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混在五代当军阀

第三十九章 无敌霹雳车

收藏书签 字体:16+-

远望着李昪等狂奔而去的这队骑兵,李存漳凶狠的脸上充满了狰狞,李昪一轮冲锋令他损失一营近一千精锐士卒,这不由让他对李昪的憎恨又增加了几分。

“传令下去,全军推进五百步,压迫邢州城!”

悠长的号角声再次回荡在着千里平原上,李存漳右臂向前一挥,晋军开始数个方阵依次向前推进,刀锋煞气直逼邢州城;

长枪兵在前,刀盾兵次之,强弓手再次之,李存漳等一干将领中央驻之,一切井然有序,纹丝不乱;

“下令工事营架设霹雳车,哼!看今次你该何应对!”霹雳车是此次李存漳的秘密武器,一直以来龟缩不出等得就是今天。

李存漳跨立马上俯望着整个大军,心中充满了一丝傲然之色,数日前晋王有密使到,他才确定了晋王谋取河北的意图,他明知自己只是做为诱饵来使用,但只要能够杀了李昪甚至生擒李昪一雪前耻其他什么都不重要了。

“李昪小儿,就怕你不出来,此次必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李存漳狰狞的脸冒出一丝阴狠的笑容,身旁副将只觉得寒气逼人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

城墙上王景仁遥望城下,刚才李昪獠牙营从袭扰到强攻的过程他一一看在眼中,獠牙营的精悍让他心中翻腾不已,无论骑射、游击、冲锋都是如此的熟练和强劲;虽然印象中早已知道獠牙营是一支精锐,但刚才的表现还是让他无比惊叹,同时也不停的犹豫是否该这么做。

“将军!”李昪抱拳朝王景仁走了过来,一身的金甲已是鲜血为鲜血所覆盖;

“正伦真猛士也!獠牙亦天下之精锐也!”一见李昪王景仁那阴沉的脸立即浮现出笑容,微笑迎了上去。

李昪赧然道:“将军过奖了,獠牙营初战便伤亡惨重,并且未能冲乱晋军阵形,实不是我所愿尔!”

王景仁朗身道:“正伦勿要谦虚,李存漳乃百战精兵,能够在其阵中来回冲杀全身而退者天下之不多也!”

李昇干笑了笑道:“此番李存漳像是动真格的了,精锐尽出,不知其意图,难道真要攻城乎?”

王景仁点了点头俯视城下,指着晋军大营道:“吾观其阵形,两翼承突击阵形,中军屯后,似攻城之阵形。”

李昪道:“只是属下甚是疑虑,李存漳为何明知不敌,还要以身赴死呢?”

王景仁眉头道:“某亦深感疑虑,难道其有何倚仗不成?”

“哼!不管他有何倚仗,此番定要他来得去不得!”李昪神色盎然。

王景仁望了一眼李昪略显惊讶道:“正伦不是常说要以防守至上么,为何此刻却急着出击呢?”

李昪道:“吾在房中无事时曾研析数部兵书,发现自己太过于拘泥于形势,孙子有云: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用兵之法,奇正并济方为大道。”

王景仁微笑着点了点头:“正伦真乃奇才也,短短数月能有此领悟非常人所能及也!”

“将军谬赞了!”

“大将军,你看那是何物?”副将指向远处城下晋军营中惊喊道;

“咦!此物甚是眼熟啊!难道是…”王景仁倒抽了口凉气

副将忙追问道:“是何物?”

王景仁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极可能是霹雳车,此物又名抛石,发射石弹,可射五百步,吾曾在一本旧书上看见过此物,威力很是巨大。”

副将道:“那可如何是好?”

王景仁望向不远处昂然而立的李昪缓缓道:“静观其变!”

……

晋军营中

一架庞然大物在平地拔然而起,近百位大力士的晃动下发出‘吱…嘎!吱…嘎!’一阵阵难听的响声,直听得让人心里发毛;这正是冷兵器时代大型战役的巅峰之作:投石车,古称炮烙。

小校来报:“将军,石炮已架设完毕,请将军下令!”

李存漳嘴角一动,收回望向城墙的阴冷目光:“各部位可曾检查好了?”

小校道:“都好了,将军。”

“好,给我轰他狗娘养的!”李存漳掩不住心中的兴奋,忍不住爆了一句脏话。

“得令!”

霹雳车旁,几个精赤着上身的几个士卒抬着巨大石块放在抛石框中,咚!的一声巨响,震起地上阵阵尘灰。

“预备!”

“吱…嘎!吱…嘎!”再次响起,数百个力士开始操作运转这架庞然大物;

“抛石!”

“吱…嘎!”“啪!”的一声巨响,一尊巨石犹如羽毛般朝城墙上‘飘’去,宛如一颗流星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此刻时间变得尤其缓慢,巨石在空中慢慢的飘向那青石岩壁,突然猛地加速,重重的何那青石岩壁撞在了一起;

“轰!”

一声巨响,犹如那陨石撞向那平波大海,霎那间破碎开来,绽放出璀璨的浪花,碎石纷飞,大地悲鸣,只有那空中的灰烟在预示着一切的发生…

……

城墙上

王景仁望着空中飞来一块白黑状物体,心中慑然,全身力气仿佛在瞬间被抽空了开去,此刻身体已不属于他;

“轰!”

一声巨响,大地、城墙竟然经不住的晃动起来,王景仁一个趔趄差点站不稳脚步,身旁副将赶忙上前扶住。

“啊!”

几声惨叫,处于巨石落地附近,几个士卒被飞来碎石所伤,皮肉翻飞,惨不忍睹。

随着巨石的砸落,城墙一片慌乱。

李昪此时也不由的为这庞然大物倒抽了一口冷气,心中被古人的智慧所叹服,这种杀人利器可谓天工开物啊!

“大将军,请下城吧,此处实在太过危险。”几位副将上前一齐劝阻王景仁下城墙。

李昪也上前道:“是啊,将军,此物太过犀利,大将军还是暂避为秒。”

王景仁挥袖道:“正伦可是有破此物之法?”

“呃…”

王景仁正色道:“如此,本将军与城墙共存亡!尔等可下去等候,待某死时收尸即可。”

李昪暗叹一声抱拳道:“大将军息怒,某请率大军出战!”

“好!李昪听令,即率本部强弓营、獠牙营三千步卒出战李存漳部,吾等在此恭候将军得胜过来。”

“得令!”

李昪一挥手转身大步而去,王景仁的此刻脸上显现出一丝不为人察觉的笑容。

——————————————————————————————————————————————

宋代兵书《武经总要》中说,“凡炮,军中利器也,攻守师行皆用之”,足见对投石车的重视,书中还详细介绍了八种常用投石车,其中最大的需要拽手250人,长达8.76米,发射的石弹45公斤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