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混在五代当军阀

第三十一章 妾名宁儿

收藏书签 字体:16+-

大战来临,仿佛空气中都充满了一丝肃杀的味道,连空中的鸟儿都扑腾着飞不起来了。

夜色如幕,黑暗笼罩整个天宇。

在巡查了邢州城中防务之后李昪走向士卒营中,这具身体好像习惯了征伐生涯,一天的刀马劳顿丝毫没有让他疲惫;

“将军!”一名巡夜的卫兵见李昪的到来不由的挺直了身子,眼中充满了敬畏之情,对这位英武传奇的将军在邢州每个士卒心中都仿佛无敌一般的存在。

李昇微笑着朝卫兵点了点头,示意不要声张,大步走了进营去。

望着酣睡士卒横七竖八的样子李昇笑了,这才是真实的生活,这才是真实的人生,望着这些质朴的士卒他仿佛记起了小时候,在随爷爷奶奶生活时的情景;

上前为士卒拉了拉被子后转身走出营门,营房中几个装睡的士卒眼中不由留下了泪水,从来没有一个将军能像李昇一样如此爱护士卒,更何况是一个英勇善战的英勇将军。

在巡视了几个营房之后李昇立即返回将军府,本来李昪想于士卒一起住在大营,但王景仁道:“将有将威,不可于士卒同眠。”

于是李昪不得不搬到了将军府,在里面王景仁单独给他布置了一个小宅院,派了两个小婢为他打理平常的生活,李昪并不抗拒这一切,什么平等、什么自由一切都是狗屁,拳头硬才是道理。

推开门大步而入,两个婢子迎了上来为李昇卸袍解甲,拍去一身的尘埃,一个婢子递上温水,李昪接过毛巾擦洗了一遍,李昪顿时全身轻松不少,心中感叹还是有人伺候来的舒服,也不知道当皇帝的每天怎么享受的,不知道是不是大便也有人伺候着,想到这里李昇不由的一阵恶笑。

一切收拾完毕李昪挥了挥手道:“你们下去歇息吧!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

“是,将军。”两人小心翼翼的退出了房间,随便关上了房门。

扭了扭脖子活动了下关节,走向卧房,推开房门,一阵靡香之气扑鼻而来,房间锦绣一片,与昨天如天翻地覆般的不同。

望向里厢李昇不由的大吃一惊,一个丽质的少女俏生生的立在床头,双目含春,默默的望着李昇,软软的一个躬礼,柔声道:

“将军,妾已待多时了!”

说完这句话少女脸上飞起一抹绯红,娇艳欲滴,李昪大大的咽了口吐沫,长久以来的和尚生涯让他腹中之火憋了许久,此时犹如火山爆发般直往上冒,眼睛死死的盯着少女,此女明显是经过一番经心打扮的,清秀的脸上粉黛微施,红唇诱人,强压下腹内火气道:

“你是谁?”

“妾名宁儿!”

“你是如何来的?”

“大将军令我从今天起伺候将军寝睡!”温软的声音不断的从这名叫宁儿的女子口中传出,听的人混身酥软。

脑后顿时冒出一股凉气,这明显是王景仁的安排,但到底是贿赂还是监视呢?这两种情况最好都不要碰这女人,把他送回去?不可能!这等于打他的脸;

“将军,妾为你宽衣!”女子迎了上来,身上发出阵阵迷人香气。

李昪眼中精光猛闪,脑中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听闻将军于敌阵中三进三出,如入无人之境,可谓真豪杰,小女子仰慕已久呢!”

“豪杰!是啊,我李昪堂堂七尺男儿还怕这些么!”想到这里李昇不由的暗自羞愧,刀风箭雨都过来了还怕一个小女子么!

“哈哈哈!宁儿,好名字!来,为本将军宽衣!”一想开李昪豪气大增,他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有佳美在前哪有不动心的道理,腹内火气早已蠢蠢不安。

“宁儿今年多大?”

“禀报将军,妾今年已满十七。”

“哦~家中还有何人?”

“家中已亲人,只余贱妾一人。”宁儿神色黯然。

“你服侍本将军可是自愿?”

宁儿脸再次飞过一抹红霞,低下头弱弱道:“将军英武不凡,妾不胜自喜。”

“哈哈哈!”李昇大笑着一把抱起宁儿,温香软玉在怀李昇不由一阵心猿意马,腹内火气再上三分,奔向锦床把宁儿往**一丢,一声娇哼!

“请将军怜惜!”

李昇此时火气四冒!哪管什么东南西北,脱掉一身累赘,充满爆发力的流线型肌肉**在空中,几道长长的刀疤显得格外狰狞。

宁儿一声娇呼,脸颊绯红,从未见过如此漂亮健壮的男儿家身体她心如鹿撞。

男人最喜欢看女人被征服的样子,李昇也不例外,看到宁儿羞不自禁的样子李昇一下到了爆发的临界点。

‘嘶’的声一把撕开宁儿的那微薄的衣衫,白玉羊脂般的躯体横卧在李昇的面前,白润丰满的酥胸,堪堪一握的细腰和那微微绒毛的深幽细谷,这一切看的李昇血脉喷张;

‘吼!’李昇一声恶吼,双手抓起宁儿抱在怀中,一只充满老茧的手抚上那酥挺高峰,一只手探向那幽密深谷;

“嘤咛!”一声宁儿的小嘴中微微张开,滴落滴滴唾液而不自觉,那绯红已飞过脸颊覆盖脖颈,使得宁儿整个人看起来如堕入粉红云雾般妖娆动人。

李昇的魔手不停的在那细嫩处活动着,宁儿口中嘤咛声逐渐的变成了呻吟声,李昪抬手定在空中,带起一缕晶莹的细丝,调戏道:

“宁儿,你瞧这是什么?”

宁儿娇哼一声倒在李昇怀中不肯抬头,红雾以蔓至胸口。

把宁儿摆正位置,褪去里裤,**怒龙立即得以解放,在空中弹动着,宁儿不由一声惊呼:

“但请将军怜惜!”

“喔…哦!”“嗯哼!”两人同时发出一阵闷哼,爽快的感觉如电流般迅速击遍全身,酥麻的让人发疯,白缎上片片落红;

心中一片激荡,李昇在心中大喊道:“此生足矣!”

狂乱中,李昇将宁儿地娇躯重重摁在锦褥上,强壮地铁臂粗暴地扳开宁儿丰满地双腿,雄壮地身躯重重地压了下来;

宁儿心中一颤,感到自己被狠狠抽空,然后又整个填满,蚀骨地销魂滋味潮水般袭来,再也忍受不住这种销魂的滋味,狂乱呻吟起来…

————————————————————————————————————————————

希望别被人告才好--!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