,他单手执剑,既然自己后发制人之术已被破解,那么再保持那种抱剑姿势便没有什么意义了。

另一只手慢慢伸向后头,轻轻掰开阳春雪的小手。

“春雪,听着。”

柳孤寒低沉的声音清皙地传进阳春雪耳中,“你混进人群里,快走,去找……去找崔远钟和轩辕望。”

“我不走,我不走,妈妈让我走,然后就不要我了,孤寒哥哥让我走,也是不要我了!”阳春雪哭着,用力握住柳孤寒的手,这只手是多么的温暖,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你在这里……我就打不过他们,我们都会死的!你想不想孤寒哥哥死在这里?”柳孤寒眼睛死死盯着谷长川,这人实在厉害,自己必须万分小心才成,不能给他任何机会,可是,他为何不抢攻阻止自己同阳春雪说话?“孤寒哥哥,我要孤寒哥哥活着!”阳春雪抹了一把泪水,慢慢松开手,缓缓向后退去,退了几步,她忽然用尽全力大声喊:“孤寒哥哥,你一定要活着来找我,我大了,一定要嫁给孤寒哥哥!”象晴天霹雳一样,这句呐喊冲破了柳孤寒脑中的迷茫,他似乎是在黑暗中已久的人发现一点光亮一般,心中必死之念开始动摇。

这一生,他是第一次,被别人将自己的命运与幸福托付。

这种感觉,比华闲之的“医者父母心”给他的冲击更为强烈,自己不但有足以信赖的人,也是足以被别人信赖和倚靠的人啊。

柳孤寒气势上的巨大变化,让谷长川略有些不解,这小子受了几次重伤,却依然能挺立不倒,这已经让他很惊讶了。

“哼!”他向手下使了个眼色,两个手下立即想绕过柳孤寒去抓阳春雪,就在二人要经过柳孤寒那一刹那,柳孤寒与谷长川又同时疾跃。

“啊啊!”人死前的惨鸣让围观的人群退了退,但人类的好奇心就是这么重,离开的人远不及挤上前来的人多。

谷长川看着自己剑尖滴落的血迹,再看看那两个正扭曲倒地的手下,脸色有些青了,方才自己虽然成功刺中对手,但却没有止住对手杀死自己的手下,这个余国少年究竟还有多少斗志不曾熬尽?四个手下倒退着混入人群,极为关心柳孤寒的阳春雪三步一回头,当见到柳孤寒又中剑时甚至回跑了几步,柳孤寒厉声道:“春雪,快走!阳春雪抹着眼泪,终于挤进人群中,但围观者都知道她是引发突冲的一方,她走到哪,哪儿的人便避开,她终究没能混入人群,而被那四个谷长川的手下围住。

“孤寒哥哥!孤寒哥哥!”眼见这四个人离自己越来越近,阳春雪大喊着,柳孤寒心中一紧,却纹丝不敢动一下,谷长川的剑气已将他要害罩住,自己若是再中剑,失了性命事小,只怕就无人能保护阳春雪了。

“我在这里,放心。”

一个熟悉的声音及时传来,刹那间,柳孤寒原本冰冷的心底升起一层暖意,这是轩辕望的声音,那个在英雄会上几乎被自己无情地杀死的轩辕望,那个在颐苑湖畔被自己牵制的轩辕望!有个能让自己信任的朋友,在最关键最危险的时侯站出来,这种感觉……为何这种感觉却让自己有流泪的冲动?那四个手下正以为可以轻易捉住阳春雪,人群中挤进一个少年伸手将阳春雪拉到了身边。

“这样是不对的。”

轩辕望温和地一笑:“在柳孤寒倒下之前,你们不能动这孩子。”

四个手下眼睛停在轩辕望握剑的手上,这个少年会不会也象那个冷血的家伙一样厉害,只有试了才知道了。

四人伸手去拔剑,但就在这同时,他们眼前剑芒如瀑布击在砥石之上,飞花四溅,他们觉得手中一轻,挂剑的线全都断了,佩剑铮然落在地上,不等他们去捡剑,腰间又是一松,裤子直往下滑,他们慌忙揪住裤子,却发现自己的腰带轻巧地飘落。

“这样就对了,只要你们一动,裤子可就掉下来了哦。”

轩辕望嘿嘿一笑,他平日里憨厚诚实,动了剑却灵机百变,在东都便被人称为妖剑,方才与绯雨逛街被这意外之事打断,心中早有些不快,因此下手也就更增了几分妖气。

轩辕望的意外出现,柳孤寒便再无后顾之忧,他深深呼吸着,调整自己的体能,谷长川一皱眉,又向身旁一人示意,那人微微一笑,慢慢从柳孤寒身边走了过来,柳孤寒看着他一步步接近,但他脚步却有韵律,竟然没有露出一丝破绽!“原来还有个高手……轩辕望能对付这个家伙么?”柳孤寒心想,无论如何,若是打倒了眼前这谷长川,就算轩辕望不能对付这家伙,那么己方也无所畏惧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