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混在五代当军阀

第三十七章 金蝉脱壳

收藏书签 字体:16+-

宣布第二卷的写法转型不成功,从这章起改回第一卷的写法,请大家继续支持我

另外从这章开始主角名响应大家号召李昇改为李昪,前面的慢慢来改。

———————————————————————————————————————————————————

夜色沉沉,寒意渐渐袭人,熊熊篝火也不禁渐渐小了下来,大营中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平静。

李存勖全副武装跨立马上,放眼不远处杨师厚大军,心中充满豪气,遥指晋军大营笑道:“估计此刻杨师厚正在大帐中作乐吧!”

众人大笑;

副将应和道:“待我军攻下邢州,让那老儿哭都来不及!”

李存勖正色道:“此番计划需谨慎,绝不可有一点马虎,营中可都安排仔细了?”

郭崇滔肃然应道:“已都安排仔细,营中各处都设置假人,各处旌旗连营,远望决看不出与往日有所不同。”

“嗯!告诉李嗣源将军,两千轻骑要不断袭扰杨师厚大军,尽可能的拖住其步伐半个月以上。”李存勖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那时候镇远公想必已经兵临亶州了吧,杨师厚就是想援兵邢州也得考虑考虑自己的后路了!”

郭崇滔点点头微笑道:“此番河北可定!天下再不是朱温一家之天下矣!”

李存勖扫视身后,无论将领还是士卒个个精神抖擞,不由豪气大发,大声喊道:“众将士可准备好了?”

众将齐声应道:“谨遵晋王令!”

“拔营,回师邢州!”

……

清晨,李昪从宁儿的玉藕般的手足纠缠中脱离了出来,就算在以前那个世界他都没有如此的放纵过,回想下几个月的经历,恍如梦境;

他还依然清晰的记得在穿越前不断做的那个梦,自己双目尽赤,身负重创,全身被血所覆盖,身后跟随自己多年的部下悉数身亡倒地,以手中断刀支撑着即将倒地的身躯,四周敌军围了上来,手中刀枪的锋芒闪乱了他的眼睛。

难道等待自己的命运将会是那样么,李昪的心不由的紧紧的抽了一下,这个时代人命贱如狗,别说现在只是个受制于人的二把手,就是算是当了大将军又怎么样,还不是被别人想杀就杀,命运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才是最安全的。

“必须得找个地盘了,接下来的十几年时间是梁晋争霸的时间,再过一年朱温一死,梁基本上就不是晋的对手,邢州乃四战之地,肯定不是做根据地的理想之地,难道真的附会历史去做杨行密或者徐温的养子?”李昪摇了摇头,如果他肯卑躬屈膝的话早就拜王景仁做干爹了,如今也不至于把自身置于险地了。

洗漱了一番后一扫脸色阴郁之气,正要出门,马六急促来报:“头,李存漳有动静了,今天一大早摆出阵势似要攻城,大将军叫你过去商议军事!”

李昪大步来到议事厅,王景仁等一干将领早已等候多时,李昪抱拳道:“大将军!”

“正伦,来的正好,快坐下!”

众人分主次坐定,王景仁一清喉咙,振声道:“今早李存漳一出反常,大举出动,似要攻城,各位分析下此番举动是否有何蹊跷?”

一名裨将道:“邢州城坚如磐石,更何况我军亦有二万兵马,李存漳如想凭他那二万兵马来攻下邢州城简直痴心妄想!”

参军道:“难道李存勖大军要来大举进犯?”

王景仁挥了挥手道:“如李存勖敢来定叫他回去不得,此刻李存勖大军正在大举进犯相州,杨师厚大将军正率大军抗之,如李存勖回师邢州,杨将军则尾随其后,吾等再出精兵断其后路,则晋贼无生路矣!”

众人明悟,参军道:“是也!魏、博亦有近万兵马,三面合围,李存勖小儿必无处升天!只是李存漳亦是久经沙场之人,为何明知是不可为而为之呢?”

众人默然,王景仁望向李昪,见李昪一言不发遂问道:“正伦似有定论,可为我等解惑否?”

李昪一振上身朗声道:“天时地利人和俱在我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无需惧他!”

众人齐声应和,其实此时李昪心里想的却是如何保存他这万余兵马,人都是有私心的,这万余兵马是他在这个乱世唯一的倚靠,是他用来抢地盘的本钱,一旦失去他将一无所有。

王景仁点点头道:“正伦,你与李存漳多次交手,此番由你领兵去试探下李存漳的虚实如何?”

“遵令!”

李昪起身大步朝校场走去…

山坡上二千獠牙众就像把出鞘的宝刀,锋芒毕露,李昪静望着推进了数里的李存漳大营眼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回望着身后部众也都蠢蠢欲动;一股发自心底的嗜杀之气颜露于表;

凶狠的恶狼是该尝到新鲜血液的时候了,经过几个月的圈养,獠牙营已经长出长长的獠牙,是时候该打磨打磨了,只有把獠牙打磨锋利了才是一头合格的恶狼。

李昪转头对身后的药元福道:“广为,你看獠牙营与李存勖的黑衣鸦兵孰弱孰强?”

药元福道:“依我看来,黑衣鸦兵要强一点。”

李昪诧异,他到不是诧异这个回答,而是诧异药元福会如此直接的说出来,遂继续问道:“可有理由?”

药元福道:“其一李存勖黑衣鸦兵天下闻名,乃百战精兵,而獠牙营虽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可毕竟所战不多;其二黑衣鸦兵大部为重骑兵,且有轻骑、步兵为之相辅,配合威力无穷,而獠牙营俱是轻骑。不可与之同日而语。”

李昪不由的重新估量起药元福来,此人不但勇力并且熟悉战阵,是不可多得的一员将才啊!于是问道:“如让你领獠牙去与李存勖黑衣鸦兵对战,你可有办法打败他们?”

药元福道:“如让我去领獠牙与黑衣鸦兵决战,我有信心让其大败而归。”

李昪惊讶道:“哦!快说说看。”

药元福挺胸自信道:“我军轻骑,可以速度先疲之筋骨,拖乏其身,以骑射之术击其弱处,逐一消灭其辅助军力,再寻一空旷以散兵战术处与其决战,则敌可破!”

李昪不由大惊,此刻药元福说的不正是后世著名的运动战、和麻雀战的翻版吗,也正是横扫欧亚大陆的蒙古铁骑的战法,当年蒙古没有重骑兵,清一色弯刀皮甲,以长途奔袭和袭扰打垮了无数支号称‘无敌’的骑兵。

“好!从今天以后獠牙营就归你统管了,不过你要给我打出獠牙营的威风来!”

“谢将军赏识,属下肝脑涂地!”药元福眼中满是兴奋,对一个刚加入精锐部队就能够担任高位的的人来说这是无比的荣誉。

李昪朝身后一扫,一股豪气由丹田直冲上来“熬…”一声长啸激得众人血脉沸腾

“獠牙锋锐!”

“獠牙锋锐!”喊声震天

“杀!”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