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修魂师

第三十七章 提审叛徒

收藏书签 字体:16+-

“请朗德拉酋长继续。”少年对于艾诗妮到底嫁谁不置一词,却将球再次抛给了这厉害的熟女。

“既然艾诗妮准酋长不愿与我族的男勇士联姻也可以,那就由我族的女勇士与赛库鲁族的男人结婚也行。”说完笑眯眯地看着罗格,后者立刻头如豆大,汗如雨下,僵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心里翻腾道:“难道这美艳的熟女酋长费了这么大半天的工夫,扯了那么远就是想和我这个……这个结婚?我承认和她的初吻的确很销魂,她本人身为一族酋长的地位和表现出来的这个时代最受尊敬也是最实用的武勇来说,也没有什么配不上我的,不过这是不是来得太突然了?”

“嚯!我终于明白了,拿什么两族大事当幌子,结果还是想打罗格的主意?”艾诗妮像恍然大悟看透了一个大阴谋般,只觉得眼前这个妖艳的熟女怕是世界上最卑鄙、最阴险的人了。

“是又怎么样?你知道你为什么只能是一个准酋长而不能被承认为真正的酋长么?真的只是因为你未成年么?我承认你的武勇与我差得不多,但你想过你凭什么做上酋长这个位置没有?身为酋长,净想着自己怎么享受权力,何时想过愿意为部族的利益作出牺牲?”朗德拉突然脸色一正,像一个长辈般教育起少女来。

后者开始还想反驳,但之后的每一个问题都打在了心坎上,似乎自己也知道是这么回事。但她一直以来都活在在爷爷的光环下,所以一直不愿意直面事实,承认自己的幼稚而已。少女准酋长的情绪一下变得非常的沮丧,眼睛变得又红又湿,而旁边的雷德鲁伊此刻一言不发,似乎也默认了朗德拉的说法。

“这么说来,就没有其他的可能了?”

“我可对那唯利是图的图马洛和曼加诺老头没有什么兴趣,况且两人的威信和代表性都不足。我们族内,雷鲁伊长老是不在了,其他的男勇士嘛,又没有打得过艾诗妮准酋长的。要不考虑下彻琳丽尔?”

听到把自己最好的姐妹扯了进来,艾诗妮一下哭了出来道:“不用多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不就是结婚吧?反正我也是一个只知道吃牛腿的野丫头而已,嫁给哪个都行!”

“只要我跟你结婚,你就会全力支持合族对吧?”年轻的沙米达纳新长老考虑了半响之后问道。

“都是一家人了,怎么会说起外人话呢?”朗德拉脸上终于露出了得意洋洋的表情,她知道自己略施手段便压制住了艾诗妮这个小丫头。其实,这熟女酋长此举也是为了劫后余生的族人获取最大的利益:的确从认识罗格开始,这个少年便展现出了与年龄和时代不符的才智与勇气,其拥有的能力也不是当时的一般人能够解释的。所以尽管朗德拉心里也默认少年的确可以称得上是很接近神的人物了,尽管他也救过她的命,但毕竟他年纪和经历太少,再怎么说也只是个男孩而不是男人。所以要让这个当惯酋长的女战士委身给这个残手残足的少年,当真也算得上是为了族人的利益而作出牺牲了。

“好,我今天晚上考虑好之后明天日出前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今晚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一下。”罗格说这番话的时候一直看着艾诗妮,可后者却一直低下了头不看他一眼。

“很好,我就等着雷德鲁伊长老的答复,希望不会让大家失望。不知道长老还有什么吩咐?”朗德拉说话时,竟然表现出了少见的激动,眼睛似乎也晶莹了一下,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伤。

“嗯,还有就是关于图马洛的处理问题。”年轻的沙米达纳新长老把话题一转,好像刚才的一幕没有发生过一样,“他是不是曾经告诉你们我前往帕拉森山的事情?”

“的确是。那晚我招来的血蝙蝠被你给逼退后,他就独自一人追了上来,表示了对你的不满,并且声称愿意为萨克匈族效力,只要给他足够的奖励。后来你们出发前往帕拉森山之后,他又通知了我们提前去山顶等你。雷鲁伊长老一开始就说这是一个见利忘义的小人,不过眼前可以利用一下,所以便许诺列举他为雷鲁伊的继承人,还传了他基本的蝠语并且将祭祀血蝙蝠的地点告诉了他。之所以告诉他真是地点是因为其对哈尔施塔特附近的地形特别熟悉的缘故,如果胡扯骗他只怕要露出马脚。接下来就是山顶的蝠狼大战,不过我们什么好处也没有捞到不说,后来才知道血蝙蝠的首领白蝠王死在了你手上,并且你还和狼族结成了血盟。于是我们再次遇上要求立刻兑现承诺当众宣布他是雷鲁伊的继承人的图马洛时,当时因为之前险境而心力交瘁的雷德鲁伊长老和我正窝了一肚子晦气没有地方发,听了他的话立刻变得很愤怒。要不是我们才脱险境体力耗尽,只怕早就要了这小人的命。”

“那么你知道他后来前往卢瑟尔蝙蝠洞与白蝠王的儿子黑蝠王以用活人祭祀为饵与其达成结盟条件的事情么?萨克匈族之后遭到血蝙蝠袭击、雷鲁伊长老因此而丧命的原因就是他告诉黑蝠王说是你们出卖了血蝙蝠。当然他也告诉了对方,是我‘亲手’打败白蝠王的。”

“什么?原来是他?我还以为是血蝙蝠自己知道之后,迁怒于我们的。”

“血蝙蝠当然知道,不过有了作为人类、自称萨克匈族雷鲁伊传人、会蝠语的他出来指正,进攻原来的盟友就更显得理由充分吧?”

“图马洛这个小人,一开始雷鲁伊长老就没有看错他的劣根性。幸好雷德鲁伊长老把他带回来了,明天两族合流大典的时候将他放进大锅里煮,然后每个人吃他一块肉。”朗德拉说这话时,那由于仇恨引发的怨毒暴露无遗。

“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人定夺了?雷德鲁伊长老只是在询问你的意见而已。”刚才还两眼通红的艾诗妮像是突然老成了一般,插入的这句话让罗格和朗德拉都感到很惊讶,特别是后者更是感到自己先前小看了这个丫头。

“嗯,本来嘛。两族大事当然由两族酋长一起商量嘛,我只是做一个见证而已。不知道艾诗妮准酋长有什么高见?”少年以退为进,好奇地想知道这个少女一下成长了多少。

“的确,这个人之前将我们的雷德鲁伊长老给出卖了,不过对象是谁呢?”

这句话问得罗格和朗德拉都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后者过了半响才冷冷地道:“那你的意思是,我们萨克凶族死了包括雷鲁伊长老的这么多人就这么算了?”

“那么我们赛库鲁族的上代德鲁伊长老又死在谁的手上呢?”少女寸步不让。

熟女酋长心中当然知道里奥雷斯长老等于说间接死在自己的手上,只是想不到此时被翻了出来。她此刻再也不敢小看眼前的女孩,沉吟半响之后道:“如果都像这样说以前的事情,那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说完?那雷德鲁伊提出的合族还有什么意义?退一步说,图马洛这个小人出卖了雷德鲁伊长老是事实,不管对象如何他的本性却暴露无遗,这样的人留着只怕会助长里通外敌之风吧?到时候人人都敢出卖族内的人,请问那个时候准酋长又怎么处置这些叛徒呢?”

对手一认真,艾诗妮就觉得有些难受了,毕竟朗德拉的经历和年纪都不是她这个年龄能比肩的。

“这样吧,之前在卢瑟尔山上的时候,图马洛曾提到从此向南的一座终年积雪的冰山上的事情或许还有些价值。我们现在立刻提审他之后再做定夺如何?”雷德鲁伊提出了一个暂时不用决定其处置方式的决议,两女对视一眼之后都默认。

年轻的沙米达纳新长老立刻走出屋外,对在门口站岗的女保安队长彻琳丽尔道:“彻琳,你辛苦了。现在还麻烦你一件事情,请把图马洛带过来,我和两位酋长有话问他。”

彻琳丽尔充满寒气的眼睛突然大有深意地瞥了罗格一眼,后者立刻做贼心虚地想:“难道之前结婚的事情被她听了?”

“遵命,雷德鲁伊长老。”这个高大的女战士微微一点头之后便离开,让罗格心里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不一会儿这个被绑成粽子的可怜虫被带到了屋内,彻琳丽尔便转身出去继续站岗。看图马洛脸上的伤痕,只怕许多人已经怀疑到他做的事情而忍不住拳脚相加了,这也能看出平时这小人的确也仗着自己有几分本事而得罪了不少人。

“图马洛,你说从这里向南走有一座常年积雪的大山?上面有些有趣的事情?”雷德鲁伊直接切入正题。

这之前因为被吸血而受到惊吓过度的小人见到是罗格,立刻吓得声音发抖地道:“求雷德鲁伊开恩,不要杀我。小人之前说那里有关于你记忆的事情其实是为了活命而编造的,不过那里确实可能有有趣的事情。”

“可能?之前是骗我的?”少年感到自己又受了蒙蔽,语气中已经夹杂着杀意。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