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混在五代当军阀

第十七章 蓄势待发

收藏书签 字体:16+-

这休整的这几天里李存漳出乎意料的没有丝毫动作,而这也正好符了李昪意,麾下士兵在这几天里得到了充分的修养,李昪的伤势也完全恢复,其间李昪在不断的考虑怎么增加战斗力的问题,怎么才能把底下士卒锻炼成为符合游击战的标准。

梁军编制基本上是承袭唐末编制,以军号为准,上令下行,一层一层对上负责,这种编制军队的方法在古代冷兵器的时代是最为常见的,因为在战斗中两军通常都是摆开阵型互相冲击厮杀,采取这样的编制能够比较有效的保持队伍的齐整,但这种编制在战斗中往往缺乏灵活性,指挥上极为不方便,在战斗时一个地方的失利就有可能引起全军的崩溃,像河滩之战中梁军阵营被沙陀骑兵一冲就散乱异常,各个击破,最终败亡。

李昇尝试把士兵分成许多个小组合,就像他玩星际中人族的枪兵组合,一个喷火机甲兵、一个机枪兵再加一个医疗兵成为一组,发挥出来的威力比三个单兵各自作战的威力起码强了三倍;

也像当年黄巾军中的三才阵,每个阵中配备一名老弱病残、一名强壮士兵和一名武艺高强的刺客,老弱专门用来做炮灰,身强力壮之士用来牵制敌人,而刺客专门在暗处一招制敌,就是这个简单的阵法让当年黄巾横扫了大半个中国。

“将军,你叫我!”史中南静静的肃立在李昇身后,等待这李昪的命令。

李昇转过身眉头一展,轻声道:“那个彦参军送走了么?”

“送走了,将军。”

“嗯!”李昇望了一眼史中南似是欲言又止,于是问道:“你可是有话要说?”

史中南正色道:“将军,此后吾等欲向何方?”

李昪道:“你可有好的建议?”

史中南抱拳:“属下认为此刻我九百部众乃孤军,如无根之木,始终不是长久之计,应当派人联络我南岸大军,里应外合一举击破李存漳部才是正道。”

李昪挥了挥手沉声道:“此刻李存漳已率大军攻魏州,周德威骑兵取贝州,我料南岸大营中军不多矣!如冒然渡河,实非明智之举!”

史中南急道:“如再此地困受,不出半月我们将不功而亡啊!”

李昪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云辉莫急!终归会有解救之策,不过到也可以去更南岸大营去联络下,只是苦于无合适之人选!”李昇摸了摸下巴,眼中闪出一丝狡诘的神色。

“某愿往!纵身死亦不悔!”

“好!若云辉前去,我就放心了。记住,一定要见到王景仁大都督,附耳过来…”李昇对着史中南如此如此耳语了一番。

……

晋军大营中央大帐

李存漳来回的急步走动着,彦参军正跪在李存漳脚下瑟瑟发抖

李存漳猛的转过头饿狼的眼神直吓得地上的彦参军猥琐在在地,喝道:“李昪贼子是何居心,你和他是何关系,居然三番两次把你给放了回来?”

“将军,不关小人的事啊!小人可真没给你丢脸!”此刻彦参军涕泪皆下

“哼!令吾丧失大部精骑!定是汝从中报信,今日饶你不得,来人!”

“将军,将军饶命啊…”彦参军如杀猪般的叫了起来,下有精壮卫士把地上的彦参军拖将出去;

“将军,将军,我有机密要报,我有机密要报!”

“停!”李存漳一听有机密两字不由兴趣大增,度了几步斜眼问道:“有何机密,快速速道来。”

彦参军见总算捡回一条命,不由长舒了口气,狠狠的咽了口吐沫道:“吾曾在夜里偷听到贼酋李昪与其部众商议欲与南岸逆贼大军联络,里应外合侵犯我大营。”

“哦!有此事。”李存漳陷入了沉思,此番晋王取魏州,河对面梁军定要调兵援助,对岸剩下的贼军绝不会超过万人,极可能是王景仁亲自驻守;贼酋李昇率大部过河是不可能的,但派个别人渡河联络王景仁大军还是存在成功的可能性。

李存漳是个猛人,但绝对不是个蠢人,数次败于李昇手下让他恢复到清醒的状态,再加上他还有大部分实力在手,鹿死谁手言之过早。

冷冷的望了一眼下面畏畏缩缩的彦参军,不由的感到一阵厌恶:“哼!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拉下去重责四十军杖!”

……

树林中,李昇正与史弘肇讨教武艺,他从来没习过武艺,自熟悉这具身体以来,只是凭自己的本能来战斗,此刻正好趁这个机会向高手讨教一番。

“化元(史弘肇表字)当真猛士矣!”

“将军过谦了!将军亦是世少有之壮士啊!”

俩人互望一眼,相视大笑,平原一战史弘肇对李昇的隔阂尽去,识英雄重英雄,惺惺相惜矣!

“将军,那天你所歌是何名称,何人所作,吾依稀记得那句‘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当真让人血脉膨胀!

李昇只觉得耳根有点发热,诺诺道:“咳…咳,那是我听人所歌,亦不知其名,好似叫《男儿行》。对了以后就叫我正伦吧,叫将军未免显得生分了。”

“理不可费,不妥,将军!”史弘肇躬身应道。

李昪摇了摇头,也没有再强求,这个乱世虽说以杀伐定天下,唐亡不久,传统礼仪还深深的印刻在人们的骨子里,如强行要求他改变什么反而适得其反。

“化元,你觉得我的‘三三阵’如何?”

“将军真是治军之奇才,此等编制阵法使得军士战力大增,且再不会出现将亡军馈之现象,请将军以某练兵,不出数月,定为将军练出一支铮铮铁军。”

“呵呵!化元有次心某颇感欣慰,如果将来有一日能够统领数万大军,定拜化元为将军。”

“某肝脑涂地!”

李昇上前一把紧握住史弘肇的手说道:“让我们携手闯出一片朗朗乾坤来。”

“哈哈哈,走去看看士卒操练情况。”

两人来到林外不远处平原,这里成了一个临时的练兵场,景延广等几个最早跟随李昇的老校尉正按照他的要求,把士兵们分成一个一个小小的三才阵,小三才再组成一个大三才阵,最后整个队伍组成一个九百人的大型三角形战阵。

在‘前世’的经验中,只有三角形是最稳定防御力最强并且最附有攻击性的阵形,更为重要的是可以随时转换攻击方向,让一角牵制敌人,另外两方迂回包抄,三点攻击一点则胜算大增。

景延广暂时还是在步下操练,如果一旦这个阵法操作熟练,再把这个战术运用到马上,则又具备了速度和强机动性优势,李昇想想都觉得兴奋。

但这肯定不是一日之功,看手下士卒操练极为扭捏样子,李昇不由的一阵苦笑,这群本质上还是农民的兵的素质毕竟不高,要把这套阵容完善可能要花费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可惜了从河滩之战一直跟着自己三百老兵啊!

“化元,要不要去试试三角阵的威力?”

史弘肇摩擦双手,跃跃欲试。

“景延广,你带两个人用咱们的新阵法和史校尉过过招!”转身又对史弘肇道:“化元,你可要俩人帮手?”

史弘肇大步而出,摇了摇头自信道:“不用!”

众人散开让出中心一块场地,史弘肇于景延广三人对峙站立,由于是演练,都没有拿兵器,史弘肇大吼一声:“来!”

三角阵以景延广为箭头朝史弘肇射去,疾速的身形带起地上一阵灰烟,史弘肇眼中精芒一闪,一振臂膊,不退反进,劲爆的拳头激起阵阵破风声,硕大的拳头朝景延广砸去。

眼见史弘肇的拳头就要击中自己,景延广突然停顿,和后面一人转换位置,变成了到三角形,俩人对史弘肇形成夹击之势,一拳一脚朝史弘肇重击而来,史弘肇躲闪不及,只好用双臂架挡,景延广见机不可失,暴起一脚朝史弘肇小腹只踢过去。

好个史弘肇,一声大喝,纵身跃起以脚对脚踢向景延广而去,‘砰’的一声巨响,俩人互退了三步,景延广却是经受不住这股力量被踢倒在地,旁边俩人抓住机会趁史弘肇还没有落地之际一拳一腿朝史弘肇攻去…

尘埃落地,比试终归结束,周围士卒呼声大起,如此酣畅淋漓的比试让他们看的如痴如醉,并且更加坚定了对李昇三角阵的认识和信心。

史弘肇满身大汗的朝李昇走来,抱拳道:“将军,三角阵确实不凡,某不是对手。”

望着景延广那颇为得意的脸,李昪笑了笑道:“此只比试而已,做不得真,倘若真刀真枪战场厮杀,鹿死谁手尚不得而知!”

“走,到那边去,与去那边在论论兵法...”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