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混在五代当军阀

第一章 战场

收藏书签 字体:16+-

天空蓝的有点不可思议,茫茫的平原显现出苍白的美丽。

随着一声震天呐喊,林峰‘回过神’来,眼前的场景让他震惊,冷兵器时代的战场、刀枪、箭、盔甲还有血…他突然觉得有点想吐。

他是非常老实本分的一个人,不抽、不喝、不嫖,唯一的爱好就是玩竞技游戏;数天前才跟菲菲分手,不,准确的说是被甩;他知道自己远远达不到她要求,快奔三的年龄了,还是每个月那两三千块钱,在这座钱如粪土的城市是远远不够的。

试着慢慢的活动了下‘自己’身体,并抬手仔细观察了握在手中的刀,这是把标准的唐刀,唐朝横刀。

他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他满场的血腥让他无所适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早晨的时候还在网吧**两个所谓的高手,怎么会来到这个鬼地方”,他努力想回忆起‘以前的事情’…

一名敌兵看到了这个情景,凶狠的三角眼中里放出了嗜血的光芒,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手中钢刀高高扬起,朝林峰的脖子劈来…

反射而来的光芒晃乱了林峰的眼睛,同时使得林峰更加手足无措,不住的往后退却着,钢刀还是劈了下来,李昪闭上了眼睛,他仿佛在这一刻又见到了死亡,死亡原来是那么的容易,

“呃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在耳边响起,敌兵倒了下去,眼睛睁的老大,里面仿佛埋藏着对这个许许多多的不甘和愤恨;

是同伴救了自己,望着战场上厮杀的双方士兵们,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一个个都像一头饿极的狼,眼睛赤红,嘴巴微张,神情突兀,这一切都令人不寒而栗。

这一刻他突然有点明白了,自己穿越了,车祸后他的灵魂被一个黑洞给吸了进去,从而附身于这具不知名的身体里,他自己的‘打量’了下自己的身体,发现明显的比以前强壮的多,这点让他颇感欣慰。

他第一次见识到冷兵器时代的残酷,他甚至还有来得及适应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在现实世界的他除了玩游戏是高手之外其他一无是处,如何在这杀伐战场生存下去是当前最大的问题。

一个又一个的敌人在眼前倒下,鲜血湿透了他的粗布衣衫,不要误会,这一切都不是林峰干的,随着敌人一个个的冲向他,自己的同伴一个个的挡在了他的前面,残臂、断腿、内脏在李昪前面堆成了一道墙。

他明白这具身体的主人可能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官,不然也不会有如此多的人前仆后继的为他挡刀。

渐渐的,为他挡刀的人越来越少,而敌兵却是越来越多,林峰开始试着拿起自己手中刀来迎敌,

‘噌、呛’,

手中刀运用的越来越熟练,这具身体的主人以前应该就是个有武艺之人,一些招式在不经意中就使了出来。

凭借这具身体出色的素质和锋利的刀他将一名名冲到面前的敌兵砍翻在地,赤热的鲜血喷了他满脸都是,他舔了舔舌头,一种快意的感觉从心底升起,他发现他开始逐渐喜欢上了这种血腥、刺激的感觉,鲜血在口中滑过的感觉非常之美妙,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原来自己有这样嗜血的一面。

两军相逢,勇者胜;最后敌军退却了,他们胜了,整个战场上只剩下了满地的残肢断骸,满天的仓云似在控诉着人类的残忍。

林峰呆呆的望着这一片被鲜血浸湿的土地一动不动,发泄过后就只剩下了空虚,他还是不能够接受自己已经穿越的事实,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想要的生活是呆在他那舒适的狗窝里爽快的玩游戏,享受着**别人的快感。

林峰玩游戏确实是个高手,不论星际、魔兽、帝国他都非常精通,他崇尚防守,他从来不崇尚进攻,对那些叫着“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的话嗤之以鼻,他认为这只是防御不到位的借口,真正的防御可以升华为艺术。

他研习了古今中外各个经典战役,发现无论那次成功进攻的进攻都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所谓的以后以少胜多都是在防御极端之差或者防御不到位的情况下取胜的,他开始研习防守,精妙的防守、运动的防守、艺术的防守;他成功了,运用到游戏当中每次都是无往不利。

“李校尉,该回营了。”旁边一面容稍显稚嫩的半大男孩躬身叫道

“哦…哦!回营,原来我姓李。”林峰暗暗道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话一出口,林峰就后悔了

“我是小乙啊,校尉,您不记得了么?”那个男孩关切的答道

“哦!咳咳…”林峰只有用干咳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夜幕笼罩,血色战场回归平静,打了胜仗,军中开始庆祝,这一晚林峰被赏赐了一斤牛肉和三两酒,而小乙只是多加了个馒头,他只是个小兵。

林峰以失忆为由从小乙身上了解到现在所处环境有多么的恶劣,这是历史上最为混乱的年代之一:五代十国。

乾化元年(公元911年),梁帝朱晃以第三子朱有珪为监军攻河北;他是李昪,此时为梁军大将王景仁前锋营一员小校。

“等等,李昪?历史上有个李昪是那个著名的戴绿帽李后主的爷爷,历史上那个人字正伦,也和这个身体的主人相符,难道自己就成了就是这个人?”

他明白以后再没有林峰这个人了,从现在开始他是李昪了,一切都从他的梦开始…

他记忆中历史上这一年梁军大败,朱有珪不谙兵法,柏乡之战、高邑之战、均大败于晋王李存勖。漳河以北之地只余邢、洺二地。

李昪此时的心沉到了谷底,来到这个乱世,在这时代人命如草芥,杀人如杀狗,自己将如何生存下去?

在接下来的战役中梁军全线败退,自己将何去何从?

历史上‘自己’是被杨行密给掳走,后来被徐温收为养子,才逐步发迹,得以取吴而代之建立后唐的,可现在的历史又好像完全不同?自己怎么会在朱温的军中?一想起那窝囊的孙子李煜就不由的一阵愤怒。

他做人从来都是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就是在玩游戏的时候他都是规规矩矩,从来没主动攻击过别人,都是在防守,等别人来攻击自己的时候才被迫反击,难道真的就这样等着徐温来收自己做养子?如果在这之前被敌人的刀砍成两半了怎么办?

“唉!不想了,过一天算一天吧,死了拉到,反正活在这世上也没什么意思。”

篝火连营,大营里欢呼声冲天而起,各军士围着篝火大声的唱着、跳着,受北方胡族的影响,近年来中原地区的百姓也开始研习胡族唱歌、跳舞风俗,在军中军士们也都以此为乐,以缓解战场厮杀的情绪。

李昪领也受到了感染,随着军士们手舞足蹈起来,通过大声的宣和来发泄自己内心的彷徨,只有这样他才能忘却自己深处异世的事实。

——————————————————————————————————————-

经过多年的藩镇割据,战乱征伐,曾经辉煌的天朝上国:大唐帝国终于倒塌了;公元907年2月,朱温灭唐称帝,建国号为梁,定都汴州(今开封),建年号为“开平”,史称后梁改名朱晃;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