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混在五代当军阀

第四十三章 风沙起兮云飞扬

收藏书签 字体:16+-

史弘肇大步急速往回赶,事情比他想的更为严重,从王景仁那眼神里史弘肇隐隐看到了杀机,并且可能已经早有准备,可笑自己一干人还在等待着人家先动手;

此时他心燎如火,如果说世上有人值得他以性命去交换的话那只有李昪一人了,士为知己者死,自投军以来,他从来没有服过任何人,世上唯一能够让他心服的只有李昪一人;这是一种男人之间的惺惺相惜,兄弟情谊。

临行前李昪给他的交代就是随机应变,此刻小乙、史中南等众人的性命都捏在他的手中,陷阵营早已蓄势待发,先下手为强,史弘肇脸上显现出一丝狰狞

“哼!想要我们的命言之过早!”

史弘肇加速了步伐,天空此时显得昏暗异常,风中散发着惨烈的血腥味,预示着一场风暴即将来临。

“嗖——”

数声弓弦震动的响声从四周传来,身前身后数点寒芒疾驰而至,夺命菱形弩箭急射带起的破风声响彻心底,瞬时间就要把史弘肇射个对穿;

史弘肇急切之下就地一滚,躲过了这夺命一击,迅速拔出手中刀,大喝一声:

“何方贼子?”

一个长脸马面之人冷笑着从暗中走了出来,正是王景仁手下心腹鲍信;

史弘肇怒目道:“鲍信,你意欲何为?”

鲍信冷冷的看着史弘肇手臂一挥,四周围数十个精壮虎狼之士迅速围了上来,

“史弘肇,你到阎王爷那里去问个明白吧,上!”

“嘶——”数十把锋利的枪如毒蛇般朝史弘肇猛力突刺而来,锋利的枪尖上闪着慑人的光芒;

史弘肇冷哼道:“就凭这点人就想要我的命?”

“上!”

“啊…吼!”

史弘肇大吼一声,身体弓起,猛地发力向豹子一般窜向前去,手中刀化作一弧银芒朝正面一个死士劈去,

“叮!”一声脆响,兵刃交击,死士被一股大力震飞一丈远,史弘肇果然猛力无敌,史弘肇趁势欲跳出圈外,立即就有另外两把明亮的刀枪捅了过来,他不得不再次退回到圈内;

“杀!”

数十把锋利的枪再次从各个角度突刺了过来,史弘肇躲无可躲;

“呔!”

史弘肇手中环首刀旋风般扫向四周,“叮!当!”兵刃交击声不绝于耳,“噗!呲!”史弘肇的腿上还是被刺中了一下,鲜血顺着一个指大的血孔不住的流出,上身多处衣衫破碎,头发披散,形如恶鬼。

“啊…”史弘肇发出恶狼一般的吼声,手中大刀泛起一阵明亮的光芒,迅猛的刀锋带着破风声磕开两枚枪尖,纵身扑向正面死士。

“史大哥,我们来救你了!”不远处小乙带着五百名陷阵营战士蜂拥而止,鲍信顿时变了脸色,望着异常勇猛的史弘肇脸色阴晴不定,手臂一挥大喝道:

“撤!”

鲍信与数十名死士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当中,留下形容凄厉的史弘肇

“史大哥,你没事吧,”小乙关切的问道

史弘肇摇了摇头道:“没事,你们怎么来了?你们是如何知道我会被伏击的?王景仁没有派兵去围困你们?”

史弘肇连珠带炮的问话让小乙不知所措;

史中南接过话道:“哼!王景仁太低估咱们了,军中无处不是我们的人,他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我们的!他既然要如此狠辣,就休怪我们不客气!”

史弘肇挥了挥手道:“此刻正是将军危急时刻,先援助将军紧要,陷阵营战士都到齐了么?”

“好吧!你的腿…”

史弘肇摆了摆手道:“我的腿不要紧,全军整备,速从东门出城,只要一番冲锋便可令李存漳自乱阵脚,将军可脱离险地!”

……

邢州城五里外一偏僻山谷中

李存勖等三万大军已在此地养精蓄锐两日,旌旗密布、刀枪林立,各处精锐晋兵在四处巡卫,战马低头细细的嚼着地上的嫩草;

大帐中李存勖大马金刀的坐于正位,众将身旁而立,李存勖扫视力一众将领目光如电,对郭崇滔问道:

“镇远公(周德威表字)现在攻到何处了?”

郭崇滔道:“现已攻下博州,此刻正南下魏州,不出意外,十日后必兵临亶州。”

李存勖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镇远公不愧为我军之楷模,此次取河北乃我军精心策划之举,一切皆在我掌控之中;邢州城破灭在即,诸位奋勇向前,待河北一定再论功行赏。”

“诺!”众将齐声应道

前门小校飞速前来与郭崇滔耳语了一番

郭崇滔面色大展,欣喜对李存勖道:“主公,喜讯;邢州城细作来报,李昪贼子大军出城迎战李存漳将军,鏖战数场,不分胜负!王景仁毫无出兵意向,城内已散播流言,梁军人心人心浮动,正是夺城之机!”

“好,张敬达!”

“在!”

“你速带五百精锐埋伏与城下,待城中火光一起,迅速配合内应夺取城门!”

“得令!”

“李嗣源!”

“在!”

“你速起三千精骑赴邢州城支援李存漳部,务必把李昪贼子歼灭与城外!”

“得令!”

“大军起拔,务必在今夜入驻邢州城!”

“诺!”

苍凉的号角声响起,刀出鞘、马上鞍,杀气顿时冲天而起,三万大军急速朝邢州城进发…

——————————————————————————————————————————————

对不起了各位,今天太忙了,只更了一章,而且字也少,我看晚上能不能再赶一章出来,另外俺今天三江过了,太高兴了,大家用票票来恭喜我吧!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