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炼气修神

第三章 灭杀

收藏书签 字体:16+-

现在的叶天弘恍如隔世,半天前还伤心欲绝,想着死后的世界会不会有牛头马面,半天后现在就如饿鬼投胎,拼命消灭眼前的食物。手上的食物不过是一些肉干、馍馍,但看叶天弘狼吞虎咽的吃相,不自觉的让人联想这是山珍海味。

拿着手中的兽皮制作的水壶。感受壶中云灵雨残留的手温,叶天弘前所未有的感动,不小心泪水夺眶而出。

被云灵雨唤醒的那一刻,叶天弘仍然茫然,直到感受到自己的饥饿。那时梦醒了,突兀的感受到害怕,害怕失去一切,失去生存。问自己怎么这么傻寻死,父亲母亲不是要你生存下去吗?自己回答不出。想到父亲母亲,叶天弘心难过。

“父亲母亲洪福齐天,一定会化险为夷,我这是瞎操心,如果自己出了什么事的话,他们一定很伤心的”叶天弘也只能这样勉励自己。

人的确很奇怪,在完全失去希望时就会想到死来解决,不过一旦给予人一点希望,他就会害怕死亡。叶天弘因为有云灵雨来打岔,想死死不成,那就活咯。

见自己流涕就想起父亲常教导“男儿有泪不轻弹”。

忙拿起水壶狂灌,直到呛到,来掩饰自己的哭相。记得自己每次调皮做错事时,父亲都很严厉,少不了抽自己竹条,每逢自己受打哭泣,母亲都挺身而出指责父亲,父亲次次都无奈妥协,末了就说句“男儿有泪不轻弹”像以前的种种虽然是受打时,但也倍感怀念。

在叶天弘自作自想时,云灵雨好奇的看着眼前男孩狼吞虎咽的吃相,少许沾沾自喜,少许志得意满。小女孩因为自己帮到人而欢喜。

旁边的江叔叔反而眉头紧锁,一副心事重重。

叶天弘终于吃饱了,正摸摸鼓起的肚皮。叶天弘已经7岁,从小就在父亲严厉的教导下,自己也明白现在就算哭哭闹闹也于事无补,最重要的首先要解决自己生活问题。但心中仍有彷徨之感,不过现在不是有人可以帮自己吗。望着前面的女孩叶天弘心生感激。

云灵雨见叶天弘望着她想了想道:“还需要什么吗?”

叶天弘支支吾吾的一时也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旁边的江叔叔见小姐要帮人帮到底无奈道:“孩子你家在那里,顺路的话可以送你一程”

“我……我没家可归”叶天弘只能这样回答,母亲说过家回不得。

江叔叔想着没必要送佛送到西,又对叶天弘的身份有所忌惮于是道了句“我们还要赶路”就要拉小姐走,但云灵雨死命拽着江叔叔衣角不肯走。

云灵雨用希冀的眼神瞅着江叔叔,又用怜悯的目光瞟向叶天弘,江叔叔大感无奈。叹道:“我们正往西边行,过了前面山谷再行十公里就有城镇,你要是想去城镇的话可以跟着我们”说完立刻拉着云灵雨上马车。

刚刚叶天弘看在眼里,是因为女孩的关系他才可以跟着走,因此叶天弘分外感激。

云灵雨上了马车,那江叔叔坐回车夫位,四名护卫也回复合拢之势护行。叶天弘默默跟着他们前行,他现在真的想不到自己可以去哪里靠谁,既然跟着他们可以到城镇那就走一步算一步。

****

“大人,叶家主反抗力已全部歼灭,和叶家有所联系的各方势力都已经监视起来,随时准备好战斗。至于剩下的老弱妇孺是杀是剐请大人下令”一穿银白锁甲头戴锃亮兜鍪的将士单膝跪倒道。

在将士前两丈处,站着一伟岸身影,观其青衿儒装,发髻高绾玉面纶巾,但现在身上衣袍多处破损还带有不少伤痕血迹,脸上眼神不时涌现的煞气凶戾破坏了其美感。

“斩草除根”他只是做出了言简意赅的回答,那名将士无任何疑虑躬身而去,将士其实早就知道大人会这样回答,但作为臣下为表效忠一定要来做做样子。

远处惨叫声哭喊声此起彼伏,刀起手落间血洒当场,鲜红的血液喷发,迸开有三丈远地上一片绮丽,刽子手面露狰狞,嗜杀的凶相映照在被戮者眼里映成恐惧,人们争相哀呼,奈何刽子手无动于衷。尸体一件件抛在血泊上,被斩下头颅的脖颈间血肉模糊,血泉汩汩,被洞穿心脏的死不瞑目灰暗的眼瞳瞪得牛大,心口间一空洞凄厉异常诡异。

伟岸的身影依然无动于衷,曾几何时,他曾经在这里和叶家人推杯换盏、把酒言欢,现在剩下的就嚎叫声、咒骂声。

“丽坤你这奸险小人不得好死……”

“丽坤就算我死都不放过你,我在黄泉路上等着你……”

“我做鬼都……”

远处全部怨念声冲着那伟岸身影咒骂。

丽坤对此置若罔闻,自顾自的望着周遭断瓦颓垣的废墟,大坑小坑疮痍满目,这里一片凌乱如逢飓风洗礼。

这时一团浓稠黑雾缓缓飘来,飘到丽坤身旁停下,慢慢的从黑雾中显现出一个人,此人身周黑雾萦绕,穿漆黑斗篷把整个人都裹在里面,帽檐低垂,根本看不出此人是男是女。

一道沙哑尖酸的声音在帽檐下冒出:“丽坤皇子在为杀死昔日的好友而悲痛吗?”

丽坤无所谓道:“黑铭大人说笑了,我结识叶深武不过是要拉拢叶氏家族,哪里谈得上感情”

“皇子很会利用人嘛”黑铭说了句褒贬不一话语。

丽坤继而道:“生在帝皇家不懂得伪装、尔虞我诈可是很吃亏,但像黑铭大人身份的当然不屑一顾”

“哦?我想是特别像皇子一样喜欢争权夺利的人需要尔虞我诈吧”黑铭上句褒贬不一的话接下来这句就是揶揄了。对此丽坤只是“嘿嘿”一笑置之。

黑铭望着脚下的废墟喟叹道:“真是一个可怕的人,放任他继续成长的话不出十年元明大陆继五武神后就要多加一人,六武神。皇子是不是在觉得可惜呀?”

黑铭问这句话的确等于没问,自洪荒时期过后新纪元《元明历》,人类寻找到可以回复神人力量的修炼方法,至此《元明历》已经一千五百五十年,期间惊才绝艳无数,但能通过修炼把体内淡遗的神血复苏达到神化的寥寥可数。在一千多年亿万人中历史上记载的总共就八个人能成功,其中一个被刺杀二个已经寿终正寝,所以现在世上就剩五武神。达到神化之人平均能活个七、八百岁。

所以说黑铭的话相当无聊,现在元明大陆五大帝国,就得大陆之东荷尼帝国拥有一位武神坐镇就隐约压倒其四大帝国。如果叶深武没死,丽坤继续和他保持友和,不难想象过十年后有一武神朋友支持的话,弗郝帝国第一继承人舍丽坤其谁?更加之丽坤继位后,如邀得一武神相助本国,好比如虎添翼。

丽坤现在正是心里想着这些,所以站在这废墟当中。回想起那惊心动魄的战斗,年二十六岁的他,平日里就自持自己实力强悍,对其他兄弟皇子眼高于顶,但在那战斗中他的信心如同蝼蚁般渺小。叶深武也不过是同龄人,但纵使身中自己下的软筋散,纵使是单枪匹马面对包括黑铭在内的三名顶级高手,也不过是稍差一逊。以一敌三,二个时辰的鏖战终于把叶深武灭杀,同时方圆十公里之地夷为平地,每看到这片废墟丽坤自己就心生渺小。

现在想什么都没用,于是丽坤哂笑道:“人都死了,就没可不可惜,再者你们组织要杀的人,那人还能不死吗?”。丽坤之所以要灭叶家也是无奈之举,既然“阎”要灭杀叶家那是砧板上的肉,丽坤出手相助不过是想攀上这组织一点关系。正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一失一得间只有这样做。

“皇子果然是一明事理之人,前途无可限量,嘿嘿”黑铭继续用它沙哑声音道。

黑铭所属组织代号“阎”正式名称不详,组织驻地不详,成员不详,目的不详。普通人根本不知道其存在,只有个别人士或像帝国国王般人物方知晓“阎”的存在。丽坤身为弗郝帝国皇族长子,再加深得其父王信任才知晓“阎”的存在。想当初丽坤从父王那听到“阎”的存在,还以为是无稽之谈,不想现在就接触道“阎”的人。

“阎”行事古怪势力庞大,不是一两个帝国的力量就能对付得了,就算想对付都不知道敌人的位置从何起手。据说当年被刺杀而死的武神其刺杀者就涉及到“阎”,鬼知道“阎”组织里有没有武神这逆天强者存在。

至于“阎”为什么要对付叶家,就无从得知。不过丽坤从“阎”以前的行事方式来看,看出其中味道。丽坤心想“定是叶家锋芒太露,招致“阎”的忌惮,所以要趁叶家未成长起来前把其抹杀于摇篮中,想自己也是看重叶家的潜力才来结交叶深武”

叶家坐落于北大陆弗郝帝国境内,叶家传承至今已有千年历史,一直作为弗郝帝国古老世家。

直至现代家主叶深武,叶深武天生奇才,五岁能文六岁能武,被数位名宿长辈称赞其惊才绝艳一时无两。果然随着叶深武的成长其能力才华横溢,当代家主深明大义,知道叶深武乃天纵之才,故在叶深武他十六岁之年,把家主之位传与他。

以未逾弱冠之年的少年当家主,当时叶家多数长老均不赞成。但在随后数年叶深武的带领下,叶家蓬勃发展如日中天,所有人都衷心敬佩。

叶深武在十八岁时娶得一大家闺秀贤良淑德妻子,夫妻俩鹣鲽恩爱,成就一时佳话,自此两家人缔结姻亲,同气相连互相促进。第二年诞下爱子叶天弘。叶深武在其二十二岁时修为突飞猛进,一度闯过元明大陆极西“天堑”达到西方世界,能到达西方世界也不是什么稀奇之事,令人感叹的是叶深武竟然能同西方那些自持科技文明发达目中无人之士建起文明交流。也是因为这样招来了“阎”的忌惮。

黑铭看着脚下的废墟道:“真想不到叶深武厉害如斯,可惜不为人所用”。

丽坤忧愁道:“恩,想不到他到临死了还能用大挪移术救走其妻子,还有先前逃走了的叶天弘”。

黑铭深沉道:“在我、绿蛇、红鸦三人夹攻下,濒死的他竟然能利用我们的力量施展大挪移术,这可能就是在西方世界领悟到的,西方世界虽然不致力于修炼人体,但其奇思妙想的确令人惊叹。不过超限使用大挪移术,后遗症就是把自己身上的真元耗尽,造之身体分解暴亡,不然的话我们还要付出代价才能灭杀他”

丽坤无奈道:“追杀叶天弘不过是砧板上的肉易如反掌,但叶深武有可能把其妻子姬凌玉送去的地方嘛,照这方位最有可能就只有一个,如果真的在那里的话弗郝帝国都无能为力啊”。

“我们接到的首要任务只有灭杀叶深武,灭叶家不过是附带,那些漏网之鱼还得由皇子皇子殿下应付,嗯,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下皇子的,红鸦他从姬家带走了一小女孩”黑铭说的无关痛痒。

丽坤听了脸上抽搐再抽搐。

——————————————————

新书需要您的支持,觉得俺写的还可以的话,请收藏(不行的话请不吝指导)

呼唤收藏…… ?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