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混在五代当军阀

第八章 诱敌

收藏书签 字体:16+-

红日当空,天气开始热了起来,人在斜阳下只留下长长的影子。

李存漳在大帐中焦急的等候着斥候的回报。

“发现了贼酋李昇及其残兵的踪迹么?”李存漳那狰狞的脸上充满了焦躁。

“启禀将军,自昨晚起梁军朝三原谷方向窜逃后,残兵仿佛消失了般,没了踪影,不过肯定没有逃脱我军控制范围之内。”

“嗯!今这次看你望那儿逃,传令下去,点齐二千轻骑随我‘捕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李存漳狂笑着夺门而去,在他眼里李昇余三百骑和三百只蚂蚱差不多,却忘了河滩大战是李昇给他留下的一刀之恨。

……

“头,将到敌营附近了。”李昇一行四十骑一路飞奔,离敌营不远。

“嗯,绕营而走!不予纠缠!”

随身一醒目士兵低声道:“咦!头,形势不妙,营中灰尘四起,仿佛有大队骑兵要出营门。”

“莫慌!待敌出营门。”李昇此时反而冷静下来,脑中在急速运转着,“如果此时出来的太多,自己的伏击战将是个笑话,弄不好将会全军覆没,为今之计只有分散引开了。”

“史中南,待敌军出营,你带二十人分散跑,不予沙陀人纠缠,只管四散奔逃,待正午十分摆脱晋军再回三原谷会合。”

“是,将军”,“保重!”史中南是三百骑兵中为数不多的校尉之一。

史中南望向李昇,满脸坚毅,目光中隐隐含有一丝不舍,似在说:“有缘再会了,将军!”此番分离可能就再无重逢的可能,在这乱世中,只能感叹一声,人命贱如草!

李昇也被这情景深深的感染到,史中南转身要走!李昇一把抓住他的手,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活着回来!”

远处传来一阵嘈杂马蹄声,“莫非沙陀贼子追来了?”众人顿时紧张,立即握紧缰绳,挑眼一看远处一大队沙陀轻骑兵朝这边奔驰而来,足有两千骑。

“你们快跑,其余的人随我去引他们上钩,”李昇迅速作出了指令,这么多天来的军旅生涯使得他远超以前的坚毅、果断。

“大家都要活着回去…”这句话李昇是在心里默念出来的。

……

晋军大营内,李存漳威风凛凛,威势逼人,此番率两千亲骑‘巡猎’数百残兵,可谓十拿九稳,顺便可以领略河边风光,打几头野物打打牙祭,想到这里李存漳那狰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

“将军,此番巡猎定可尽全功。”副将笑颜道

“如你所言,残兵定逃不过我骑兵铁蹄。”此次李存漳带出的骑兵虽不如晋王那支黑衣鸦兵的精锐,但已是李存漳最为得意之强兵了。

前队小校来报“将军,前部发现梁兵数十骑,询问是否追击。”

“追击!”

“将军,只有数十骑,是否…”副将谨慎的提醒道。

“将军,前部发现其中有贼酋李昇。”

“喔…全线追击。”发现李昇的消息令李存漳精神大振。

果不其然,排前的沙陀骑兵发现了他们,大队骑兵呼啸着朝李昇等扑来;李昇等按照约定分散奔逃,晋军轻骑随之分散追击,李存漳亲率一千轻骑追击李昇部。

……

“头,他们分散了,追在我们后面的还有半数。”

“好,可敢再分兵引开贼骑?”

“有何不敢?”

“好样的,算个男儿,三原谷见,驾!”两人各率十数骑分散而去。

尾随而来的沙陀骑兵随之分成两股,急速奔驰之下带起两条灰龙尾巴,好不壮观。一路狂飙之下,李昇始终拉开追兵五百步的距离,李存漳气的哇哇大叫。

“与本将军射杀那贼子”久追不果的情况下下令部下挽弓射箭,

“嗖!嗖!嗖!”数百支锋利的箭支猛力而至,却有颓然落地,奈何与李昇的距离实在太远,晋军所背牛角弓只能达到二百步的距离,始终力所不及。

风声呼呼的从耳边吹过,仿佛有许多只狼在对着耳朵呼啸。

“头,贼军还有八百余骑,”

“看样子李存漳是盯上咱们了,继续再溜溜他们。”

经过十里路程的你追我逐,李存漳终于显得极为不耐烦了;“吁...”勒马缓步停了下来,“严都尉,贼酋李昇过于狡猾,我等当分兵围剿,汝带二百骑绕道此处,于前方等候伏击贼子,千万于某活捉了来。”

“得令!”

严都尉率两百骑飞驰而去,李存漳大喝一声“众将士,随某生擒贼酋李昇。”六百骑随行奔驰而去,此时李昇等十数骑已远离更甚。

“哈哈,梁贼无路可逃了,李存漳那狂妄的声音在旷野中显得各位刺耳。

“头,贼骑只600骑了。”李昇旁边

“好,是时候了,兄弟们往回撤。”

……

三原谷中

一幕细雨从空中飘飘扬扬地洒落,飘在小乙鼻尖之上,霎时化作一滴冰水,冰冷地质感从鼻翼清晰地传来,霎时令小乙迹近麻木的神志为之一清,前方苍茫的天空中,隐隐有莫名的喧嚣透空而来…

每当想起马贼砍死双亲的情景,小乙心中绞痛不已,乱世中人命如草芥,要不然的话自己可能还在高宅大院中扶花弄月呢。

经过两个时辰的经心准备,他们挖了足够多的陷马坑,布置一条‘栈道’,在栈道两旁布置了足够多的滚石檑木。她生怕自己做的不够好,手中不肯停歇,每时每刻间都要干点什么,以平息自己内心的交错感。

从一个月前的李昇慈祥的摸着他的脑袋叫他小弟的那天起,小乙就把李昇当作了自己唯一的亲人;

“大哥,你要安全的回来,所有的兄弟都在等着你呢。”小乙在心中默念着

一点黯淡的金铁之光从前方苍茫的平原雨幕中闪起,倏忽之间。更多的金铁之光便从平原闪耀而起,以最初出现的那点火光为中心,向着两翼迅速漫延,只片刻功夫,便连成了一条延绵无尽地黑,将幽暗的苍穹与冰冷的大地分隔开来...

决定命运的一战。终于…要开始。

“肃静,沙陀贼子至已”景延广低声喝道,顷刻间,马蹄声渐渐的扩大…扩大…直至雷鸣般慑人。

“是将军回来了,快下去接引。”

李昇等十人飞驰而来,入到谷中,自有人接引上两侧峭壁。

“航川(景延广表字)、小乙,都准备好了么。”

“将军(大哥)放心,都准备妥当了,此次定要李存漳葬身此谷。

……

三原谷口李存漳部踌躇不前

“将军,前面是三原谷,此地多凶险,小心有诈。”参军进言道。

“本将军岂不知否?”李存漳狂妄的脸上充满了不屑。

“将军,可否派人去大营调兵,待军马齐整后再一举歼灭残兵?”身旁彦参军谄媚道

“笑话,残兵不过数百,我等百战精兵还怕他这点残兵么?不过倒是可以先派点人进去打探打探。”李存漳虽狂妄但却不是傻子,不然的话李存漳也不会让他统一营之兵了。

“将军英明。”

“那就劳烦彦参军你了,速带五十骑进去打探下贼兵态势!”李存漳那狰狞的脸上闪现出一丝狡诈的神色。

彦参军一听顿时混身哆嗦,差点就下马跪倒在地,他一身细皮嫩肉的从没经历过阵仗,更别说厮杀了,唯一会的就是溜须拍马,说的不好听就是贪生怕死,此番将军叫自己去打探敌情岂不是要了自己的小命嘛。

“将军,某…嗯…偶感风寒,不如叫李都尉去吧。”此时彦参军的耳根不由的红了起来…

李存漳横了彦参军一眼,阴冷的说道:“哼…叫你去你就去,怎地如此啰嗦!”

李存漳的发怒狂暴鞭挞士卒的情形,浮现在彦参军脑中,让彦参军惊悚不已…

“是是是...”彦参军慌乱的扯动缰绳奔向率五十余骑进入三原谷…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