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异世魔神

第三十一节 痴迷的疯狂

收藏书签 字体:16+-

风飘逸无奈地摇摇头,走到正在期待风飘逸买飞剑自己的红利的菜花面前。和她期待的目光对视着,半响,风飘逸呐喃道:“飞剑流水和吟风我都买了,我们去结帐吧!”

“啊!”菜花高兴地手捧心形,眼冒金光高兴地惊讶道。惊讶之后就拉起风飘逸音速般往收银小妖走去,一路上碰倒三,四个个衣着高雅的妖怪。

等菜花到了收银小妖旁刚丢手,风飘逸就口吐白沫,晕倒在地。菜花不管风飘逸是清醒还是昏迷,用风飘逸那白暂如玉的手那出银行卡就往收银仪器上插入,对收银小妖疯狂地说道:“买飞剑吟风和流水,速度,我是妖探407。”说完就怕后面被撞倒的妖怪报复,飞快逃走了。

“噢!妖探407一会你去领分红,客人在哪呀?”收银小妖疑惑的看了看眼前桌子上伸出的一只手,又看了看周围。

“我在这儿!”风飘逸虚弱地从地下爬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郁闷地说道,心想菜花真是疯狂。

“哦!贵客这是我们妖族的贵宾卡,有了他你便可以获得我们大部分族人的好感。而且只要是我旗下商铺,你购买商品都可以获得八折优惠。”一位身材高大身穿西服的中年人,解释道。

“哦!请问您是?还有飞剑怎么用啊!”风飘逸疑惑问道。

“我是这的总管。只要有相应的法决就可以了,但不同属性的人发挥的力量不同。比如金属性的人用火属性的飞剑只能发挥飞剑十分支一的威力,用金属性飞剑能发挥百分制百的威力。用其它属性的飞剑能发挥十分支五的威力。五行属性相生相克,只有明白了它的结构才能更好的应用飞剑的力量。走,去取飞剑。妖怪总管详细的解释完,就拉起风飘逸往前走去,幸好妖怪总管不是很疯狂,走的速度相比之下,比菜花慢多了,风飘逸终于能够多呼吸几口气了。

到了‘吟风’旁边后,总管妖怪打出几道法决。嘭!嘭!几个防护罩应声就开,看到没看价钱,妖怪总管直接把飞剑和飞剑旁边的玉简筒一起给了风飘逸。这时,被撞倒的妖怪愤怒的看着撞倒他们二人之中的风飘逸,准备找他论理时,看到妖怪总管在这儿,就忍住了,心想等总管走后早收拾他。

风飘逸心疼的把手拿出来,然后用飞剑轻轻一割。“哎哟!痛死我了。”风飘逸开口嚷嚷道。吸收了风飘逸鲜血的飞剑,立即变小,最后在风飘逸的手腕上萎缩成一个小型飞剑图案。‘哈哈!我成功了,我有飞剑了。’风飘逸狂喜地想到。

看到风飘逸飞剑认主成功后,妖怪总管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带着狂喜的风飘逸继续往前走。

妖怪总管走了几步到了飞剑‘流水’旁边,同样打出几道法决,飞剑‘流水’同样被释放出来了,忽然妖怪总管紧盯着价钱上的数字,一个一个念道:“一位数,二位数,三位数……怎么是九位数,那不是三亿吗?我当初的定价是三十亿,怎么会少一个零呀!吼……”妖怪总管愤怒的大吼道。

在旁边紧紧跟着妖怪总管的风飘逸,听到妖怪总管说到三十亿时,就赶紧把自己的鲜血滴到飞剑‘流水’上,然后趁妖怪总管大吼时把玉简筒拿走了。

醒悟过来的妖怪总管大怒道:“对不起,二把飞剑总共六十亿,你还差五十四亿!”

风飘逸另了大怒道:“不是六亿吗?上面每把飞剑的标价才三亿,你计算到三十亿,总的就要六十亿,你不讲信用。”

“吼!我不管,没有六十亿你就休想走出这所大厅,别不信我说的话不是真的。我们妖族,有长老会,我就是长老会所选出来的三位首领之一山地虎王,另外的二个首领是嗜血妖魔和岷山龙王。吼!快给钱或着放下飞剑,饶你一命。”强大的妖气伴随着虎王的怒吼,向四面八方散发着虎王的霸者之气,许多小妖承受不了强大的妖气,摔倒在地,那些飞剑的防护罩却丝毫没有松动。

风飘逸心里十分惊讶,一下子被那股强大的妖气震退五,六步。没想到随便出来一个妖怪总管就是妖族的三大巨头之一,而且实力达到渡劫期。

“哈哈!我身上没有钱,你们竟然明抢,你们妖族太不厚道了。”风飘逸察觉虎王渡劫期的实力就准备,风紧,扯呼!故意激怒虎王,赢取逃跑时间。

“小辈!你既然想死就不能怨我了。吼……”说完一声大吼,变身为战斗状态。嘭!只见一个虎头人身,左手拿着虎头刀,右手拿着虎头盾,身穿虎皮姿态威猛的妖怪向风飘逸横向发出一道长达三尺的金黄色刀气。

“啊!”风飘逸现在的实力跟本不是虎王的对手,赶紧手足爬地,滑进下二楼的楼梯。嘭!墙壁被虎王的刀气打不一个大窟窿。虎王看到风飘逸往二层下去,就左手拿刀往地板一击,嘭的一声,地板被虎王打出一个洞口,虎王自知跟不上风飘逸就准备从洞口跳下去,跳下时大吼道:“妖卫在哪?给我抓到他。”

风飘逸滑进楼梯时,就马上立起,好似风一样的速度向二层丹药室跑去,一路撞倒无数妖妖,刚准备往一楼通道跑去的风飘逸看到虎王从楼上的洞口跳了下来,堵住了去一层的通道。

风飘逸看到后豁然开朗,脑子一转一个注意便出现了,快速的拿出飞剑趁虎王还在烟雾里看不到时,在地板上画了一个圈,只要用力一踩就能跳下一层。装作临死挣扎的样子说道:“虎王大人,你作弊。何必赶尽杀绝呢?”说完就开始抢周围柜子上的灵丹妙药。

虎王见到后哈哈大笑道:“小辈!本来只要你把飞剑还给我就好了,现在你竟然敢抢我的灵丹妙药,按就更不能放过你的了。小的们,我说的对吗?”

“大王英明!”听到虎王传讯后上来的妖卫一起大声跟随道。

“哈哈!小子我来了。”说完往正在抢灵药的风飘逸发出一道长达丈许的金黄色刀气。风飘逸放下面子,一个懒驴打滚,跳出了攻击范围,然后拿出飞剑吟风朝虎王发出一道青色的剑气,风飘逸暂时没有时间炼化飞剑,只能把飞剑当宝剑使。

拥有渡劫期实力的虎王根本不把风飘逸那看似金丹期的实力放在眼里,右手盾牌一举,就挡掉了风飘逸那到青色的剑气。

“等等在打!风飘逸心中一阵狂跳,平时他都把能量的级别看的很重要,现在和虎王开打后,才发现实力的级别对战斗的发挥根本不是一回事。现在正好请教虎王。

“我想问问,实力的级别在您眼中对战斗的胜负重要吗?”风飘逸虚心请教到。

“不是很重要,只要双方的实力差距不是很大,使用合适的计谋或着别的外部因素就可以获胜。比如你拥有比对方更好的武器之类的,或着你拥有比对方更加强大的战斗意志。”虎王精明的说道,那金黄色的眼神中闪过一道让风飘逸心惊的精光。

风飘逸听完后,就把自己刚才抢到的灵药收拾好,脚下用力就顺着松动的地板跳了下去。正准备继续往外逃的风飘逸忽然目瞪口呆,只见以风飘逸为中心里里外外站立里五,六排妖卫,而且树木正在继续增多中。风飘逸现在才明白虎王眼神中那道精光的含义。

只见虎王慢悠悠地从二楼的楼梯一步步走了下来,周围的妖卫自动让路,走到风飘逸面前三米距离他时,才嚣张地讲道:“小辈!我从三楼跳下二楼是就防着你使用这招。哈哈!没有想道你真的使用了,现在我就能更好的对付你了。”说完双爪就打出五道金黄色的法决,和一层墙壁上的花纹相辉映着。一会时间,只见一道绿色的结界把以风飘逸为中心,上至三米,长至三十米的空间封锁了。在这个结界内,天地元气不能进入,只能使用纯物理攻击,或精神攻击。

“哈哈!小辈,我们真的要再见了,这个结界唯一的作用就是阻止天地元气的进入,在这儿法术是不能使用的。哈哈!吼!”看着风飘逸瘦弱的身体狂妄的解释道。

风飘逸听到解释后,本来那棵灰暗的心更加灰暗了,忽然灵机一动。“那纯精神攻击起作用吗?”

“恩!起作用,只不过精神力量是随着人或妖的年龄或意志增长的。本王见你才十五,六岁,身材瘦弱,二项都不符合精神力量强大的条件,所以才敢这么明白给你说。哈哈!”虎王深谋远虑道。

“哦!”这时,风飘逸才发现一真小看这个外表粗鲁,内心却十分心细的虎王。

“小的们!杀!”看到风飘逸愣住了,虎王身先士卒到。一并虎头刀砍向风飘逸,风飘逸潜意识自动反应,弯身,剑尖击刀。虎王看到刀没有砍中,一脚踢向风飘逸下腹。风飘逸心中骇然,一个懒驴打滚,朝旁边滚去。周围的妖卫看到机会来了,就把刀或着剑砍或着刺向风飘逸。

“随风引剑!”风飘逸在地下大喊道。然后只见吟风剑在风飘逸手上舞的密不透风。叮!叮!叮!无数的刀剑被挡住。

“风引剑开!”风飘逸继续发出自己从小练习的‘随风剑法’。吟风的质地太高,不是妖卫手上的刀剑可以抵挡的。吟风剑每出一剑,妖卫们手中的刀剑就会有一把或断或折。

虎王见情况不好,就大吼道:“儿郎们都退出来,本王我来收拾他,你们把外面堵好,别让他跑了。”

虎王吼完妖卫们都有秩序的退守到外面,风飘逸本来想趁机开溜,可是妖卫们阵形没有丝毫混乱,不给风飘逸留下一丝机会,风飘逸真心赞叹道:好一支劲旅呀!

这时,虎王和妖卫们正好凑成一个阵势,而破掉这个阵势的关键,就是打倒虎王。机会!这时虎王心里欣喜,步伐稍快和周围最近的妖卫错开了二米的距离。

不在犹豫:精神震撼!风飘逸脑中全力释放这个破敌的法术,只见一个肉眼看不见的蓝色光环随着风飘逸的身体向周围扩散。接触到光芒的虎王和妖卫心神都是一震,精神一片模糊。风飘逸吐口银色的县血,使用法术‘潜力激发’一段时间内功力大增,但事后最少休息二天。

趁住机会,‘清风决’高速运转,风飘逸如风一样闪过虎王和妖卫,跳出阵势。“快追!”后面传出清醒后,虎王愤怒的吼叫。

“哈哈!没有机会了!”跳出结界的风飘逸和外面的天地元气取的联系,目标锁定校园,水无痕别墅,空间移动。使用了大比分法力的风飘逸从空中掉了下来,运气不错,正好掉在河里。

扑腾!风飘逸用力的向河岸上爬去,终于在用尽体力之前爬上了岸边,身体里残余的混沌元力一阵运转,本来湿润的衣服马上干燥起来,周围出现一片白色的水雾。清风轻轻吹过,里面露出了衣着破烂神态狼狈的风飘逸。

“飘逸是你吗?”水无痕刚刚听到天空中好像有东西掉下来,出来一看河岸边那个衣着破烂沾满血迹的人不是风飘逸是谁。

“在呀!无痕我真的倒霉透了。”风飘逸看到是水无痕来了就诉苦道。

“怎么了?快进来说,你怎么受伤了。”水无痕快步跑到风飘逸身边扶起他,关心地说道。

“外伤不怎么重,内伤只要休养三天就好了。”风飘逸有气无力的回答。被水无痕搀扶着,一步步向屋里走去,闻着水无痕身体上那好似兰花的体香,就在也不想自己走了。

刚被水无痕搀扶进自己房间的风飘逸,躺在**开始讲述今天晚上吃完晚餐所发生的事情。

“吃完晚餐离开你之后,我就出校门随便散步,路上碰到强盗甲和强盗乙……才教训完强盗后,就出了小道,看到一排迎宾小姐,被其中一个菜花拉了进去,他们刁难我,我给他们一次教训,没想到菜花竟然是妖怪,然后进如妖怪的集市……买书,买药,买飞剑。飞剑的价格本来是三亿,他们说少标了一个零,然后问我要,我当然不会给他们了,然后就打了起来……”风飘逸嘴里大出一口气,心里愉快地想到终于说完了。水无痕认真的听风飘逸的讲话,整个内容就像小说里的那样惊险,听到强盗甲和强盗乙的趣事时,水无痕哈哈大笑;听到风飘逸被龟公当作客人时,就偷偷好笑到;听到风飘逸被菜花拉走的口吐白沫时,就疯狂的大笑道;听到风飘逸因为飞剑的事情被打伤时,就担心不异。风飘逸出丑,他友善地笑到,风飘逸受伤他就很担心,水无痕就好像听故事一样听完了风飘逸的讲话。

“哦!你又何必呢?没钱就不要了,何必弄的情况那么危险呢?”水无痕听完风飘逸的讲话就埋怨道。

“呵呵!那认主的飞剑怎么才能给你呢?”风飘逸听到水无痕的埋怨,知道他关心他,没有在意的疑问道。

“认主的飞剑可以在二种情况下解封:一主人身体和灵魂同时死亡,二失去主人的一半功力。”水无痕叹息道。

“啊!怪不得虎王要追杀我,原来如此啊!”风飘逸恍然大悟道。心想幸好自己没有被留在那,否则连灵魂都要没了。

“还有一种情况也可以给飞剑解封,以为飞剑是我们水家炼制的,只要你放弃在飞剑上的力量和精血,我在你放弃飞剑的时候用水家密法炼制就可以把飞剑送给我了。”水无痕双手捧脸,无奈地说道。

“后,看我的……哎哟!痛死我了。”风飘逸用神念强行断开与飞剑流水的精神联系,就被那股撕心裂肺的痛苦,刺激的晕了过去。水无痕顾不得昏迷的风飘逸。

手摆剑指夹住飞剑流水,一手拿住风飘逸所说的飞剑流水旁的玉简筒。开始练化飞剑,只见蓝色的光芒从水无痕身上散发出来,飞剑流水被水无痕身上的蓝光所压制,一会儿时间就和蓝光开始融合在一起,一个小时之后,飞剑流水终于与水无痕的神念相连接,与风飘逸不同的是水无痕本身就是水属性的,加上飞剑是水家炼制的天生就和水家的人有一种默契感,现在被水无痕练化,与水无痕神念相连接,达到了神由剑发,神到剑到,神剑和一的境界。与风飘逸相比,水无痕的功力显然更纯净一些。

终于把飞剑练化好了,水无痕高兴地想到,那淡蓝色的眼身中闪过一道精光,这是功力更上一层楼的标志。水无痕高兴地从指尖露出一把珍秀型飞剑,在天空中耍了一阵子,就发现了因为失血过多加上功力大失,刚才又受伤而昏迷的风飘逸。

水无痕红着脸把风飘逸的外套脱下,被子盖好。然后纤指点向风飘逸的眉心,向神庭穴输入了一道精纯而柔和的真元,便离开了风飘逸的房间,回屋休息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