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唯我独尊

第十六章 宗族大会

收藏书签 字体:16+-

“少爷……您……您赶快躲起来吧!”秦雪追上秦立,犹豫了一下,还是劝道:“您又不是不知道秦风在家里的地位,您伤了他,他们不会放过你的!还有……您的伤,也需要养一养,我有个远亲,在城南有一套空着的宅院……”

秦立苦笑了一下,躲?往哪躲?且不说这黄沙城到处都有秦家的眼线耳目,就算自己真能躲过去,那母亲秦寒月怎么办?代子受过么?那可不是秦立想要的结果。

再者说,秦立刚刚力拼秦风,实际上已经受了很重的伤,二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一个黄级一阶段,一重元力的武者,对战一个玄级六阶,五重元力的高级武者,正常来说,都有可能被秒杀当场!

若非秦立本身就身怀绝技,他今天的下场绝对会很惨,脖子上那道依旧隐隐作痛的血痕,提醒着秦立,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实力,就没有任何话语权!

今天看似自己得到了上官家的保护,可谁知道明天会是怎样?谁又能保证,他和上官家那个小姐,真的能走到一起?

就算两人能走到一起,可凭他秦立,让一个女人来保护?他做不到!

今天的战斗,秦立也有很大的收获,他发现,当自己的精气神三者合一,精力集中到一个奇妙的临界点时,体内就会生出一股极为强大的能量,正是这股神奇的能量支撑着秦立,让他能够在危急关头,一脚将秦风踢飞,并且将其重创。

秦立同时也发现,当他把所有的精力全部投入到战斗中的时候,先天紫气诀对外界能量的吸收,也是一种疯狂的状态!

否则,他根本就躲不开秦虎的那次攻击!

要知道,秦家这两兄弟,都是那种真正的天才啊!秦虎虽然已经十八岁,而且比秦风低上一阶,但在这个二十岁之前能够进入玄级就算前途光明的世界,没有人敢说秦虎是个庸才!

秦虎的战斗经验明显比秦风要足得太多,今天先出手的若是秦虎,那么秦立十有八九会以惨败收场。

境界上的差距,不是其他方面能够补足的。如果说元力他有先天紫气诀代替的话,那么这个世界的战技,却绝非秦立前世所学的那些武功能够代替的!因为秦立通过秦风秦虎兄弟,已经看出,他们修炼的战技,绝对不简单!化掌为刀,一般的高手都能做到,比如单掌劈砖,是将全身的劲力,在一瞬间集中到手掌上面,然后将砖劈开,这属于一种硬功夫的范畴。

而秦风秦虎兄弟的化掌为刀,虽然看不见,但却有一股无形的气劲,锋利程度绝不次于刀锋!这才是真正的战技!秦立心中多少有些羡慕。

所以,秦立一边默默运行着先天紫气诀疗伤,一边在心里考虑着,如何才能获得高级的战技!

看见秦立沉默,秦雪还以为他担心母亲秦寒月,忍不住低声说道:“您也不用担心夫人,她终究是老爷的女儿,没人能拿她怎么样的!”

秦立微微摇摇头,淡淡一笑:“现在想走,也来不及了。”

两人抬头望去,前面忽然冲出一队秦家侍卫,为首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面白无须,正是那曰跟在秦宏远身边的秦泽。秦泽冲着秦立点点头,面无表情的淡然说道:“家族召开宗族大会,老爷让我招你前去!”

就在这时,从另一个方向,又冲出一队人马,为首一人骑着一匹黑色健马,冷冷的看着秦立,又看看那三十多岁的白面男子,恨声说道:“来晚了一步,便宜了这小畜生,咱们走……”说着一行人打马离去。

秦立被这些人拥在中间,秦雪小声的解释道:“这些人是老爷的亲卫,刚刚来的那些,是大爷的人。”

秦立点点头,大爷就是秦风秦虎的父亲秦永志,秦家现在的实际掌舵人,大多数时间都在燕京那边,现在这边发生的事情,他应该还不知道,也就是说,刚刚那队人马,应该是秦永志的正房妻子,秦家长房少奶奶莫兰派出来的。

目的吗,不言而喻,自然是想抢在别人前面,杀了秦立以解心头之恨,到时候木已成舟,秦宏远总不能为了一个死了的私生子,就把她怎么着吧?上官家想要联姻,旁支优秀子弟多的是,肯定有愿意娶上官家那个妖孽女孩的!

其实莫兰也算躲过一劫,她不知道的是,上官铁想要跟秦家联姻,目的完全就是冲着秦立来的!她敢把秦立杀了,那上官铁肯定敢把她给灭了!

“看来,老爷还是站在少爷这边的。”秦雪心里判断着,忐忑的心情得到了几分缓解。

……

秦家最大的议事厅里面,人头攒动,数百人齐聚一堂,几乎所有在黄沙城的秦家五代以内宗亲,全部聚集到了这里。议事厅里面发出阵阵嗡嗡的声音,众人或惊讶、或愤怒、或幸灾乐祸的小声议论着。

秦宏远坐在上首最高的位置,他的身旁,站着一众秦家嫡出子弟,秦虎脸色铁青的站在哭得几度欲昏的莫兰身边,搀着自己的母亲,任谁都能看出他的愤怒来,仿佛只要稍微撩拨他一下,就会引来雷霆震怒。

莫兰一边流着泪,一边用怨毒的目光盯着站在她对面的一个美丽女子,那女子虽然穿着朴素,未施粉黛,但却天生丽质,垂手站在那里,脸色平静,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

不过眼神深处,还是能看到一抹焦虑,这女子,正是秦立的母亲,秦寒月。

秦寒月此刻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不但为宝贝儿子感到担忧,更为家族中人的态度而愤怒!

秦立当初被秦虎气得狂喷鲜血,倒地昏厥的时候,所有秦家的人,没有一个站出来,为秦立说一句公道话,更别说召开宗族大会了。

凭什么我的儿子受了委屈,你们恨不能拍手称快,你们的儿子受了委屈,就要上纲上线?想要审判我的宝贝儿子,做梦去吧!秦寒月心中冷笑:你们不是都想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吗?还有我那敬爱的父亲大人,待会你们若是敢对秦立不利,我就亲口告诉你们,我最爱的那人……他是谁!而且,真的惹恼了我……哼!

就在这时,莫兰终于被秦寒月的从容给彻底激怒了,自己的儿子前途未卜,而秦寒月却老神在在的站在那,脸上竟没有一丝愧疚的表情,她从嫁入秦家那天,就看这个极美的小姑不顺眼了,将近二十年的火气,几乎在这一瞬间全部爆发出来。

“秦寒月,你这个不要脸的下贱女人,你生的野种,他要毁了秦家的未来!今天若是不能杀了那个废物,我也不活了!呜呜呜……”

秦寒月抬起头,漂亮的眸子里蒙着一层水雾,脸上却浮现出一抹倔强的笑容,不屑的看着撒泼的莫兰,道:“我为我的儿子,感到骄傲,呵呵,他是废物?……那被打伤那个,算是什么?”

“嘶!”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传来。

喧闹的议事厅,因为秦寒月这句话,霎时变得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呆若木鸡的看着站在秦宏远下首,那个气质高贵神情淡漠的女人。

集体失声!

几乎所有人,这时候才猛然间想到一个问题:黄级一阶,元力甚至不到一重,不会任何战技的秦立,究竟是怎么打败了秦家从古至今最优秀的第一天才的?

就在这时,议事厅的门,咯吱一声……被推开了,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扭过头去看。

刺眼的阳光中,走进来一个十三四岁的英俊少年,迈着沉稳的步伐,少年双眸中有着一股奇异的沧桑,让人情不自禁会忽略掉他的年纪。

秦立!

所有秦家的宗亲,精神为之一震,好戏,要开场了!;

收藏书签