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偷天

第三十六章 修士

收藏书签 字体:16+-

深夜,卢乘风后院内。

浴室中水气升腾,宽敞的青石澡池子里注满了热水,勿乞懒洋洋的趴在澡池子里一张青石条上,两个侍女正拿着丝巾用力的擦拭他的身体。浑身的疲累好像都被侍女有力的擦拭从身体内挤了出来,勿乞舒服得差点想瞌睡了。

卢乘风坐在澡池子一侧,脖子以下都泡在滚烫的热水中。他面皮有点发红,汗水正不断从脸上滚下。两个侍女纠缠在他身边,用白玉酒盏给卢乘风一口口的喂着冰凉的米酒。

重重的出了一口长气,卢乘风眯着眼睛望着勿乞说道:“我有自保之力,他们也不敢明火执仗的对我下手,毕竟我生母是溧阳卢氏当今的主母,他们只能栽赃陷害我,就算派遣刺客,也不会选择他们还在小蒙城的时候下手。”

又喝了一杯米酒,卢乘风皱眉道:“可是你将柳君侯得罪的太厉害,他们怕是会拿你开刀。”

勿乞不以为然的冷哼了一声,他淡淡的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想要拿我开刀,就要做好被我干掉的准备。如果他们死在小蒙城,会很麻烦么?”

卢乘风眉毛一动,他低声呵斥道:“别乱来。柳君侯和卢曲渊身边,都有厉害人物。我仅能自保,真的想要动他们,除非调动所有城卫军才有把握。可是我们虽然新招了两万士卒,兵器甲胄却是不足的,他们对我的忠心也还不足,还得仔细笼络了才可为我所用!”

沉吟片刻,勿乞长叹道:“还是实力不济哪。得想办法弄一笔横财,不仅仅是小蒙城,还要去别的地方召集那些流民游侠,把他们都编入城卫军才行。”

卢乘风没吭声,横财,横财是这么好发的么?

至于说召集更多的新兵,卢乘风倒是深有同感。但是小蒙城的流动人口就二十几万,新招的两万新兵,几乎将小蒙城流动人口中所有可用之人都搜刮干净了。再想召集新兵,还真得去别的城市想法子。

伸手抚摸了一把身边侍女的腰臀,卢乘风指着勿乞身边的两个侍女笑道:“她们,赠送于你。”

回头看了一眼正在为自己擦拭按摩身体的两个侍女,勿乞摇了摇头:“我还没到法定年龄,这种事情,太早了些!我师父当年说过,不成年就不能近女色,否则丧了真阳,曰后对修为不利!”

站起身来,抓起澡池子边的一裘青袍,勿乞斜睨了卢乘风一眼,怪声笑道:“公子今夜就一龙四凤,自己逍遥快乐吧。化压力为动力,今夜你要好生艹劳。”

大笑几声,避开了卢乘风砸过来的白玉酒盏,勿乞穿上衣袍,施施然走出了澡堂子。

柳随风和卢曲渊很可能对自己下手?勿乞冷笑了几声,得想办法让他们在小蒙城外意外身亡才是!

走到空荡荡的院子里,看了看四周景象,勿乞身形一闪,已经躲进了院子的阴影角落里。蒙蒙水汽缓缓扩散开来,他的身体在水汽中逐渐的扭曲变淡,渐渐的融入了水汽中。他轻盈的翻过院墙,熟门熟路的朝柳随风和卢曲渊下榻的院子奔去。

一路上,城守府的原本护卫都被柳随风的护卫赶走,往来巡逻的,都是身穿猩猩红甲袍的侯府近卫。高处院墙上,也有柳随风和卢曲渊的门客镇守,时刻眺望四周,放防守得可谓是水泄不通。

尤其是这些近卫的背后,都背着弩袋和箭囊。看那弩袋的格式,这些近卫携带的,分明是吕[***]制的,杀伤力最大的九重弩。一弩九矢,一次能射出九支纯钢弩箭,两百步内可穿重甲。

千人近卫如果都佩戴了九重弩,千人齐射,就是九千纯钢弩箭射出。以小蒙城城卫军如今的实力,怕是一波弩箭就能让军阵彻底崩溃。柳随风和卢曲渊果然是有备而来,丝毫不给卢乘风下手的机会。

“果然是有后台的柳君侯啊!”

勿乞趴在一栋楼阁的屋顶,有点眼馋的望着这些近卫身后的弩袋。小蒙城的城卫军也不过配置了一千强弩,而且都是单弦单发,和九重弩比起来,杀伤力和威慑力简直是天壤之别。

摇了摇头,勿乞犹如壁虎一样攀着楼阁柱子滑进了院子里,借着阴影角落的掩护,偷偷的朝院子深处溜了过去。隔开远远的,他已经听到了柳随风和卢曲渊的狂笑声,还有女子的哭泣声遥遥传了过来。

二人占据了典军府最后一进院子,如今北边的正房门窗洞开,烛火照得屋子里灯火通明。一个衣衫不整的少女哭哭啼啼的被二人夹在中间,正被二人同时凌辱。

柳随风和卢曲渊笑得无比畅快,他们近乎疯狂的在少女的身上又抓又咬,尤其是卢曲渊,他正对着少女的面孔,一条舌头带着津液在少女脸上舔来舔去,就好像一条发狂的野狗。

勿乞藏在一丛树丛中,静静的望着近乎癫狂的两人。

少女身上的衣衫是粗麻布所制,并不是二人侍女所穿的精致绸缎。少女在哭喊自己爹娘的时候,口音也带着小蒙城这边的乡音,和二人侍女所用的那种轻柔圆润的吕国官话不甚相同。这应该是来到小蒙城后,他们刚刚从民间掳掠来的女子。

勿乞冷漠的望着正疯狂耸动身体的二人,暗自决定了他们的命运。无论是他们对勿乞的恶意,还是他们如今的恶行,勿乞都要送他们去十八层地狱,好好的还清一身的罪过。

看了一阵正狂笑大叫的两人,勿乞目光流转,迅速将这个院子看了一个遍。

院子的西侧厢房内,隐隐有真气波动释放出来。厢房的门窗全关闭着,隐约可以听到少女低沉的哭泣和求饶。渐渐的,少女的气息越来越弱,声音也越来越低,而那真气波动却是渐渐的强了起来,最终宛如一柄刚刚拔出鞘的宝剑,气息直冲天空。

‘嗤嗤’声中,厢房屋顶瓦片上的落叶被那股气息冲起来十几丈高,宛如箭矢一样急速飞去。随后就听得一阵响动,厢房的房门打开,一个身穿红袍面有长须的老人缓步走了出来。

轻咳了一声,老人朝身后一抓,一个赤身露体的少女凌空飞出了厢房,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少女下身一片狼藉,浑身皮肤白惨惨的吓人,皮肤也是松松垮垮的,好似所有精血都被吸空了一般。

“来人啊,把这小贱人带走!”红袍老人淡淡的哼了一声:“下次挑选那种乖巧伶俐听话的,这小贱人,居然敢咬老夫,哼,她是你们从哪里带来的?去去把她家人都杀了。敢咬老夫,哼哼!”

几个血甲护卫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抓起那少女的尸体拖出了院子。

红袍老人歪了歪嘴,他看了看左右,伸手下**揉了几下。他咬牙切齿的咒骂道:“敢咬老夫,找死!”

东边厢房的房门突然开启,一个身穿白色长袍,袍子上用红线绣了大片飞舞烈焰的老人缓步走了出来。火袍老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望着红袍老人冷笑道:“老童妖,你害了人家闺女也就罢了,还要杀人家家人,不怕作孽太多,曰后天雷劈你么?”

红袍老人老童妖怪笑了一声,他昂着头冷笑道:“**乃天地之伦常。倒是你,烈火君,你采童男元阳以补自身阳气,每年都要害死近百个童子,你的孽,比我少到哪里去?”

两人一言不合,就好像两条斗犬一样你盯着我,我盯着你的发起了狠。

勿乞心念一动,他借着树丛的掩护,悄无声息的转到了东厢房的后窗外,拔出那柄下品法器短剑,一剑削断了窗栓子。宛如一道流水滑进了屋子,勿乞飞快的扫了一眼勿乞,一把抓起斜挂在床头的一个火红色锦囊转身就走。

这锦囊散发出淡淡的灵气波动,按照盗得经中的记载,这是储物类法宝特有的灵气波动。勿乞集中精神向锦囊内探了一眼,锦囊中的储物空间能有三间普通房间大小,是一个下品的储物法宝,却也很难得。

如今那锦囊内有一小堆大概十几块红色的灵石,还有几张符箓,一柄通体赤红的长剑。另外还有几件换洗衣服和十几箱金银珠宝,除此以外也就别无他物了。

勿乞摸走了烈火君的储物锦囊,随后又溜到了西厢房,将那老童妖的锦囊也随手取走,然后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院子。他朝前一阵飞奔,很快就赶上了那几个拖着少女的尸体往城守府外走去的近卫。

随手扯了一块布蒙住了面孔,勿乞跟着这几个近卫出了城守府,一路朝小蒙城南方走去。

过了没多久,两道很强的气息冲天而起,其中还有一团火球激射上了半空中。

烈火君的怒吼声响彻了整个小蒙城:“哪个大胆蟊贼,敢偷你家祖宗的宝贝!你,你,你祖宗要把你一寸寸的烧成灰烬哪!”

老童妖尖锐的声音也骤然响起:“老夫辛苦百年的全部积蓄,杀千刀的贼啊!”

勿乞听了两个老妖的叫声,只是一阵的冷笑,依旧跟在了那几个近卫的身后。

*************

同志们哪,猪头需要你们的票子!

票子,票子,票子!推荐,评价,票子啊!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