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混在五代当军阀

第二十五章 升龙

收藏书签 字体:16+-

凛凛寒风吹不尽男儿满腔血气;

史弘肇粗壮的手臂紧紧的抓住李存漳,刀架在他的脖子上,眼睛紧盯着围拢来的李存漳侍卫,景延广持强弓拉成满月,只要有人稍有异动他会毫不犹豫的射出去。

李存漳面无血色,架在脖子上的利刃紧紧的贴着皮肤,只要稍一动弹,脖子就会被割成两半,左肩伤口已经迸裂开来,鲜血在不断的渗了出来。

李昪傲然屹立在晋军阵前,抬头望向已被史弘肇挟持的李存漳,冷冷一笑:

“李存漳将军,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你待如何?”李存漳双目圆睁。

李昪眼角扫了下谷中近万晋兵道“将军令麾下抛下兵刃,尽数撤出谷中。”

“休想!你杀了我吧!今日某与你玉石俱焚!”

李昪大喝一声:“李存漳!你我同是带兵之人,你我生死不重要,可你我生死之后,这些跟随你多年的弟兄怎么办?”

李存漳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下应声道:“你是何意?”

李昪道:“你还不明白吗?一旦你我身死,麾下士卒等待的只能是被屠戮的命运!”

李存漳怒道:“休要胡言!只要将你等残兵悉数灭于谷内,晋王必定会赏赐我部下兵将,何来屠戮?”

李昪微微一笑:“真会如此么,主将身亡,罪及士卒,更何况以万余兵力灭吾数百并不见得是什么光彩的事,我料晋王必定大怒,将军以为然否?”

李存漳脸上露出了忧虑之色,缓缓道:“汝待如何?”

李昪挺了挺胸膛朗声道:“将军下令全军退出三原谷,稍后便送将军出谷,不过马匹要留下。”

“所言当真?”

“当真!”

“好,姑且就信你一回!”朝对侍卫喊道:“传令下去,诸军退出三原谷,于谷外两里处候命,如半个时辰尚不见某回,便奋力攻之。”

片刻间,晋军依次轮番排阵退出三原谷,谷中顿时空荡了起来,只留下近万梁军俘虏,望着晋军逐步消失在视线之外,这近万俘虏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许多人抱头痛哭,这么多天的苦难终于熬过去了。

“李昪,你可要守信!”

“那是自然,化元、航川,快把李将军‘请’下来。”

……

近距离的面对着’死敌’,两人沉默了,潇潇冷风扑面,‘死敌’在互相的打量着,似乎想从眼睛里看出这个人的不同之处。

“将军实乃豪杰也!”李存漳发出感慨,

李昇抱拳道:“过奖,将军亦豪杰也!只希望以后不要再相会。”

李存漳眯起细眼,抱拳道:“希望如此,告辞!”

“且慢!”

“嗯…你可要反悔?”

李昪微微一笑没有作答,朝身后喊道:“来人,给将军牵匹马来。”李存漳也不作答翻身上马飞驰而去。

景延广凑近前来不解问道:“将军,为何放他归去,万一他反悔再次围困咱们,可不都全完了么?”

李昇望了一眼蓝色的天空,意味深长的说道:“不会的,李存漳不会拿他的全副家当来赌的。”

景延广追问道:“这是为何?”

李昇望了一眼史弘肇,笑了笑对他说道:“化元似已明了,可与航川解释一番。”

史弘肇老脸微红,朗声到:“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我方士气大振人员增数十倍,如强行攻击的话必定伤亡惨重,并且李存漳骑兵尽失,他再没有把握能够全歼我等;二是如果我们不管这近万俘虏,强行突围去在伺机反击,突袭火烧他的老营,断他粮草,晋军将心大乱,不攻自破。”

李昇摇摇头微笑道:“火烧其老营倒没那么容易,李存漳留有数千兵马在老营,我们去必定讨不到好;一是其没有把握能够留得住我们,另外一个李存漳不敢全力来攻的重要原因是南岸王景仁大都督已预备渡河,他如果再不走的话就要真的走不了。”

“真的么,大哥?大都督就要渡河了么?这么说我们快要胜了!”小乙在一旁听到这个消息高兴的跳了起来。

李昪翻身上马,拽动缰绳,在这近万梁俘面前傲然而立,鹰一般的眼神扫过这群历经磨难的俘虏。

在李昇的眼里,这群梁俘明显与以前有了很大的改变,充满了生气和斗志;

“你们是好样的!”

李昇的这句开场白引起了底下梁兵的注意,因为从来没有人对着俘虏说一句赞扬的话。

“在晋营中这么久没有投降就说明你们是真正的好男儿!有男儿的骨气!”

底下的俘虏有人开始热泪盈眶,这么高的评价对于一个俘虏说是不可想象的,底下有人喊道:

“将军,你真的这样认为么?”

“对,打了败仗不是你们的错,是为上者的无能,丢下士兵独自逃跑的将军不配当将军,我李昪发誓从今以后再不会丢下一兵一卒独自逃生!”

底下梁军开始沸腾起来,景延广趁机上前喊道:“将军威武!誓死追随将军!”

史弘肇上前一步亦大声喊道:“将军仁义,誓死追随将军!”

身后剩下的三百‘獠牙’精兵跟着齐声大喊:“誓死追随将军!”

“誓死追随将军!誓死追随将军!”谷内顿时爆发出雷鸣般的呐喊声。

李昇跨立马上遥望那碧蓝的天空,傲然而视,疾风刮的衣袍猎猎作响;此刻,李昇在这个乱世才真正的踏出了第一步…

-----------------------------------------------------

唐末王仙芝和黄巢领导的农民起义削弱了唐朝的统治和国力,导致了自公元907年到公元960年唐宋两朝之间53年之久的分裂割据。黄巢农民起义军的叛将朱温,见唐朝衰朽,便趁机灭了唐朝建立了后梁。但他时运不济,遭到了‘忠心’事唐的李克用、李存勖父子的坚决反对,双方在北中国厮杀拼斗了30多年,中原陷入一片血海之中,江山凋敝,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

“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形象地描述了唐末五代时的乱象。李存勖按其父李克用的遗愿收复幽州,北逐契丹,攻灭后梁,终于在923年建立了后唐,以示延续唐之命阼。其立马中原的英雄传奇、风云际会的时代豪歌、硝烟中崛起的系列壮剧和迅速演化的个人悲剧,亘古之未有。

《资治通鉴》因此把他和后周世宗郭荣(本名柴荣)并列,誉为五代十国时期的帝王双璧。***也盛赞李存勖为天纵之才,说:“生子当如李亚子”。可就是这样一位盖世英雄,励精图治的贤明君主,却因为自己的戏剧爱好而死于非命,令人扼腕痛惜,读史者不可不思之再三。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