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混在五代当军阀

第四十八章 英雄迟暮 漫天花红

收藏书签 字体:16+-

“吱…啊!”

一阵难听的木头摩擦的响声从城楼传来,那帮‘乱民’已经开始转动粗重的转轴,吊桥在剧烈晃动中被缓缓放下;

形势变得愈发危急,李昪心燎如火,偷偷瞟了一眼王景仁却似一派镇静,也不知是真镇定还是假镇定;情势危急,再也顾不得面子;

“咳…”李昪咳嗽了一声引起了王景仁的注意

王景仁望向李昪道:“汝可是有话说?”

李昪道:“大将军可是要坐以待毙?”

王景仁冷冷道:“汝待如何?”

李昪一振身形朗声道:“眼见城门不守,需正面阻击,合则两利,伏击之!”

王景仁脸上冒出一丝疑惑的表情,他没想到李昪会如此‘大度’的直接提出来和解,同时心中也不由的对这位‘心腹爱将’另眼相看起来,“拿得起放得下此为真男儿也!”

只是长久以来大将军的威仪不容得他放下架子,冷声答道:“可!”

“吱…啊!”城门开始有打开的迹象。

城楼上‘乱民’异常凶悍,王景仁精锐亲卫竟然久攻不下,两方在阶梯口来回拉锯,惨烈的战斗在那一块小小的范围内展开;

眼见城门就要打开;

李昪心中更为火急,大喝一声:“强弓营,分散两旁,弓箭准备!”

王景仁随之振臂大喊道:“儿郎们,长枪在前,刀盾两旁,列阵!”

“吱…轰!”

架在城门的横木在城外巨木猛力的撞击下轰然而断,“喔…噢!”城外传来震天呼喊声,沉重的城门缓缓的被打开,名震天下的沙陀铁骑巍然如山;

煞气冲天,乌云盖顶,两军兵阵中散发出无边的杀气,天地在这一刻仿佛静了下来,暴风雨的前夕总是那么的平静;

“杀!”

晋军阵中暴起一股震天般的喊杀声,沙陀精骑黑衣鸦兵开始缓缓加速,狂暴的战马解脱了束缚,奔雷般的马蹄声瞬间传遍整个刑州城;

“有我无敌!”

黑鸦精骑挟带着踏碎大地的威势如一股巨浪拍岸而来,手中重矛散发出慑人的光芒,护着铁甲的黑鸦重骑如地狱幽冥般,全身散发出阴幽的光芒,渐渐的…渐渐的李昪等数千梁军眼中放大,所形成的巨大威势足以震垮任何一个步卒的信心。

滚滚铁流瞬间冲过城门,怒涛般即将撞在严阵以待的王景仁步兵阵上;呼呼风声刺破耳膜;

“放箭!”

随着李昪大喝一声

“嗖——”

两簇急促的箭云朝晋军扑面射去;

“叮…”

“噹…”

一阵急促的金铁交鸣之声响彻云霄,全身覆盖铁甲的黑鸦重骑在如雨般的箭支攻击下竟然毫发无伤;

“射马脚!”

“嘶…”

一匹黑衣重骑的战马前腿一软,整个重心顿时前倾,沉重的马匹重重的倒了下去,坐在上面的沙陀骑兵飞了出去,撞在那充满尖刺的拒马上,只听喀嚓一声脆响,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几支早已等待多时的锋利长枪顿时把他捅了个对穿;

“咴律律…”

此时黑鸦重骑显示出强大的攻击力和对马匹熟练的控制力,一声炸雷般的暴喝,前排数匹马同时开始加速,猛的一跃,硕大的马蹄如泰山压顶般从上空威势降临,锋利的重矛向下一压,顿时形成一座钢铁枪林;

挟带着战马无与伦比的强大冲击力,重重的撞进了王景仁的步兵阵中,黑鸦铁骑坚厚的铁甲让梁军步兵的长枪竟然不能刺入分毫,而黑鸦铁骑手中重矛已经重重的刺了下来…

“儿郎们,拿下刑州城,全军犒赏!”李存勖已亲临城外

“嚯…喝!”

晋军士气大震,从黑鸦铁骑留下的空挡中疯狂涌入,箭支在不断的收割着晋军的性命,在黑鸦骑兵与城外中留下一点难得的空挡,形势依旧无法逆转;

王景仁大喊道:“李昪,你可先走,退到内城中去!调集兵力与李存勖一绝死战!”

李昪一怔,答道:“那你…”

王景仁大喝道:“莫作惺惺态,某随后就到!”

李昪不再犹豫,大喝一声:“交替掩护,依次后退,走!”瞬时间,李昪率强弓营士卒依次逐步后撤,顿时城门如无人之境,大量晋兵挤满了这一段小小的空间;

王景仁望着满目的晋军眼中闪现出复杂的神色,刑州城破,他的人生就已经完全没有了意义,自叛杨行密之子杨渥而投梁帝朱温以来,毫无根基的他无时不刻都处在战战兢兢之中,一着不慎,朱温就会如弃子般把它丢弃,如今他什么都没了;

“战吧!以战成仁亦为吾辈所归处!”王景仁一振身躯显现出多年征战生涯形成的霸气,拔出腰中长刀大喝一声:“死战!”

亲卫随之大喊:“死战!”

天空显现出一丝残血般的抹红,萧瑟之气回荡在整个刑州城,英雄迟暮,老当益壮;

“杀!”

前排长枪兵悍不畏死的迎上前去,以身体构成了一座枪林,刀盾兵,不顾生死地滚而去,试图砍断马脚,惨叫声、金铁交击之声,生命在这一刻变得如此脆弱…

煞风吹乱了那稍显灰白的长须,王景仁依靠着一柄长枪巍然而立,晋军实在强悍,一轮的冲击之下不但没有能够让其后退半步,反而自身损失惨重,王景仁亦身两枪,其中腹部之伤尤为严重;

鲍信上前急切道:“将军你先走,我等来断后!”

王景仁悲凉的摇了摇头道:“某命不久矣!你可先走,去找李昪,今后当忠心效命!”

鲍信眼中涌现出一股热泪:“将军,属下誓死侍奉将军,其他人一概不认!你们两个快背负将军退往内城,如有差池,要你们脑袋!”

王景仁睁目怒道:“放肆,鲍信,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将军么?”

鲍信咬了咬牙一擦眼中热泪吼道:“扶将军入内城,听到没有!”

“遵令!”

鲍信转身大喝一声:“挡我者死!”一振手中长枪迎身而上,

“呃...啊!”“嚯...吼!”

血红的残阳印得漫天花红,与那漫天飞溅的鲜血溶成一片…

“喔…噢!”

晋军传来震天般的呼喊声,大量的晋军涌入城门,刑州城已被晋军踏入脚下;李存勖身着金甲迎着残阳跨马而入城,精锐士卒两旁肃然而立,天地亦为之黯然失色…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