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回到85年

第011章 【蟋蟀和泥巴】

收藏书签 字体:16+-

午后一两点,火热的太阳晒了家门前的小池塘都感觉冒烟了,塘边的柳叶打着卷儿,只要那不要命的知了还在树上头叫骂——“要死嗒!要死嗒!要死嗒!……”

听到知了,也就是蝉,那洪亮而带有辱骂性质的叫声,杨辰觉得知了是抗争太阳暴政的先烈,属于敢死队类型。

因为暑假到了,杨杰和杨小亮再度和杨辰、蓝蓝天天溺到了一起。

坐在相对清凉的小弄堂里,杨辰和杨杰两人头凑到了一起,两人中间的方凳上摆着一只毛竹筒,竹筒里放着两只蟋蟀。一只颜色深点,一只颜色稍微淡点,大小差不多。

“咬!咬!嘿嘿!爬到它上面去!”杨辰笑开嘴,小手拿着根芦苇扫帚上拔下来的芦苇丝,不断刺激着自己那只深黑色蟋蟀的屁股尾刺。

杨杰激动了额头上在冒汗,“铁甲将军!你肯定行的!把那只什么‘破烂777’给掀了!”

“破烂777”,是杨辰给自己抓的蟋蟀取的名字,小朋友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杨辰也不说。其实这只是用来发泄,他对当初送他来穿越的波音777的不满罢了。如果胜利了,那么就感激他给自己重新一次人生,如果被咬死了——哼,看你下次再敢空难!

没想到这只破烂777非常之争气,死皮赖脸地占据着高位,把那铁甲将军压制在自己的**威之下。那铁甲将军挣扎了两下,没把777给甩掉,最后索性怎么刺激都不动了。

“真是没用!”杨杰丧气地一扔芦苇丝,“不玩了不玩了!今天晚上再去捉只大的!就叫金甲将军!哦不!我爸爸说元帅更大,就叫金甲元帅了!”

蓝蓝咯咯笑着说:“小杰又在吹牛。”

杨杰刚要反驳,却看见小丫头在那里用只铅笔画着什么,杨小亮也在看着。

只见杨蓝蓝用一张白色薄纸压住了一个东西,在上面来来回回地涂抹着灰色铅笔。

没一会儿,一个人民币的国徽就出现了,接着是一个圆圆的硬币样子。

“呀!真好玩!让我来画一个!”杨杰立刻抢着上去要描一个。

蓝蓝哼了声,“笔和纸借你,一块钱不借你。”说着把硬币抓在手心里放到背后。

杨杰摸了摸后脑梢,“可是我没有钱啊,我爸爸妈妈不让我拿钱。”

“蓝蓝,你怎么会有钱?”杨辰好奇地问,他知道杨蓝蓝过去都不拿钱的,她父母不给。

杨蓝蓝俏皮地吐了下小舌头,说:“是妈妈给我的,妈妈说我要吃雪糕就自己买。”

这个时候杨辰家小村店的物价还很低,最便宜的冰棍是1毛钱一根,杨蓝蓝喜欢吃有奶油的5毛钱雪糕。

“蓝蓝的妈妈真好……”杨小亮羡慕地说。

杨辰知道杨小亮家里穷,母亲有病不能干重活,父亲只是个电焊工,常常没活儿,爷爷还有残疾,怪可怜的。

“小亮,等下我请你吃一个雪糕吧!”杨辰拍拍杨小亮的肩膀说。

“真的!?”杨小亮一阵惊喜,接着又露出为难的神色,“可是……可是我爸爸说不能乱拿别人的东西的。”

“我们是朋友,朋友之前互相送礼物是很正常的呀!”

杨小亮想想或许是这样的,对雪糕也很期盼,于是就点点头答应了,“辰辰你很好。”

----------`

晚上吃过饭,杨东和胡光兰一起去村中好友家喝茶聊天了。杨逢明不知道从哪里借来了四大本老旧的书,《康熙王朝》,让杨辰对爷爷的求知精神再度望而生畏。张年子则扇着蒲扇,坐在小店门口吹着晚风,下面是弧形藤条的椅子一摇一摇的。

发现家里根本没什么人管自己的杨辰突然发觉,自己生在一个很舒适的家庭。大人们根据小孩子的表现来判断应该如何管教,比如杨辰的表现是非常让人安心的,从来不做什么傻事、错事,所以他们就顺其自然地让杨辰独自活动了,即便自己还不满四岁。

爷爷这样教育爸爸,爸爸和妈妈又这样对待自己,大概这就是书香门第的一大外在表现吧。

可是天边还映着彩霞呢,杨辰不知道该做点什么。

还好,杨杰来了,不好意思的请求,让杨辰帮着去抓新的蟋蟀。

在大花坛旁的石头缝小洞穴口,杨杰看着正自忙活的杨辰问:“辰辰,这真行吗?”

“你看着不就知道了?到时候你忍着点,别蟋蟀跳出来了你都没抓到。”杨辰白了他一眼。

一小捆稻草被点燃了头部,杨辰拿着另一端,将稻草燃烧的一处探进了洞口。

另一只拿着小扇子,轻轻地扇风,把白色的烟扇进了小石头缝里。

没多少时间,杨辰与杨杰被四散的烟薰了直掉眼泪了,可还是皱着鼻子坚持。

“辰……辰辰!出来了!我看见了!”杨杰兴奋地叫着,然后连续咳嗽了几声。

“那……那你快抓啊!”杨辰也屏牢气。

两个人此刻头上全是稻草灰,脸上也都带着黑色,说不出的狼狈。

杨杰看准了那只从洞穴里被薰了逃跑出来的大蟋蟀,猛地上前一扑,把正跳起来的蟋蟀给扑在了手下。

杨辰在后头赶紧把稻草火苗全部踩灭掉,却听见杨杰语带哭声地叫:“辰辰……呜……我一掌把蟋蟀压扁了……我……我们再去找一只吧!”

“……,你还在练降龙十八掌哪!”杨辰几乎是嘶喊出来的。

-------------`

杨杰所盼望的金甲元帅当然没有来临,因为第二天开始四个小伙伴又有新东西玩了。

夏天太阳毒,却适合晒东西。

在杨蓝蓝的提议下,四人从路边的黄泥地挖了一些泥,然后从小溪里取水,在树阴底下开始和泥巴玩。

虽然当时的幼儿园里已经有橡皮泥,可一般农村孩子是没得买的,要玩就玩泥巴,到处都有,还天然,多省心。

直到下午两点,四个孩子才收工,把所有的作品都放到了杨蓝蓝家的大晒谷场上晒干来。

四人你看我我看你,每个人都跟大花猫似的,一起开心地笑了。

杨辰手指头上沾了点泥,往杨蓝蓝的小脸上抹了下,顿时出了条新的“花纹”。

小丫头哪肯甘心“受辱”?追着杨辰就要反抹,两人嘻嘻哈哈地跑着,流汗也不管了。

可突然杨小亮叫住了杨辰,指着放在地上的那些泥巴小玩意儿中最边角的一样作品,说:“辰辰,那是什么东西呢?我怎么看着像小山,又不太像呢?圆圆的。”

杨辰刚停下来就被蓝蓝抹到了,但也没管,探头一看,表情立刻僵硬了。

之所以杨小亮说像小山,是因为,两个圆圆的泥巴团在两侧,一根长长粗粗的椭圆条在中间,就这么朝天耸立着。

“蓝蓝,那东西是你捏的吧。”杨辰尴尬地笑着问。

蓝蓝一看,立刻喜笑颜开地说:“对啊!上次爸爸抱着我的时候在路边放尿,我看见爸爸的大弟弟就是那样的,我是不是捏了很像?”

杨辰第一次有强烈的欲望,想知道周惠娟跟杨家平夫妇是如何教育女儿的。起码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们绝对是中国孩童,**教育的先驱。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