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仙羽幻境

第十章 龙生九子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十章 龙生九子透过薄薄的一层熔浆,小蛋看清数十丈的高空顶端,是嶙峋的石壁,却不似独尊谷里的那座石洞。

可就算这里是个没有通道的密封石窟,总也远胜待在荼阳火脉里接受烘烤。

何况,他还可以施展新悟的土遁之术穿越而出。

小蛋双腿一蹬跃出池面。

“哗”面罩弹起,他仰头张嘴贪婪地深深吸进一口充满火热气息但又可爱无比的新鲜空气,体会着劫后余生的喜悦。

“啵”冷不防上方有团红彤彤、热乎乎的椭圆形硬物,被他一口吸入嘴里,好在那东西够大,才没顺着喉咙一举滑落入肚。

小蛋给哽得一呛,赶紧“噗”一口喷出接在掌心打量。

嘴巴里强烈的烁疼感传来,不知给烫出了多少个火疱。

不过他现在心情极好,也就来不及沮丧了。

只见肇事烫伤他的,是一颗鸡蛋大小的火红色石头,通体流动着火热的赤光,非常的漂亮小巧。

他掂了掂,这东西居然出奇的沉重,足有二三十斤的分量,也不知是什么质地。

小蛋托在手里越看越喜欢,不由想道:“我上回没能把师姐的耳环找回来,若将这颗会放光的小石弹送给她,也算是个补偿。”

有了主意,小蛋心念微动。

胸前软胄轻轻脱离,露出久违的衣襟。

他小心翼翼将小石弹放入胸衣里,用圣**虫精气护持着便感觉不怎么烫了。

而后重新合起胸甲,开始观察四周的景状。

这儿果然是一座巨大的封闭石窟,岩壁色泽殷红突兀嶙峋,底下一潭熔浆汩汩滚动,冒着红蒙蒙的热气。

他飘身站到一块从峭壁上凸起的岩石上,浑身酸软无力,丹田更是空荡荡的难受。

毕竟,脱险之后心神松懈,种种疲倦亦就应运而生。

小蛋几近虚脱地坐了下来,心想这儿空旷无人,正可休息片刻,等养足了精神再设法出去不迟。

倚*在石壁上,不禁盼望道:“哎,这时要是能喝点水,再吃上几口干粮就好了。”

念及此处,顿觉口干舌燥、饥肠辘辘。

无奈身上只有胸前藏了个很像鸡蛋的石弹,可惜牙齿咬不动,嗓子眼又太小。

他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猛然警醒,急忙反手去找背负的雪恋仙剑。

手落处一实,正握住雪恋仙剑的剑柄,登时心头一松,惊喜道:“好家伙,这把仙剑竟连剑鞘都没给熔化掉。”

对于罗牛的感激,又由衷加深了一层。

但小蛋终究不怎么放心,还是掣出仙剑横在膝上仔细审视了一番。

晶莹如雪的剑刃,犹如一泓寒波静静驿动柔和的光芒,却在两面的剑脊上多出了一道暗红色的丝痕,直贯整柄剑身。

小蛋还剑入鞘,想碰碰运气,看能否在石窟里找出点什么吃的。

底下的熔浆不少,他自然一口也不敢喝。

周围的石头也很多,他也怕咬了磕牙。

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还是打坐养神吧,他努力不去考虑饥渴交加的问题,合眼盘膝入定。

约莫过了两个多时辰,小蛋猛然被一阵地动山摇的怒吼声惊醒。

他睁开眼睛,差点从震瑟不已的岩石上摔下去。

但见冤家路窄,那头被漠北群雄围捕多日的地龙腾动身躯,在石窟中飞速奔转,口中不住地发出昂昂嘶吼,透着焦灼。

小蛋惊得弹身而起,只盼地龙没有发现自己。

然而整座石窟毫无遮蔽之处,小小的一点动静,却足以让自己变成惟一的目标。

地龙一双凶目精光闪闪恶狠狠盯着小蛋,粗大的鼻孔里“呼哧呼哧”喷出红雾。

“难不成这是地龙的老巢?”小蛋左右张望,想寻找可能藏身的地方。

地龙像是认出了小蛋,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眸子里凶焰闪烁,“昂”地仰首长吼,如一座黑沉沉的大山压了过来。

小蛋无暇细想,忙纵身横移拼命朝左侧飘飞。

“轰─”站立的山岩崩碎塌陷,地龙掉转头来,再一次扑向他。

小蛋脚跟一磕石壁,朝前飞射。

无需回头,他便能感到地龙紧迫而来的身影,激荡起澎湃的罡风如洪水般卷涌,在身后越追越近,小蛋竭力加快身形,仍旧无法甩脱。

而石窟再大,也有尽头,对面的石壁倏忽已迫近身前。

小蛋暗叫苦也,他骑虎难下,再不停下,无需地龙出手,自己也得撞得漫天星斗。

一想到“星斗”,他霍然一振,有了主意。

眼看身躯就要撞中石壁,小蛋身前猛然迸放出一团绚光,石壁光华盛绽,星门开启。

小蛋想也不想一溜烟钻了进去。

地龙微微一愣,没料到小蛋居然也会钻山。

牠头颅一探,紧追不舍。

小蛋连施两次土遁,业已气喘吁吁、真气不济。

他舒展灵觉,探查到地龙如影随形依旧在追杀自己。

当下不敢停留,咬牙逃命。

“呼─”第三次从微土星门中钻出,眼前景物却变得颇为熟稔。

略一转念,小蛋好悬没昏过去,却是一阵晕头转向的逃亡后,又回到了石窟中。

身后风声响动,地龙紧跟着掠出,瞪视小蛋呼呼低吼。

小蛋苦笑道:“地龙大哥,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别再追我了好不好?”见地龙无动于衷,他接着道:“要不,我让你打一顿出气,或者吐两口火云。”

猛然小蛋恍然问道:“地龙大哥,你在找那颗红颜色的小石弹?”这回地龙有了反应,微微颔首打了个响鼻。

小蛋如释重负,说道:“对不住,我不晓得那东西是你的才拿了去。

既然你想要回去,我这就还给你。”

他说着微松胸甲,探手到衣襟里摸索石弹,忽地脸色一苦道:“糟糕,石弹好像被我弄碎了。”

地龙应声狂吼,猛扑上来。

小蛋也顾不得再把石弹掏出来还给牠了,赶忙合上胸甲转身又逃。

地龙瞬息追近,小蛋欲想故技重施再钻石壁。

岂料丹田真气一空,眼瞅着自己结结实实地往石壁上撞去,猛地从石壁中伸出一只胖乎乎的手来,一把扯住小蛋肩头喝道:“快、快进来!”小蛋眼前一黑,身子没入石壁,只觉被人夹在肋下正飞速地行进。

他听这嗓音,已知道救星是谁,喜道:“桑公公,你怎么找到我的?”桑土公一边钻土一边犹有余暇回答道:“我、我不是在找你,是、是跟踪地龙到、到了这儿。

我们来─了已经有老半天啦,可、可这地方埋得太、太深,岩层又─太硬,还没来得及打通。”

一阵风驰电掣,小蛋陡地眼前亮起白光,有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

桑土公携着他一跃而出,叫道:“快、快准备,地、地龙上来啦!”话音未落底下红云喷涌,地龙发出愤怒吼叫,破土窜出。

地面上方,是一处位于距离吐火岭不到三百里的荒山山坳,数百漠北魔道高手早已将它团团围住,只是无法深入石窟,才与地龙形成僵持。

这时看到地龙主动现身,众人尽皆大喜。

古灿挥动金钩,纵声喝道:“兄弟们,围住牠!”经过几番惨烈搏杀,漠北群豪已逐步掌握到围捕地龙的不少经验。

此际无需多想,各按其职行动起来。

按理说,地龙吃过漠北群豪的苦头,乍见地上有数百人在守候着牠,本该立刻遁回土下。

如此一来,外头的人再多也无济于事。

可此刻的牠竟似发了疯一样,对扑上来的魔道高手浑不理睬,只紧紧追着桑土公和小蛋。

激战展开,古灿等人围上地龙,令牠不得不放弃追击,转而应战。

桑土公在高空中停住,大喘了口气道:“好……险,差、差点就教牠追、追上!”小蛋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道:“桑公公,多亏你救了我。”

桑土公带着小蛋飘回地面,笑道:“你、你歇一歇,我、我去帮忙。”

小蛋想跟着桑土公去,可稍一提气便颓然坐倒,骨头如散架似的酸疼。

血战了一炷香的工夫,群雄中又有数人死伤。

地龙也身负数处外伤,只疯狂地左冲右突,做着困兽之斗。

北方空中隐约响起一阵苍老雄劲的长啸,譬如奔雷万里来得好快,只见飘浮的云层里透出一束雪白剑芒光耀长空,竟看不清来者究竟是何人。

啸声久久不衰,反变得更加强雄壮激昂,那束雪色剑光雷霆万钧从上空俯冲而下,正向着地龙的头顶轰落。

小蛋瞧得心摇神驰,但觉这一剑气壮山河恢宏万千,已是人间巅峰。

“冰魄寒光诀!”谈禹兴奋叫道:“是凌老宫主到了!”原来,御剑长啸之人竟是天陆魔道三宫之一,冰宫的上任老宫主凌云霄!而他在一百四十余年前的蓬莱仙会上,便已被列入魔道十大顶尖高手之林。

其一身修为功通造化,三甲子的潜心静修更令他早已突破大乘之境,距离羽化飞天亦仅仅不过咫尺之遥。

在十八年前的上届蓬莱仙会后,凌云霄宣布退隐,从此鹤踪渺渺不复现于天陆红尘。

但漠北与北地冰宫地缘相邻,他又和古灿等人交情颇深,因而在他获悉地龙肆虐之事后,亦兼程赶来。

地龙显然也发现对方是来者不善,仰头喷出一团汹涌火云直冲凌云霄。

凌云霄身剑合一,面对涌到的火云竟是不避不闪、直撄其锋。

“嗡”仙剑龙吟振霄,光华暴涨,遽然升腾起一蓬白茫茫的雾澜,顷刻杀气严霜罡风如吼,排山倒海般与火云迎头激撞。

“轰─”光澜流散狂风席卷,天空中竟飘落下莹莹雪花。

四周群豪立身不稳尽皆抛飞而出,即使如古灿这等魔道高手,亦要退出数丈方自站定。

凌云霄的仙剑破开火云,威猛无俦直贯地龙头颅。

“噗”黑血四溅,地龙爆发出几可令天地齐齐变色的狂吼,喷出最后一蓬火云。

凌云霄撤剑抽身,脚踏火云冉冉飞升,白衣如雪大袖飘荡,宛若谪仙。

地龙硕大沉重的身躯晃动数下,一头朝着地面栽落。

“砰”地闷响,将坚硬的山石砸出个坑来,抽搐了片刻终于气绝。

群雄欢声雷动迎向凌云霄。

凌云霄飘然落在地龙尸首旁,剑上滴血不沾铿然回鞘,微吐一口浊气道:“古大先生,久违了。”

古灿迎上凌云霄,抱拳笑道:“凌老宫主,亏得你拔剑相助,不然这孽障不知还要伤我漠北多少弟兄的性命。”

众人拥上,团团围住凌云霄互道旧情,场面极是热烈。

小蛋见地龙伏诛,也替漠北群豪高兴。

记起身上藏着的小石弹,又伸手往胸襟里一摸。

这回更糟,整枚石弹都破了:“奇怪,这石弹坚硬无比,又没受过剧烈碰撞,怎么说碎就碎了呢?”正百思不得其解,手指一热,却碰到一个光溜溜、粘乎乎的小东西。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指尖猛然一疼,居然被那东西用牙齿咬住。

小蛋吃疼,把手抽了出来。

就见食指上吊了只红色甲壳的乌龟,约莫有收拢的婴儿拳头那般大小,满嘴的细白小尖牙正紧咬着他不放。

敢情,被他收入怀中的不是什么石弹,而是一枚龟蛋。

至于这乌龟为何是红色的,而蛋壳又为何坚硬如铁,小蛋就想不明白了。

他慢慢挣脱开手指,把小红龟托到手心里观瞧。

那小红龟眼睛半闭半醒,气息微弱,看上去没精打采地,趴在他手上一动不动。

小蛋困惑道:“地龙拼着命追着我要的,就是这只小红龟么?可牠要小红龟作什么?”忽听身旁有人微笑道:“小朋友,你手里的这只小标可少见得很。”

小蛋一怔抬头,凌云霄不知何时已来到跟前,背负双手含笑望着自己。

他从怀里把碎裂的蛋壳掏了出来,道:“凌公公,您识得这只小红龟的来历么?”凌云霄看了眼小蛋取出的蛋壳,心里再无疑问,拍拍他肩膀道:“来,我们找个僻静的地方,让我慢慢告诉你。”

小蛋随凌云霄转过一道山岩,在他身侧坐下,说道:“凌公公,您刚才那手御剑诀着实厉害,连地龙也抵挡不住您的一击。”

凌云霄洒然一笑,道:“你知道地龙为何要连伤漠北群豪的性命,又蛰伏在地下石窟中盘桓不去么?”小蛋摇摇头,凌云霄徐徐道:“答案就在你手里。”

“为了牠?”小蛋愕然道:“这只小红龟?”凌云霄笑道:“牠哪是什么小红龟。

小朋友,听过『龙生九子』么?”小蛋点点头回答道:“听我干爹说过。

凌公公,您叫我小蛋就成。”

此刻他已知晓面前这位老者,便是威震四海、叱咤风云的冰宫前宫主凌云霄,论及辈分犹在他师父叶无青之上。

可与他想象中的稍有不同,这位魔道顶级高手全无恃才自傲的盛气,对自己和颜悦色,犹如师长。

若非亲眼见他剑诛地龙,小蛋几乎难以将他和传说中横扫天陆、独尊北地的冰宫宫主联系起来。

凌云霄道:“据说远在洪荒时代,天陆曾有神龙下凡。

可后来因为某种原因,天界来往凡间的通道被关闭,神龙亦不复见。

但在天陆,牠们仍留下了自己的后裔,却分别拥有九种完全不同的形态。”

他伸手点了点小红龟接着道:“其中有一种叫做『霸下』,外形似龟,通身火红,口中长齿,数万年而孵化。

小蛋,你说牠厉害不厉害?”“厉害!”小蛋暗自咋舌,数万年对他而言,已漫长得无法想象。

“相比之下,地龙不过是仙界神龙留下守护子孙后裔的奴仆,较之『霸下』不足一提。”

凌云霄感慨道:“可惜霸下对孵化环境的要求极为苛刻,必须终日在超逾凡俗烈火千百倍热力的地方才能生长。

即使是火山岩浆和大乘高手炼出的三昧真火,也难以达到这个要求。

“等到即将出世的时候,牠更需要获得大量精元的补充才能正常成长。

所以,地龙才会四处找寻魔道人物下手,吸食他们的真元精血。”

凌云霄摇摇头,唏嘘道:“以忠心而论,地龙守护霸下数万年不弃,远胜我辈。”

小蛋心有同感地颔首,不由对地龙生出歉仄之意。

若非为了追自己,牠也不会冒险钻出地面,最终丧命。

凌云霄取出酒囊,慨然豪笑道:“你也不必愧疚,牠伤及数百无辜,本属凶物,命殒于此也是咎由自取。

况且老夫平生杀人不计其数,只要心中坦然,何问对错?”他痛饮了一口烈酒,再说道:“可惜,这头霸下好像早产了数日,样子十分虚弱。

如果不能及时救治,恐怕也活不了多久。”

小蛋一惊,将如何获取霸下的经过,简略告诉了凌云霄。

凌云霄默默听完,注视小蛋身上的软胄,赞叹道:“乌犀怒甲老夫早有耳闻,不想内里竟另有玄机。”

他眉宇一扬,笑道:“我晓得了。

幸亏你将牠放入怀中,依*乌犀怒甲的灵气才得生存,但牠终究受到干扰以致早产。”

小蛋将霸下托到凌云霄面前,说道:“凌公公,我怕养不活牠,还是请你收下,想法子救牠一命。”

凌云霄一怔,凝视小蛋双眼缓缓道:“你要把这样一头孵化了数万年的神兽送给我?”小蛋点头道:“牠和我一样,见不着爹娘,连守护自己的地龙也被杀死。

一生下来就孤苦伶仃,实在可怜。

凌公公,您是半仙之体功参天地,定然有法子救牠。”

凌云霄摇头道:“你可高看了老夫,我同样无能为力。

惟今之计,便是你将霸下收入怀中继续豢养,让牠吸食乌犀怒甲的灵气延续生命。

至于如何救治好牠,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小蛋见凌云霄也坦承无力救治霸下,心里一沉,将牠赶紧收入怀里小心安放,道:“多谢凌公公指点。”

凌云霄肃容道:“小蛋,你我有缘,老夫才要提醒你一件事。

你身怀霸下的秘密切莫告诉别人,甚至连至亲好友也不能透露。

万一引起恶徒窥觑,以你目下的修为,杀身之祸便在不远。”

小蛋凛然道:“我记下了。

其实只要牠不落入恶人手里,我宁愿将霸下送给能救治好牠的人。”

凌云霄笑道:“难得你宅心仁厚,有此机缘。

也罢,老夫传你一项绝学,或许对维续霸下的性命略有效用。”

说罢从袖口里取出一卷小册子,交代道:“这是老夫近年所创的七式掌法,实则是从早年的『大寒七式』中演化而来。

你参悟后,每日用忘情宫的溜火掌力配以大寒七式的掌招抚煨霸下,或可见效。”

小蛋望着《大寒七式》,摇头道:“凌公公,我不能收。

您不晓得,其实我的溜火掌─”他没来得及解释,凌云霄豪迈大笑截断道:“你不想救活霸下么,快收下。

老夫平生最恨矫情,莫要扭扭捏捏像个大姑娘。”

他将小册子塞入小蛋手中,抬眼瞥道:“嘿,古灿他们找过来了。”

果然,古灿、谈禹、桑土公和尤怨等十多人连袂行来。

尤怨招呼道:“小兄弟,又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小蛋起身相迎,看看人群里没有卫惊蛰、农冰衣和屈翠枫,禁不住疑惑道:“尤山主,卫大哥他们去哪儿了?”尤怨答道:“你还不知道吧,他们几个到独尊谷找你去了。”

小蛋惊讶道:“卫大哥如何晓得我去了独尊谷?”古灿答道:“那就要从你的两位叔叔,顾彦岱、顾彦窦身上说起了。”

请继续期待仙羽幻镜续集下集预告:小蛋被独尊谷的欧阳修宏一怒投下修罗熔池,不料竟令乌犀怒甲在荼阳火脉中得以炼化。

小蛋脱险后又遇古灿等人,才知道卫惊蛰他们为救自己已前往独尊谷。

地龙伏诛后,小蛋与漠北群雄会合一处进发独尊谷,以接应卫惊蛰。

而与此同时,卫惊蛰、农冰衣和屈翠枫三人在独尊谷中,也正经历着九死一生的险情。

更糟糕的是,孤身追击欧阳泰克的楚儿,竟然失踪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