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混在五代当军阀

第二十一章 李存漳的反击

收藏书签 字体:16+-

晋军大营内,狼藉一片,残破的营帐,散乱的辎重,大量的伤兵靠着角落痛苦的呻吟着,各部士卒在不停的穿梭着收拾残局。

中军大帐此时也同样残破不堪,里面的物什没有一件完好,李存漳坐在唯一剩下的一个稍显完整的座位上目光阴冷。

如果说前几次败于李昇让他暴怒异常,此次再败于李昇则让他充分的冷静了下来,再没了往日的狂妄。

身为老晋王李克用钦点的十三太保之一,想当年是何等的威风,如今竟然败于一个小小校尉的手下,是可忍孰不可忍。

身旁侍卫见平常狂妄的见自家将军如此反常的表现,忍不住上去问道:“将军,可有何吩咐?”

李存漳蓦然转过头来,阴冷的眼神直刺入侍卫心里,侍卫不由的打了个寒战;

“将军,你没事吧!”

“没事,去把胡偏将叫来。”

“是。”侍卫转身而去,片刻之间胡偏将来到李存漳大帐。

胡偏将抱拳道:“将军,有何吩咐?”

“是时候反击了,你去准备下,李昪小儿吾誓要啖汝肉、喝汝血。”李存漳满脸横肉的脸上再次显现出一丝狰狞。

“是,将军,不过我贼军俱是骑兵,而我骑兵不足,如我强攻,恐怕李昪会望风而逃,何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嗯…嗯,是何解释?”

副将凑上前来,如此如此的解释了一番,李存漳眉头大展,大叫道:

“好计,好计,如此可让李昪死无葬身之地,来人,把孙良给带上来。”

……

阳光灿烂,春光明媚,只可惜无美人相伴,话说来到这个世界近两个月了,还没见过这个世界的女人,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女人是不是真像‘那个世界’网上图片里那样不堪入目,此刻李昇正坐在一颗大树的树枝上晃晃悠悠的好不逍遥。

连续的胜仗,手下部队的整合,返回梁地有望,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这不禁让他飘飘然起来,想不到在‘那个世界’里一无是处的自己能在这里搞风搞雨的,虽然这不是自己的身体,但自己毕竟还是个人才啊!想到这里他不由的偷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传到下面的士卒的耳中,不由的疑惑“将军何事如此高兴?唉,管他呢,将军高兴的事就是我高兴的事。”随即也跟着傻笑起来。

“报将军,孙良校尉回来了。”

“什么?”李昇差点没从树上掉下来,以前也见过无耻的,但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临阵逃脱以后还好意思跑回来。

“走,带我去看看。”

眼前的孙良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仅剩的一件粗布衣衫已成了一条条的破布,污泞的脸上一块一块的泥迹,身上各处淤痕。

“孙校尉,何至如此啊?”

孙良跪地放声嗷嗷大哭:“将军,我等为李存漳骑兵所伏,张校尉、王校尉等悉数身亡,余仅以身免。”

李昇脸色冰冷,眼中透出一丝杀机,鄙夷的说道:“因此你就回来了?”

“唉!惭愧,惭愧,只求将军不计前嫌,收留在下。”附身下拜。

李昪冷冷的望着地上的孙良,心中有如油滚,他心善可他并不是个心软,对于背叛自己的人从来都是‘一刀两断’,眼中不由冒出一股火焰。

史弘肇踏步向前怒声道:“此等反复小人留不有何用,杀了了事。

“对,对,杀了!”周围士卒齐声喊道

李昪来回的度着方步,杀还是不杀让他疑虑不决,不杀对不起手下将士,杀了这好歹也是条人命,人总有害怕的时候;眼睛一转,生出一计。

“唉!”李昇故作叹息,道:“孙校尉,为了证明你的真心,你可愿为这九百将士谋一条生路否?”

孙良望着李昇那鹰一般的眼神不禁的一哆嗦;

小心问道:“不知将军所谓何事?”

“如今我等形势大好,李存漳骑兵已被我们打残,只要一人渡河联络上王景仁将军,一旦大军挥师过河,可一举破灭贼军,此事乃大功一件啊。”

见孙良犹豫再三,史弘肇、景延广两人凶神恶煞的向前一步,怒目横视,像是在说不答应就一刀砍了你。

孙良轻叹了口气无奈道:“某愿往!”

待孙良走过,景延广上前问道:“将军,此等小人为何不杀他,他委派他如此重任,万一误了大事怎生是好。”

李昇微微一笑道:“我料此人比不会前去,你派人去盯住他,看他前往何方。”

“原来如此。”转身大步而去。

李昇一挥披风朝林中喊道:“兄弟们,把你们的马喂饱咯,刀磨利了,看来今天又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

晋军大营

李副将正“将军,一切已安排妥当了,只待鱼儿上钩。”

李存漳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缓缓说道:“你说李昪会上钩吗?”

偏将肯定道:“肯定会上钩,依河滩之战及平原之战可看出李昪的秉性,李昪绝对不会不顾这万余梁俘的。”

门前小校来报:“报将军,孙良回来了。”

李存漳额头青筋暴起:“什么,这个蠢货,怎么回来了,带他进来。”

孙良一头跪倒在地:“将军,小人无能,请将军责罚。”

片刻后孙良被带进大帐,李存漳冷冷的望着孙良,“如何回事?”

“某观李昪面色,似已接纳,奈何其属下具反对甚烈,遂派小人渡河联络王景仁,欲率大军渡河夹击将军,将军提防啊!”

“哼!再给你一次机会,去跟李昇说,今晚我李存漳会在三原谷坑杀梁俘。”

“啊!将军,这…这!”

“速去,不然你会跟你的两个同僚一样的下场。”李存漳眼中阴狠的的眼神吓得孙良连连倒退。

待孙良离去后李存漳问副将道

“好,内应如何了,有消息了没?为何昨晚李昇夜袭大营没有通报。”

“昨晚传消息与细作了,说是那晚是李昪临时起意,来不及通知,也可能是内应品级太低,第一时间不能得知。”

“嗯!告诉他,今晚务必把李昪带往三原谷。”

“遵令!”

李存漳缓缓的转过身去,挥了挥袖子,嘴角露出一丝难言的笑容…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